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事前准备

莫郎中给马大犇的印象,一直都是有点神经质的。不过此刻看他乖乖地在那里站着,这样的神态跟穿着形成一股强烈的反差,让马大犇觉得说不出的喜感。于是接下来的时间,这样的气氛一直延续到这顿饭结束。

www.daocaorenshuwu.com

饭后莫郎中带着刘姐离开,帮她回家去接老人,顺便带一点这几天需要用到的东西。临走的时候木言几凑到莫郎中的耳边悄声说道:“我说莫大傻子,现在你可不能说我没给你制造机会啊,我把人都给你弄到家里去了,剩下的可就看你自己了!”莫郎中慌慌张张地说:“我没有这方面经验啊,根本不知道怎么跟人套近乎,你也不教教我!”木言几笑着说:“瞧你说的,好像我有很多经验似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送到楼下,莫郎中还是转身在刘姐看不到的角度,给了木言几一个感谢的微笑。木言几也点头微笑,直到二人消失在转角,微笑都始终还挂在他的脸上,马大犇问道:“这下好了,你也算是兑现承诺了,不管他们俩成不成,你都算做了件好事。”木言几却狡黠地说道:“相比他们俩成不成,我反而更期待这几天会闹什么笑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或许这就是好朋友吧,可以随随便便地看笑话,对方也不会生气。马大犇一直这么以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当下到晚上,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那就意味着接下来的时间里,就是马大犇和木言几做准备的时段。对于马大犇来说,他根本不需要准备什么,并不是因为自己特别厉害,而是对于这个领域丝毫不懂,他只求晚上木言几办事的时候,自己帮不上什么忙,也别扯他后腿就行了。

daocaorenshuwu.com

于是马大犇在木言几收拾东西的时候,一直在边上看着,只见木言几态度非常认真,似乎晚上的这件事对于他来说,也是有一定未知性跟风险在的。马大犇忍不住问道:“木大哥,你觉得今天晚上咱们会遇到危险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木言几并没有停下手里准备的动作,只是反问道:“危险?你认为什么才是危险?”马大犇说:“就上次那种就算啊,你不记得了,我当时还被那股吸力给带到水下去了。你想想,你那个红绳子看起来这么细,谁也想不到这种力道拽扯之下,它还不会断。”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木言几笑了笑说道:“大犇,你还嫩,你要知道,那天你遇到的,根本算不上危险,比这个危险得多的事情,你别说没遇到过,可能想都不曾想过。你以为这行是谁都能做的?没有一个强大的心脏和迅速的临场反应,很容易就把自己给带坑里去。”他顿了顿说道:“这个红绳是尼龙材质的,本身韧性是很足的,加上当时一半在水里,卸去了大部分的力量,你之所以被扯下去,只不过是因为你把身子拴在了手上而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忍不住回想起当天的一幕,虽然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但现在想起来,还是会有些心有余悸。经过科学的论证后,他可以证明当时拽扯自己的力量是由于瞬时之间的水压和吸力造成的,但他证明不了的,就是这个案件前后的因果关系。似乎用木言几的办法,可以得知事件的真相,但这种求知的过程却是很宿命的,他无法用科学去论证。自己所证明的,只是一些现象和逻辑,并未能直击核心。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于是听到木言几这么说,马大犇接着问道:“如果一个人本身不信鬼神,那么他就不会往那方面去联想,所需要的仅仅是应变能力罢了。”木言几停下手里的事,叉着腰仿佛是在歇气,同时对马大犇说道:“你错了,你所谓的危险,可能关系到生死,而我说的危险,有可能是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对你自身造成的长期影响。”

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说:“举个例子,有人从古玩市场里买回来一个古董瓶子,做工精美,让他爱不释手。但这个瓶子很有可能是从坟墓里带出来的,相当于你拿走了死人的东西。这样一来,这个人就会有很大的几率遇到怪事。而我们去处理这样的事情,相当于在他自身的因果之间,横加干预,这份因果因为我的介入而会转嫁发展到我自己的身上。我跟你说过,这在老天爷看来,叫做多管闲事,多事的人,下场一般都不会好的。”

daocaorenshuwu.com

虽然马大犇一直不太能够接受木言几这番唯心的说法,但对于他的三观,马大犇还是非常钦佩的。马大犇问道:“那今天刘姐这件事,你觉得可能性最大的是什么?”木言几说道:“在我们这个门道里,任何人,任何事,大到宇宙,小到一粒沙子,都可以看做一个阴阳。只有达到相对的平衡后,才会是最佳状态。但是刘姐这人你也看到了,本身有点不爱说话,性子也比较闷,这样的人若不是非常压抑的话,就是极度乐观,很显然,她属于前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