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一个女人

说完,马大犇就做出一副自己非常累,想要睡觉的样子,顺势倒下,然后背对着木言几。木言几虽然分了一半床给马大犇,但他们俩却是分别睡在床的两头。见马大犇这么敷衍自己,木言几还没来得及问出下一个问题的时候,马大犇就已经睡下了。木言几也不好说什么,毕竟马大犇说的也对,这下子自己找他,至少不用打这个电话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之后的两三天,一切如旧,马大犇仍然无所事事。他曾试图像木言几那样过日子,学习他怎么打发一天无聊的时间,可木言几几十年下来,早已习惯这样的生活节奏,这是马大犇短时间内难以适应的,于是到了第三天,实在闷得慌的马大犇主动提出要陪武先生一起出门买菜,帮她提东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武先生自然是乐呵呵的答应了,而这天只不过是逛了个菜市场,马大犇却普通进了城一样高兴。中午还没到,他帮着武先生提着菜篮子回家,还说要跟武先生学做菜,事实上马大犇是会做菜的,他这么说,只不过想要在无聊的生活里,给自己寻找一点盼头罢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回到家里,却听见木言几在茶室里和谁说着话。出门前木言几一个人就在家,之前也没听他说起过有谁会来拜访,于是出于好奇,马大犇就凑到了茶室的门口张望。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只见木言几背对着自己而坐,而他的对面,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女人。尽管是跪坐着,但从体型上来看,她似乎个头不高。大约齐肩的头发,有一点凌乱,看上去还有些油腻,不难看出,她已经有两三天没有洗头了。只见她眉头紧锁,脸色发白,脸颊的两侧,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显得微微有一点凹陷。从整个人的状态看起来,她很明显,正在被一个令人头疼的事件烦扰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女人看见了马大犇,有些错愕。而她的反应似乎提醒了木言几,于是他也跟着转头,一看是马大犇站在门口。马大犇觉得自己打扰到了二人,于是连连道歉,准备转身就走,去厨房帮着武先生准备饭菜,可是却被木言几给叫住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大犇,你别急着走,过来一起听听。”木言几说道。于是马大犇意识到,这个女人也是来找木言几帮忙的,可能是因为某些悬而未决的事情。马大犇脱了鞋进屋,在木言几身边坐下,木言几对那个女人介绍道:“他叫马大犇,是我的一个好朋友,虽然不是我们这个行业里的人,但是他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顿了顿说道:“刚刚你跟我说的这个事,我如果接手,肯定要带着他一块儿做的。”女人虽然看起来憔悴,但听到木言几这么说,还是对马大犇点头微笑,她大概明白,木言几是这一带远近闻名的“高人”,他能够特别介绍的人,肯定也不简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点头回礼,笑呵呵地问木言几道:“木大哥,那这位是?”木言几说:“大犇,这是小刘,你得叫刘姐,也是我们的街坊,虽然算不上老街坊,但也在一条街住了这么多年了,都很熟。”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木言几对马大犇说:“这刘姐啊,长期以来因为家庭的缘故,情绪都不怎么好,最近这阵子变得更加严重。她老是能在梦里梦到一些死去的人,而且就算是醒着,也常会遇到怪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说到这里的时候,刘姐打断里木言几的话说道:“木师傅,大犇兄弟刚来,还是我来说吧。”于是接下来的十几分钟时间里,马大犇一直在专心听着刘姐的故事。

稻草人书屋

刘姐不是这条街的老住户,是其中一个老街坊的儿子娶的媳妇。两口子多年前结婚后,没有离开老街,而是跟公公婆婆住在一起。原因是公婆都岁数大了,老公怕住远了有点什么事来不及回家。刘姐算是个贤惠的人,虽然自己工作的地方距离老街比较远,但为了公婆生活方便,她还是选择每天早出晚归,大部分时间都耽搁在路上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家是那种一楼一底的小砖楼,一楼是厨房和厕所,为了老人方便,就把杂物房收拾出来让老人住了。两口子住在二楼,楼顶是一个小天台,上面种了些花花草草。也是全家晾晒衣服的地方。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结婚多年。日子平平淡淡,刘姐却一直没能生养个孩子。几年后,公公因为疾病过世了,剩下婆婆精神一天不如一天,这个本来就不算富裕的家庭在变故之下,越发雪上加霜。好不容易缓过一口劲来,刘姐的爱人,却又因为骑摩托车出了车祸,也去世了,甚至连尸身都不是完整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到这里的时候,刘姐触动心事,开始默默流泪。相信先前跟木言几说的时候,她也这么难过了一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自从老公去世之后,婆婆的精神更受打击,一病不起,刘姐认为这个时候自己不应该就这么离开这个家,于是就继续就在这里照顾婆婆,就像照顾自己的妈妈一样。这些年来,任劳任怨,明明才三十多岁的人,因为太过于操劳,看上去会比实际年龄更大了一些。街坊们虽然同情他们家的遭遇,平日里也都多多帮衬着,可是终究不能替她解决实际问题,只是对刘姐的做法感到非常钦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