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一次约会

此人径直朝着面馆而来,正是住在老街街尾的花医生莫郎中。他也老远就看到木言几正在打杂洗葱。于是他凑近后,脸上带着讥笑说道:“木鱼脑壳,这是什么情况啊,你不去外头跑单子挣大钱,来春香姐这儿蹭吃蹭喝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说:“你懂个啥子,我这是看她一个女人家忙不过来,出于好心来帮帮忙而已。”莫郎中笑呵呵地坐下,对赵春香说:“春香姐,一碗面,加个煎蛋。”赵春香笑着说:“我说你这花医生,你怎么也跟着这家伙乱喊?我比你们岁数都小,别把我叫老了!”嘴上虽然说着,却烧水准备煮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木言几丢下手里的葱,坐到莫郎中身边,低声问道:“怎么样,你那里有什么新消息没有?”莫郎中也凑到木言几耳边轻声说道:“有一些,但是不多。之前你吩咐我查的那个人,我让徒弟们放话出去了,昨晚才来了点新消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莫郎中口中的“那个人”,正是周强。之前自己调查的时候,就曾经拜托了莫郎中。莫郎中的医馆,虽然大部分时间还是在行医治病,但对于玄门来说,这里也是个交换情报互相通气的地点,有些像古时候武侠世界里的茶馆酒馆。莫郎中救人无数,虽然性格有些怪异,但江湖上朋友还是很多,要打听事情,他这里的消息往往是最准确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莫郎中对木言几说道:“除了上次给你的那些消息之外,我还查到这个周强的老母亲,目前在北区的一家养老中心住着,每个月的月末他都会去看望一下,平日里不怎么常去。老太太精神不错,但是记忆不怎么好,我徒弟上次去的时候,她还认成自己的儿子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莫郎中倒了杯茶,然后说道:“这消息我觉得意义不大,你是要查她儿子,老人家可能给不了你什么消息。再说了,都这把岁数的人了,你也好意思去套别人的话?”木言几沉默片刻说:“你还记不记得几个月前我带到你医馆里那个断腿的孩子?”莫郎中说:“当然记得,我还记得你答应帮我跟刘寡妇谈呢,你谈了个什么鬼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笑呵呵地说:“这事儿别急,我早晚帮你办了。那个断腿的孩子后来跟我说过,他的母亲就是十年前那次爆炸案的遇害者之一,现在他那里有一些情况,仿佛是在说爆炸案跟这个周强有关系。你说的那个老太太如果十年前还没有记忆恍惚的话,咱们说不定能套出点什么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莫郎中有些不解:“木鱼脑壳,这个我相信你有能耐,可是为什么呀?你跟着孩子非亲非故的,你为什么要帮他调查这件事?再说那个周强如果真的有这么亡命的话,你这不是给自己惹祸吗?”他顿了顿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木言几艺高人胆大,但你武功再高,也怕菜刀不是?这群人可都不是好惹的,咱们虽然不怕事,但也别主动去惹事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花医生这番话,完全是出于对木言几的关心,因为他不理解为什么木言几放着这么多事不做,这么多钱不赚,偏偏要去查一个跟自己关系不大的人。木言几却说道:“那个孩子,总是让我看到自己当年的样子。那么冲动好胜,他看起来很阳光,但他的内心其实不快乐。我答应过他,会暗中帮他调查出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木言几对莫郎中说:“假如换成是你,你难道就不希望查个真相出来吗?”莫郎中不说话了,这时候赵春香也把面给端了上来。赵春香说道:“行了,你们那些嘀嘀咕咕的,真当我是瞎子呢,快别聊了,赶紧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和莫郎中说话的声音压得很低,赵春香是听不见的,但是却看得见二人的窃窃私语。而眼前的二人在赵春香看来,虽然都岁数不年轻了,但都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只是既然人家悄悄在说,自己也不好意思去八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莫郎中一边吃面,一边问木言几:“那你打算怎么查?”木言几说:“疗养院对接的应该也是医院这样的医疗机构,你医馆也算是体制内的人了,去帮我查查这个老太太是什么时候住进来的,查出病的时候又是哪年,如果是发生在爆炸案后,那我应该能想到办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莫郎中答应了,承诺有了消息就告诉他。呼呼吃碗面后,就回去了自己的医馆。这个时段,大多数人都吃过早饭,却也没到吃午饭的时候,也就是说,从此刻起接下来的两三个小时,食为天是比较闲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手里的葱蒜也都打理得差不多了,赵春香从自己的背包里把那天夜里木言几披在自己身上的衣服还给了他,两个人开始坐在面馆里发愣。隔了一会儿,赵春香突然说道:“喂,你待会儿有没有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