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一场葬礼

那个年代大多数人在家人去世后,会就近举办告别仪式,然后送到火葬场火化。但褚洧洧家却没有这么做,而是直接就选在了殡仪馆举办葬礼。按照本地的风俗,死亡当天算作一天,第二天整天算一天,第三天一早就会出殡。所以当马大犇赶到殡仪馆的时候,这一天其实没剩下多少时间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然,作为厂里的邻居,李茫和家里人,也来参加了葬礼。当李茫看到马大犇的时候,就走过来打招呼,然后陪着马大犇一起去给褚洧洧家里人致哀。褚家人对于马东方无法出席还是非常理解,毕竟行动不便。当马大犇握着褚洧洧父亲的手说道:“褚叔叔,请您节哀,我爸不好走路,所以我替他来看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褚洧洧的爸爸看起来情绪很低,丈母娘过世,爱人和孩子心情都非常悲痛,家里又只剩下他一个男人,所以他必须顶住。于是他礼貌地回应,表达谢意,随后请马大犇随便坐坐。马大犇看到褚洧洧坐在一边,陪着自己的母亲默默流泪,在告别厅昏暗的灯光下,马大犇也能看到她那哭肿起来的双眼。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一幕,让马大犇回想起自己八岁那年失去母亲的时候,起初他也哭喊,但后来渐渐没有了力气。原本在那个岁数的孩子,就算懂事也没有懂得很多,而他偏偏又是个倔强的人。当其他亲人叫他休息一下时,他却说什么都不肯。

daocaorenshuwu.com

那场葬礼,因为马东方重伤,母亲尸骨无存。所以即便是举办葬礼,冰棺里也是空荡荡的,只放了母亲生前的一套衣服。马东方的爷爷留在医院照顾重伤的马东方,奶奶则配合厂里的领导操办葬礼,其中一位领导,就是褚洧洧的父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于那件事,马大犇却好像刻意想要去忘记。他已经记不得当时的那些细节,只记得无论谁让自己先离开休息,他都不肯,情急之下好像还咬了一个人,而到了母亲出殡那天,他抱着母亲的遗像一路顶着大雨走回了家,随后就晕倒了,什么也不记得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耳朵里听着那悲恸的丧乐,看着眼前这些来奔丧的人,他开始感同身受。区别只在于褚洧洧对于外婆的去世或多或少早有预料,而自己却是在突然之间不得不去接受这个事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没有去找褚洧洧说话,但是褚洧洧却看见了她。尽管之前在楼下马大犇说话不讲分寸,但此刻来吊唁,褚洧洧心里还是感激的。于是她朝着马大犇微微点头,以示谢意。马大犇跟着李茫找了个地方坐下,看桌上摆着一堆瓜子花生,没忍住就开始吃了起来。李茫问他说:“大犇,我刚才问了我爸妈,他们长辈交情好,说不定今晚就在这儿帮着守夜了,也就是说待会我就一个人回家。你看现在时间还不算很晚,要不然等下咱俩一块走,找个地方玩玩游戏机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一听,有些不乐意了。于是他说道:“我说莽子,你还有没有人性啊,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你奔丧也得有点诚意好吗?”李茫傻笑着,虽然他知道这是别人的葬礼,自己这么说是有些不懂事,但毕竟他跟褚洧洧的外婆也没什么交情,如此强行伤悲,反而显得很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说道:“打游戏就不去了,你要去自己去。我多待会儿,完事自己回去。除非你想留下来陪我,你忘了小时候干过的蠢事了吗?”马大犇也懒得继续跟李茫掰扯,于是就打算直接一句话堵死了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他嘴里说的小时候的蠢事,那大概是他们俩差不多十一二岁的时候。也是跟着家里一起参加厂里一个老人的葬礼。听马东方说这家老人的孩子生前基本上不管老人,到了死后才从公证处得知老人偷偷还有一笔不小数目的存款,于是纷纷都赶了回来。葬礼上哭得呼天抢地,在马大犇听起来却那么虚伪。于是那天马大犇忽悠着李茫,趁人不注意偷偷吹灭了棺材边的蜡烛。因为他告诉李茫,这样可以许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随后还装出一副自己在跟死去的老人说话的样子,吓得这群儿女假哭变真哭,纷纷害怕起来。而那一年,马大犇才仅仅十一岁。现在他肯定不会再做这样的事,但对于李茫提出的要求,他还是无法接受。 稻草人书屋

李茫离开之后,马大犇继续默默地呆坐着,直到临近晚上十一点,马大犇已经开始有些打瞌睡了。而褚洧洧肯定是不回家的,于是他打算上前打个招呼,然后就先回家了。反正人也走了,既然是致哀,那么心意到了也就是了。可正当他打算站起身来的时候,一个熟悉的人出现在了告别厅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人是王雷。作为这个厂子片区的治安民警,厂里的人他都还算比较熟悉,想必这件事褚洧洧的家人也通知了他。王雷也看到了正要站起身来的马大犇,于是他朝着马大犇做了个手势,意思是让他先等等。于是马大犇再度落座,直到王雷走到褚洧洧家人身边,致以哀悼后,来到自己身边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