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男女不分

木言几的这一声突如其来的“妈”,着实让马大犇吃了一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在马大犇第一次拜访木言几家的时候,武先生曾经说过,他是自己领养的一个孤儿,甚至连老家都不在本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难道说是木言几自己偷偷通过某种方式,找到了失散多年的母亲吗?但是却又没有告诉武先生,怕武先生觉得养育了自己这么多年,自己还念着当初的母亲吗?可是眼前这个老婆婆,看上去已经七十多岁了,这把岁数的人来做木言几的妈妈,似乎是有些大了吧?莫非在木言几的阿坝老家,女人都是很晚才生孩子?又或者是他上头还有不少哥哥姐姐,导致母亲生他的时候,岁数已经很大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在胡思乱想之间,只见那老婆婆怔怔地望着木言几,那表情显得茫然而无措,仿佛不知道眼前叫自己“妈”的这个人究竟是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见老婆婆看着自己,于是继续笑着说:“妈,我来看你了,你不认得我了?我是强子啊!”马大犇心想,强子?这名字听上去怎么这么耳熟啊?一时之间他竟然没想到,木言几口中的“强子”,就是叱咤风云黑帮头目周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早在莫郎中带回消息的时候木言几就知道,周强的母亲患有严重的老年痴呆症。刚刚离开的护工,其实也侧面证实了这一点。这老婆婆能够把一个比自己小十多岁的男人认成自己的妈妈,那么把木言几当做自己的孩子,想必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所以在来这里之前,木言几就早已打定主意,今天来,就是南充成周强,从老婆婆嘴里试图套出点什么话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按照莫郎中的消息,当年爆炸案发生的时候,这个老婆婆还没有过入院记录,是在那之后过了几年才出现的病症,第一次有正规医疗记录的病情报告,已经距离爆炸案有好些年的时间。而木言几同时了解到,老年痴呆症这种病,并非一朝一夕形成的,而是经过较长时间身体及脑筋的惰化后,加上身体机能的不协调而逐渐形成的,其主要的表现就是记忆力严重衰退,生活不能自理,同时举止行为开始越来越像个小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木言几知道,一个人不管再怎么痴呆,肯定还是会有一些事是绝对不会忘记的,例如对父母子女的关爱,老婆婆或许忘记了全世界,但绝对不会忘记的,就是她的孩子周强。尽管意识到自己还有个儿子这件事需要一点时间,可只要稍加诱导,她就一定会想起来的。 daocaorenshuwu.com

老婆婆看着木言几,似乎是在辨认眼前的这副五官和强子这个名字之间的关联。于是木言几再度补充到:“我是你的儿子,我每个月都会来看你,你忘记啦?小时候你最喜欢唱歌说故事给我听了,在家里还做好吃的东西给我吃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很显然,木言几并不清楚老婆婆和周强从前的那些事,不过他只是在投机取巧,试问哪个妈妈没给孩子讲过故事唱过歌,哪个妈妈又没给孩子做过好吃的饭菜呢?虽然马大犇很快就察觉木言几这是说了句废话,但不得不说这样的提醒,对于老婆婆来说,缺好像是黑暗当中突然出现的一丝光亮,会本能的循着方向而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哎呀,是强子呀。你来啦,吃饭了吗?妈给你做饭去。”老婆婆记忆被木言几成功唤起,就像所有妈妈一样,她看起来很高兴,高兴得忘了自己已经行动不便,想要从轮椅上撑起身子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赶紧把老婆婆重新扶着坐下,然后对她说:“妈,我吃过了,专门来看看你,跟你说说话。”老婆婆看起来很是高兴,满脸笑容,起初刚进屋的时候那种木讷的表情,此刻也变成了精神奕奕,满面喜悦。只见她目不转睛地看着木言几,仿佛是在情感上已经接受了木言几是自己儿子的事实,但却要多看看,以免忘记他的长相一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冲着马大犇微微一笑,那笑容仿佛是在告诉马大犇,怎么样,还是我厉害吧?接着就对老婆婆说到:“妈,你最近过得好不好呀?有没有好好吃饭好好休息?”老婆婆笑呵呵的说:“我好,好得很呢,你外婆每天都给我弄好吃的,我吃得好睡得也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老婆婆口中的“你外婆”,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那个六十多岁的护工老头。马大犇想到此处,忍不住觉得有点好笑,但是这样当面笑,好像是一种很不礼貌的举动,于是他克制自己,只是伸出手握着拳头,凑到了自己嘴边,试图让自己沉静下来。

daocaorenshuwu.com

可是他就站在老婆婆对面不远,他这一举手的动作,却吸引了老婆婆的注意。或者是说,老婆婆直到这时候才发现原来屋子里还有个马大犇。于是她笑呵呵地对马大犇说:“哟,怎么让姑娘站着呢,快坐下快坐下!”说完她热情的招呼马大犇在床边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