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安排住处

气氛突然有点沉重,就连马大犇这种半大孩子,也不禁为刘姐的故事动容。虽然他相信人间有很多美好的东西,但他并不相信这一切,都是死去的刘姐的丈夫,以亡魂状态带给她的。木言几也表示,这件事需要调查,毕竟刘姐听到的,并非只是自己丈夫的声音,还有更多奇怪的声音存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对刘姐说:“你放心,给我点时间调查。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把你丈夫的母亲接到另外的地方暂时小住几天,把房子空给我即可。”说完,木言几回到屋里,取出一张黄色的符纸,歪歪斜斜在上面写下一个古怪的符号,接着走到祖师爷的牌位跟前,用手抓了一点香炉里的香灰,然后洒了些在符纸上。紧接着,他又将这黄色的符咒,以三角形对折数次,变成一个符咒包的样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将符咒包递给刘姐,然后说道:“这是一道辟邪的符咒,你将它随身带在身上,可以暂时抵挡那些靠近你的东西,虽然我现在还不确定它们是不是在你身边存在,但是你带着总算是以防万一。以免你再受到影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顿了顿之后,木言几又说道:“我会再拨一队兵马,在你周围保护。有符咒看管,兵马近不了你的身,如果有其他东西想要侵扰你,我的兵马会在第一道防线就给你拦下来的。但是从今晚12点开始,兵马只能看你二十四个时辰,也就是四十八小时,随后它们自己会回来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刘姐接过符咒包,轻轻点头,但却脸上流露出为难的神色。木言几见状后问道:“怎么了,你还有什么其他的顾虑吗?”刘姐有点苦笑地说道:“木师傅,谢谢你。我没有什么其他的顾虑,只是我的娘家不是本地,老人行动也不方便,一时之间,我还真想不到该带着她去哪里,也不知道该怎么跟老人说。我总不能告诉她,是你儿子的亡魂回来了,我们得避开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一愣,的确他没有想到这一层。但很快他就拍着胸口跟刘姐说道:“这个你放心,咱们街坊这么多年,都是熟人。我这里住人的确不方便,不过我可以给你安排安排。”说完木言几抓起电话,拨打号码。 稻草人书屋

“喂,你那里能不能住人啊?”省去了客气的问候,木言几开门见山地在电话里说道。这意味着,接他电话的这个人,起码是非常熟悉的人了。马大犇和刘姐都听不见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什么,但木言几笑着说:“没事,不是我来住,是我一个事主,也是咱们老街坊,我要去她家处理点事情,家里不能留生人,所以到你那儿安排一下咯。”

www.daocaorenshuwu.com

言下之意,接电话这个人也是这条街的老街坊,那肯定也愿意帮这个忙。木言几仿佛是回答对方问题般地“嗯”了几声,最后意味深长地丢下一句:“可不就是她嘛,你可真是个傻子,怎么这么不来事儿呢!”说话间,带着笑意,眼神还斜斜地看了刘姐几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番古怪的对话,让马大犇察觉,对方竟然在木言几的诱导之下,就猜到了要来自己家住的这个人,就是刘姐。并且还莫名地有些兴奋,只见木言几连个“拜拜”都没说,就挂上了电话,然后对刘姐说道:“小刘,你稍坐一会儿,等下人就来接你,然后帮你一起去接你婆婆。你把家里钥匙留给我,等你们走了之后,我们今晚就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这句话的时候,尤其是在“我们”这俩字的时候木言几指了指马大犇。因为他答应过马大犇,有事就带着他一起。马大犇经过这几天的休息,精神已经完全恢复了,只是情绪还没有很好而已,正每天无聊地想找些事来打发时间,木言几这一说,他开心地差点跳起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时候,武先生差不多也做好了饭菜,来到茶室里叫大家吃饭,也包括刘姐在内。看得出是老街坊,刘姐也没有推辞,于是就跟着走去了厨房。在这里住了几天,马大犇渐渐熟悉了武先生的一些习惯,由于地方不大,虽然占着整整一层楼,但大部分区域都是走廊。所以吃饭就是在那个小小的厨房里。在去吃饭的路上,木言几似乎凑到武先生耳边偷偷说了什么,武先生听到后,露出有些八卦的微笑,然后看了看身后的刘姐,似乎她从木言几那里听到了什么好玩的事一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饭吃到一半,马大犇听见一阵噼里啪啦急促地上楼的声音,正打算问木言几这工夫还有谁会来,而且为什么跑得好像被人追杀似的。木言几眨巴了一下眼睛笑着说:“你待会就知道了,这家伙啊,就像是水沟里的蚂蟥,听见点水响声,就会激动。”马大犇一脸纳闷,根本没听明白木言几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