第五十章.设法脱身

听到刘总语气发生了改变,周围那些小弟们,都纷纷好像约好了一般,朝着木言几的方向靠拢了一点。一个个表情凶狠地盯着木言几,眼睛还鼓得老大。木言几心想,这特么是让我非看不可的意思了,否则就走不掉。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木言几有点生气,但并没有马上发作,只是在这样的场合下,他知道自己一旦显露出一丁点示弱的情绪,对方会更加不依不挠,于是他对刘总说道:“刘总,您这是什么意思?你这些小兄弟一个个好像要揍我一样,你应该知道,我可不怕这些奇形怪状的东西。”一边说,木言几一边指着那些小弟,包括龙哥在内,这些小混混的打扮都是当年标准的“非主流”,总之一看也都不是正派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用“奇形怪状的东西”来形容这些小混混,虽然说的也算是事实,但这句话就激怒了不少人。其中最嚣张的,仍旧是那个“龙哥”。只见他一下子走上前来,抓住了木言几的衣服,昂起下巴蛮横地说道:“喂!你这狗日的说什么呢?找打是吧?”木言几冷冷回道:“想动手?你够得上资格吗?”说完就举起自己的左手,一下子用虎口的位置,掐住了龙哥的脖子,然后手继续往上抬,将龙哥原本就昂得挺高的下巴又推高了一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木言几看来,自己的动作只是在不示弱。而在其他人看来,他的这个举动就是在还击,在挑衅了。与剩下的人纷纷上前,好像是要群殴木言几一般,木言几见状,右手掐了指决,准备见事不对,就马上召唤兵马。反正一动手就意味着大家都闹僵,既然如此,也就不需要留什么情面了。 稻草人书屋

“都给我住手!”刘总在一旁大喊道。他刚一喊完,那些小混混好像得令一样,都停了下来,龙哥也缓缓放开了抓住木言几衣服的手。木言几见他松手了,也跟着放手,只是在放手的他同时,顺势将龙哥推开了几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刘总还是皮笑肉不笑地对木言几说道:“木大师,知道您是高人,但您也不能收了钱不办事吧。今天当着这么多弟兄,我给你面子,不过您得把该做的事给做了,我就这小地方,也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我知道你不愿意做无非是因为我这儿是赌档的关系,但那好像不管你的事吧,你钱不也照赚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说完刘总拇指和食指互搓,好像是点钱的样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说道:“钱我是赚了,但我该做的能做的都做了,你这地方我也跟你说了情况,你不信我也没办法。总之就这么个事,你爱找谁看找谁看,我反正是看不了。在说了,你的这些小兄弟都准备动手了,我就算真给你看,你能确保我给你看的是好的?不是在整你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说的的确是事实,对于木言几这种江湖神棍来说,想要动点手脚整蛊对方,其实是非常容易的事情。而显然刘总在起初不客气的时候,没有想到这点,木言几这么一说之后,他先楞了一下,然后说道:“您是一方大师,怎么会随便害人呢?再说我这些兄弟都认识你的样子了,我也知道你住哪儿,要真出什么幺蛾子,我不也要来找您理论理论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您举手之劳就能办的,干嘛一定要跟我较劲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虽然油滑,但起码的良知还是有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自己今天看不看这趟风水,将来刘总都会跟自己不是一路人。想到这里,他已经打定主意,不赚这脏钱。于是他说道:“刘总,我敬你是个有能耐的生意人,今天该给你看的地方,我统统毫无保留地看了。我的手艺如何想必你是知道的。而这个地方我说了不看就不会看,收了你的定金我也不可能退给你,你要知道,法不外送的道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所谓法不外送,就是指玄门里的人用了“法”,就不能不收钱,否则也就成了多管闲事。木言几接着说:“至于剩下的法金,看样子你也不打算给了。没关系,散买卖不散交情,总不亏相识一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刚刚的一番喧闹,几个房间了的人都纷纷开门出来看,透过密密麻麻的人群,木言几看到有些人谨慎地盯着自己,如同自己成了这个屋子里唯一的敌人,人人充满了警惕,包括那些赌客在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冷笑了一声说道:“既然如此,那麻烦你招呼下你的小兄弟们,给在下让条路出来。我现在就要走,希望你别阻拦。”他顿了顿说道:“不过你这里的事情,我会守口如瓶,只要你们这群人不来惹我,咱们相安无事。否则嘛,刘总,他朝总有时,江湖会相见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这番话,也算是说得不卑不亢。木言几只是懒得去惹事,而并非怕事。以他手里兵马的数量,在场的这些人想要拦住自己,那是不太可能的。所以他根本就不怕,唯一担心的就是对方暗中使坏,毕竟知道自己的住处。他并不担心自己,只是武先生有可能会因此受连累,这是他唯一担忧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