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复杂关系

老街的街坊们都知道,赵春香是个豪爽的女人。虽然父母都是北方人,她却是在这座城市长大的,于是在她的身上,既有北方人的痛快,也有这座城市特有的脾性——耿直火爆。和大多数女孩不一样,她热爱摇滚,喜欢机车,很享受摇滚带给她那激情的节奏,也很享受飙车时候速度感的刺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也是个富有爱心的人,几年前有一次下着大雨,老街的地下管网原本就非常老旧,有一只小奶猫不小心掉进了堡坎边的水沟里。每逢下雨,这水沟里的污水就会比往日里排放量更大,小奶猫抓住布满青苔的石头缝,眼看就要被水流冲走,是赵春香用捞面用的大漏勺,趴在地上将它给救了起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而这一幕,恰好被几年前的木言几看在眼里,虽然那一刻赵春香浑身都湿透了,衣服也因为趴在地上沾满了污水,但她抱着小奶猫会心微笑的样子,还是让木言几觉得这么女人很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并非不知道赵春香对自己有好感,只是他在下意识地逃避。在他十多岁的时候,曾经问过武先生,为什么这么多年孤身一人,不找个男人生个小孩,武先生笑而不答,而是告诉了木言几武先生的师父的故事。论及师徒辈分,武先生的师父,也就是木言几的师公。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师公曾经娶过老婆,也生过小孩。也许是因为营养跟不上的关系,他的孩子从小就体弱多病,原本想着好死不如赖活着,能养大就好的心思,可怎奈何,当时却因为年代的关系,遭遇了一场轰轰烈烈的人民革命运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时武先生已经从师有一段日子了,在这场革命运动当中,她和木言几的师公,都被当成了封建欲孽,牛鬼蛇神被批斗了无数次。师公的老婆孩子为求自保,离他而去,而他却在双重打击之下,郁郁而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临死之前,叮嘱武先生,一定要低调做人,不能寻仇。于是武先生在料理完师父的丧事之后,就默然离开了原来的城市。她也并非不记恨,只是比起记恨那些丑陋的东西,她更愿意去亲近更多的真善美。但师父的遭遇让她觉得恐惧,身在江湖,难免朝不保夕,于是多年来她拒绝了和任何男性超越一般男女的情谊,怕的就是有朝一日失去了牵挂。直到她收养了木言几之后,虽非血亲,但却视同己出。

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得知了这一切后,认为这是江湖中传言的“五弊三缺”,意思是手艺人的日子是注定了无法过得圆满,当老天爷给了你一样谋生的手艺,并非是没有代价的。这个代价就是,你很可能会孤独终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既然如此,又为什么要给别人无谓的希望呢?于是他和赵春香之间,一个主动,一个被动,一个在追,一个在躲,这么多年来,磕磕碰碰了无数次,却总是缺少那根捅破窗户的手指。即便是此刻,赵春香披着自己的衣服,明显比她的身材大了一圈,在风驰电掣中,仍旧显得那么瘦弱。瘦弱地仿佛一阵风就足以让这辆机车翻覆,但木言几还是保持着距离,用一种自己并不会舒服的姿势,一直撑到了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下车之后,赵春香脱下木言几的外套打算递给他,他却拒绝了。原本心里想的是:你穿着吧,外头天冷。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你穿过的衣服一股子面粉味,洗干净再还给我吧。”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在经历了地下赌场这件事之后,木言几对这个人称炮爷的家伙倍加留心。他不断托江湖上的朋友打听此人的消息,尤其是和那个黄毛龙哥还有周强的关系。一段日子后,他将收集到的信息整理了一番后发现,这个刘总,远远不像表面上看到的这么简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刘总本名刘浩,年轻时当过兵,从炮兵部队退伍。复员之后,并没有接受部队给安置的工作,而是拿着这笔复员费,纠集了几个社会上的朋友,开了一家专门帮人收烂账的公司。在当时的那个年代,大多数人的日子都算不上小康,只能勉强支撑温饱。社会虽然稳定,但地方越小,也就越混乱。刘浩人很机灵,见谁都笑呵呵的,但谁都知道,他手底下有一帮肯玩命的小弟。

稻草人书屋

收账这种事,一次两次还能好好说话,但时间长了,刘浩也不会跟人客气。许多被欠账的单位或个人,找上刘浩都是因为知道没有他收不回来的烂账。久而久之,炮爷的名声就大了起来,当然这当中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刘浩经过几年的发展,加上自己当过兵,身手不错,渐渐已经形成了一个小规模的黑社会团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后来刘浩的生意渐渐越做越大,所涉及的行业也越来越多了,这么多产业里,总是有亏有赚,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能找到让自己赚钱的办法。江湖上甚至还有传闻,说他跟一些外省甚至境外的不法分子有勾结,专门倒卖国内的文物。由于他有很多公司,只需要在账目上稍作文章,就能够把这一切轻松地瞒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