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沉默归途

此刻,江风,夜景,缆车,交织成画。在老旧的屋前台阶上,在昏黄的灯光里,木言几和赵春香并排而坐,静静享受着这闹市里难得的宁静。此刻不知从吊脚楼的哪间屋子里传出一阵悠扬的笛声,那是这里的住户在享受着生活。

www.daocaorenshuwu.com

赵春香问:“这里好美,你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木言几笑着说:“我们跑江湖的人,来这种地方有什么好奇怪的。”说完他指了指身后那间屋子,此刻二人正坐在这屋子前的石台阶上。

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说:“这里原来的住户,是一个道上的师傅。他是个学佛之人,参拜地藏王,虽然没有出家,但在这个行业里,生存了几十年。这吊脚楼附近的老人如果走了,送行的人一定是他。不但给人送行,他还抬龙杠,给人选福地。”赵春香听得有点糊涂,木言几说到此处的时候,竟然脸上闪过一些唏嘘和回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听木言几接着说:“这个地方不通汽车,如果有老人在家里去世,附近的街坊基本上会直接在街边搭棚子办丧事,而出殡的时候,就需要人抬棺材。这里住着的老师傅,就是用龙头扁担给人抬棺材的,这是一门手艺,就叫抬龙杠,是对死者最大的敬意,也是送出去的最后一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春香默默地听着,虽然一直都知道木言几身边有很多这样的人,但这么多年以来,却所知甚少。木言几接着说:“老师傅一辈子都在干这个,却只收茶水钱。折腾了几十年,到死都还是个穷光蛋,外头的人尊敬的叫一声师傅,一般人叫一声阴阳先生,那些瞧不上的人,就喊他是个神棍了。” daocaorenshuwu.com

说罢木言几站起身来,对赵春香招招手,那意思是让她跟着自己走。他转身走到门前,从自己的钥匙串里找出一把看起来很老旧的钥匙,然后打开了门。推门而入后,一股长期没有通风的尘絮感扑面而来,赵春香忍不住捂住了鼻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屋里没有灯,接着室外微弱的灯光,赵春香看到这简陋的房间内,仅仅只有一张桌子和两个木板凳。屋顶上唯一的一个白炽灯泡,也因为太久没有打开,而沾满了蜘蛛网。赵春香问道:“这里的这位师傅去世多久了?”木言几一边抚摸着那张桌子一边说:“很久了,快十年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接着木言几说道:“所以这个行业的人就是这样,帮了人一辈子,到头来,可能会没人来送自己最后一程。我也是一样,我们活在阳光的阴影里,随时都有可能跟这个世界彻底说拜拜。正因为如此,我们这些人大多数都会选择孤孤单单过一辈子,没有牵挂才没有责任,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稻草人书屋

赵春香当然明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今天发生的一切,那些暧昧的举动,其实都是在向木言几表面,自己心里的好感,木言几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没有察觉。只是他现在选用这位师傅的一生来作为例子,为的只是告诉赵春香,他之所以无法接受这样的情感,并非是因为排斥她这个人,而是怕将来有一天自己遇到什么事,留下遗憾。与其如此,还不如最初就不要开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赵春香心里有些难过,她淡淡地说道:“可是就算你不牵挂别人,也不能阻止别人牵挂你吧?人的感情本来就是很奇怪的,既然认为对了就会不顾一切,哪里还会有什么责任可言?”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她说的也确实是事实,而木言几根据自己这些年对赵春香的了解,也深知她是一个不会轻易死心的人。自己只是需要在一个恰当的时候,很明确地对她表达出自己的想法而已。于是木言几说:“我是个自由惯了的人,也是个孤儿,爱情,家庭,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憧憬,却是我很难去达到的目标。春香,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意,可是我不敢贸然地答应你,我希望你快乐,害怕有一天因为我,会让你受伤。”

daocaorenshuwu.com

这么些年以来,这大概是第一次木言几用这样的口吻和认真的态度对赵春香说话。在黑暗的屋里,赵春香无法看到他脸上的表情,但却感受到了他内心的真挚。于是赵春香沉默了片刻后说:“你看你,还说得兴致勃勃的,多大点事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故意装得有些无所谓的样子,只是为了让木言几不继续因为自己而为难。她接着笑呵呵满不在乎地说:“我喜欢你这家伙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怎么想的,那可不关我的事,我只让自己高兴就行。不管你对我是不是一样的感情,那都不重要,可能对你来说,我离你越远越好,但对我来说,只要你有需要我的时候,我可是随时都在的。”

daocaorenshuwu.com

尽管装得满不在乎,可说道最后的时候,赵春香的语气还是会稍微有些哽咽。木言几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想要伸手去拍拍她的肩膀,以表安慰,但赵春香却下意识地躲开了木言几的手,顺势一个转身走出了门外。木言几在门内,她站在外面,此刻赵春香是看不见木言几的,她张开双手,迎面朝着吊脚楼下的江景,然后说道:“今天我很开心啊,但是也有些累了,想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