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老宅屋顶

这声猫叫,拖着长音,听上去很是凄凉。和楼板上传来的声音不同,猫叫声是透过空气,顺着阳台门传入的,在夜晚里,听得比较清晰。而楼板上的声音,听起来却有点发闷,既像是什么坚硬的东西互相摩擦后发出的挤压声,又像是一个重物包了软软的外壳后在敲击的声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无论如何,二人都没有听到那所谓刹车的声音,甚至连刚刚的那些异响,初听的时候,会觉得是有人在楼上走动的脚步声,但能够透过楼板传下来,想必这脚步声很重才是。但连续响了几下之后,他们开始觉得脚步声只是自己下意识地一个认为,很可能是早前听刘姐说过,于是此刻自然而然地套入其中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马大犇也睡不着了,他坐起身来朝着阳台而去。木言几看起来还是有些紧张,压低了嗓门问道:“大犇!你干嘛去?”马大犇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朝着楼上指了指,那意思是说,他要上楼去看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由于爬到顶楼的挂梯是生在墙上的,并且比较窄小,能够下脚的地方,也不够大,只能满足一个人上下。而马大犇没等木言几回答,就直接走了过去,很难说他是睡糊涂了还是好奇心重,总之他只想上楼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有点担心他,毕竟此刻来说,还是尽量小心些好。但马大犇已经开始爬梯子了,他也阻拦不住。无奈之下,他只能手里抓着坟土和绳头钉,站在房间和阳台中间的位置,打算如果等下有什么情况发生,自己朝任何一头都能够迅速反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上楼后,又传来了一声猫叫,但很快就没了动静。只是那楼板还是会毫无规律地时不时传来一声响动。几分钟过去之后,马大犇仍旧没有下来,木言几开始有些担心起来。他压低了嗓门喊道:“马大犇!马大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见没动静,木言几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他也开始爬梯子,但刚刚把头冒出房顶的平面,能够看清楼顶一切的时候,他发现马大犇正以一个极其怪异的姿势趴在地上。只见他耳朵贴地,屁股高高撅起,双手尽可能平地放在地面上。像是被人从背后往后脑勺上来了一个猛击,瞬间晕厥过去了一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心里大喊不妙,难怪这家伙叫了这么多声都不回答,原来是已经被撂倒了啊。于是木言几加快脚步爬上了顶楼,几步就蹿到了马大犇身边,为了以防有些自己看不见的东西暗中攻击,木言几抓起手里早就准备好的坟土,朝着马大犇的身上洒了过去,因为他认为,此刻如果是什么东西攻击了马大犇的话,那它应该还在附近,所以这一洒,多少有点泼硫酸的感觉,为的不是伤害谁,而是让“它”让路。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哎哟!什么鬼!”坟土落到,随着一阵哗啦啦细砂的声音后,马大犇突然冒出这么一句,然后抬起身子,开始在自己后脖子上抹着,之间他满手泥土,再转头一看木言几抓着第二把土正准备泼洒过来,马大犇问道:“哥,你这啥意思啊?往我身上洒土干什么?”

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张大嘴巴,楞在当场,他似乎有点不相信马大犇竟然没事。于是他结结巴巴地说:“我看你姿势那么难看,还以为你中招了,打算救你呢!”马大犇站起身来,甩动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试图将粘在身上的尘土都抖下来,那样子,很像是一只刚刚落水的小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马大犇说道:“我能有什么事啊,我就是趴在地上听听动静罢了,刚才你还不放心,不敢睡,现在可以安心睡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脸上有一种耐人寻味的自信微笑,木言几听到后,猜到这小子八成是查明白了什么。原本木言几在这里多留一晚就是为了以防万一,这个“万一”出现的可能性,其实原本就比较低。于是他将坟土收回口袋后,然后问道:“是吗?那你倒是说说,你趴地上都听见些什么了?难道楼板还跟你说话了吗?”

稻草人书屋

说完木言几笑了起来,一来是觉得自己的假设有点好笑,二来是多少有些嘲讽马大犇的意思。马大犇也不生气,笑嘻嘻地说:“先说那猫叫吧,刚刚我上楼的时候,看到一只猫,就是咱们晚上从盆子底下放出来的那一只,估计是在附近有窝,半夜没事,在上面瞎溜达呢。猫是一种具备一定智力的动物,而且能够发出声音,声音的长短粗细强弱,都某种程度上代表了猫这个种类的一些信息。所以刚刚咱们听到的那一声,有可能是在呼唤附近其他的野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指了指晾衣杆那一侧的方向说:“从这里过去,只需要轻轻跨步,就能够到旁边一栋楼的楼顶上。我已经检查过,那里的天台门是和楼道相通的,猫应该是从那个地方跳过来的。而且刚才那只猫看见我就跑,我追上去看的时候,就发现了其他几只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