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一番套话

木言几没有想到马大犇会突然这么问一句,按照之前到底约定,马大犇是尽量不要说话的,更加不能问问题。但他这个问题,似乎也无碍于是,在马大犇的角度,他希望从老婆婆口中得知这个“强子”究竟是谁,而在木言几的角度,他也希望能够多一些信息,对周强有更多的了解。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于是当问题问出口,木言几并未加以阻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老婆婆笑眯眯得,虽然年老失智,但她此刻看起来却是那么幸福。她转头看了一眼身边蹲着的木言几说道:“强子啊,是个好孩子,懂事孝顺。以前虽然淘气,但他是个好人。”马大犇追问道:“那他怎么个淘气法?”

www.daocaorenshuwu.com

老婆婆握着木言几的手说道:“他呀,小时候可不让人省心了,那时候岁数小,老是在外面惹祸,但回到家却乖得很,别人跟我说你儿子在外头闯祸,我还不相信呢。”老婆婆拍着木言几的手背,仿佛是陷入了回忆一样:“那时候让你不要在外面去结交不好的朋友,你非不信,打架惹事,给家里添了不少麻烦。那时候你爸爸还活着,都跟我说不要管你了。我说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我不管谁管呀?是龙就该上天,是鼠就该钻洞,自己的儿子不管多顽皮,难道还能说不要就不要了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言下之意,这个“强子”虽然孝顺,但却是个不省心的人。老婆婆接着说道:“后来你在外头闯了大祸,跟我说要出去躲,可能一辈子都见不着我了,你不知道妈妈当时那个心碎呀,我舍不得你走,也不想看你继续变坏,于是才让你去自首,争取法律的宽容。”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婆婆的眼神里闪过一丝黯然,若非她说话有些语速过慢,还真看不出是一个老年痴呆患者。只听老婆婆接着说道:“后来吧,你就放出来了,跟我说做些小生意,这些年看起来也挺好的,只要你过得好,我也就没什么好牵挂的了。”她转头对马大犇说:“强子以前犯过一些错,但是他已经改了,很孝顺,很听话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婆婆似乎是忘记了自己一开始就说过这番话,此刻好像是要跟马大犇重复一次似的。可马大犇越听越不对,且不论这个“强子”这么耳熟——因为很多人都可能叫这个名字,但是结交坏朋友,喜欢打架,坐过牢,这几个附加属性凑到一起,立刻让马大犇想起了一个人,也就是周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突然联想到这个人,马大犇再转眼看了看木言几,他的眼神似乎也是在告诉自己:没错,就是你想的那个人。马大犇开始有一点情绪的波动,虽然木言几一开始没有告诉自己,但的确说了“等会儿你就知道了”这样的话,也就是说,当有些问题被马大犇自己发现的话,可能会显得更加真切具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为了确认,马大犇指了指木言几,稍微有点语气激动地说道:“请问一下,这个强子,他的名字可是叫周强?”这话一说,老婆婆立刻笑了起来:“翠花,你可真是个傻姑娘,都谈恋爱了还不知道他名字,可不就是周强吗?周强啊,是我儿子,我就这么一个儿子…”老婆婆说完,又开始喋喋不休了起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此刻,马大犇完全明白了木言几带自己来这里的原因。木言几是想要利用这个老婆婆有些恍惚,但不至于完全不记得事的情况,来套取一些关于周强,关于爆炸案的线索。想到此处,马大犇忍不住有一些心情激荡,眼前这个看起来很慈祥温和的老婆婆,难道会是那个爆炸行凶者的母亲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木言几见马大犇有点耐不住了,于是冲着他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他冷静下来。于是木言几对老婆婆说道:“妈,有些事我给忘记了,你能不能提醒提醒我呀?”老婆婆微笑着摸着木言几的手说道:“乖孩子,你都忘记什么了呀?”木言几说:“你还记不记得大约十年前,那次工厂爆炸的事情呀?” daocaorenshuwu.com

老婆婆似乎努力回忆了一番,一阵喃喃自语,即便是木言几距离她很近,也无法听清她到底在喃喃什么。隔了好一会儿,老婆婆才说道:“噢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死了好多人的爆炸事故对吗?”木言几眼神放光,赶紧说道:“没错,就是那一次,您还知道些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婆婆说:“哎呦那个可惨啦,好像炸死了很多人,那段时间新闻里报纸上都是这个消息,好惨啦。”她一边说,一边挥舞着双手,似乎这件事对她印象深刻,她却不怎么愿意去回想一样。

稻草人书屋

木言几见状后说道:“妈,当时我办了这件事回来后,你还劝我了,说要我去认罪自首,然后我不肯,你还记不记得后来你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