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案件重演

王雷说:“最初在灭火后,我们当时就第一时间进行了调查,结论的确是因为毒害材料泄漏所引发的爆炸。可在检查储存罐的时候,发现这个储存罐因为已经使用了三十多年,存在非常严重的老化问题,所以也判定是因此而发生泄漏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接着说道:“可是发生爆炸,必须要有火源才行。你母亲当时的工作区因为有易燃易爆物的储存条件,所以整个区间是完全杜绝火源的。就连加工用的车窗,虽然通电,却是在冷却液的条件下进行机械化运作的。按理来说,是不存在明火的。”王雷丢掉烟蒂,却又再度点上了一根,在马大犇的印象当中,他的烟瘾似乎没这么大才对,这说明此刻王雷的心情,也是非常烦闷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如果说是因为电网线路老化而导致的电火花,那么这个起火点至少要在毒害物质的泄漏的附近才对,但我们排查后却发现,那附近并没有燃烧点,发现燃烧点的位置,却恰好是在储存罐的其中一处老化区。而在那个地方,并不存在任何电路问题,连电线都没有,何来的起火现象?”王雷陷入回忆当中,尽管焦灼,但语气里,还透着一丝兴奋。

稻草人书屋

这样的感觉就像是他被一个案子压了许多年,疑点重重,此刻却又有了重启调查的可能性一样兴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王雷继续说道:“你母亲的车间你应该是去过的,你还记得那储存罐的样子吗?”马大犇皱眉仔细回想着,然后说道:“我记不太清楚了,但是那个罐子好像是在我妈工作区背后一个专门的仓库里的,那个仓库四面通风,顶上有个雨棚,然后从罐子出来大约十多米就有围栏拦住了,不让人进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王雷点点头说:“不错,那个围栏就是为了防止有人进入才设立的,你们厂生产的东西所使用的化学材料比较特殊,需要在通风环境下保存,而且油管是埋在地下的,也就是说,一旦储存罐发生爆炸,那么地下的油管就会跟着发生连锁爆炸,这样车间里的每一台车床,只要和油管接通的,都会发生爆炸。你母亲遇难,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马大犇沉默不语,因为无论怎么听,王雷都似乎在告诉他一个事实:那次爆炸他基本确定是人为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果然,王雷接下来说道:“灭后后,我们在储存罐外面的栏杆上,找到了被人强行绞断的痕迹,而厂里每天都是有安全检查的,如果说这次损坏发生的时间不是爆炸当天的话,那么爆炸当日就一定有安全员察觉到。但是你们的安全责任签字书上,却并没有提到这个问题,大犇,你觉得会是怎样?”

www.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说:“这样说来,栏杆被绞断发生的时间就肯定是爆炸当天了,而且是在安全员检查后,直到爆炸发生这期间一段时间。”王雷点头说:“没错,你们的安全员是一天两班巡查,分别是夜班和白班交班时间,和白班与夜班交班时间。最后一次记录的时间是在当天晚上7点,就是你母亲当日上班的时候。爆炸发生在夜里,这中间隔了几个小时,那个栏杆就是在这段时间里被弄断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在那个年代,科技条件远不如当下,是没有监控这种东西存在的。虽然整个厂区在生产过程中处于封闭状态,但如果有人因此混入其中,想要做到这些事,其实是并不困难的。只需要想个办法不被巡逻的安保发现就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雷说:“我们现场搜证的时候,找到半截烧焦的电池,还有很少的铜线,在储存罐周围一处明显的老化处发现了起火点,但现场的东西看起来,基本是可以断定,那个电池和铜线,是某种简易的引爆装置,至少是能够产生出明火的。但这个装置肯定不会这么简单,毕竟爆炸的能量是很大的,一些可燃烧的东西会迅速消失。这才是爆炸的真实原因,这件事我们在爆炸案发生后几天就已经调查出结论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不解地问:“既然你们已经有结论,那为什么对厂里人公开的却是意外事故,你刚刚说的这些,可不像是个意外!”马大犇情绪有些激动,如果说上次王雷隐晦地告诉自己这起案子不是意外而是人为,只是一种意向性地推测的话,那此刻他的话,几乎就已经是对这件事盖棺定论了。自己母亲的死亡,也就从“工伤意外”,变成了“人为谋杀”,这是完全不同的概念,马大犇陡然之下听到这个,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稻草人书屋

王雷看马大犇有点激动了,于是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你先别急,听我慢慢说。如果有人大费周章制造一起爆炸案,还想要混淆焦点,让大家认为只是意外事故的话,首先可以排除的,就是此人一定不是在恶作剧,而是蓄意为之。既然如此,他就需要一个充足的动机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