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彻夜长谈

此刻木言几心里想着的,就是和赵春香之间的约定。他答应了赵春香,自己会仔细思考一下,但是这几天下来,依然每每想到这个问题,自己就会习惯性地躲闪,他知道自己和赵春香之间从来都不缺一个结果,缺的只是去面对这个结果的勇气罢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马大犇看木言几突然这么说,然后瞬间就心事重重了起来,很快就想到,他是因为看到自己和褚洧洧这样两小无猜的样子,继而联想到自己的情感来。于是马大犇对木言几说道:“木大哥,你是在想那天的那个姐姐吧?”木言几微笑,轻轻点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说道:“这个姐姐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肯定比我更加清楚。我虽然岁数小,但是也知道有些感情是很珍贵的。我跟你说个故事,就是我和今天来的那个小女生,我们俩在一个院子里长大,小时候她被别人欺负,我还帮她打了不少架呢,可是她一直都对我不冷不热的,有时候在楼里遇到了,还故意躲着我走,不知道是觉得我身上脏,还是在害怕我。我当时也挺生气的,觉得小时候这么帮你,你却还这么对我,于是我不服气了,心想你凭什么呀,真当自己是个仙女了,所以她不理我,我也不理她,就赌上气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去安慰一个大叔,并且在感情上对他进行开导,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都是一个非常可笑的事。但木言几却静静地听着,眼神飘忽,似乎是在根据马大犇的描绘联想起当初的场面。 www.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接着说:“可你知道我们俩后来怎么关系缓和的吗?就今天来那傻大个,他叫李茫,是我好哥们。有一天我跟他去帮我爸买烟,路上遇到几个小流氓在调戏她,我看不过去,就顺手把她给救走了,谁知道这小姑娘当时也没觉得多感激,反而来教训我说打架不好,你说这不是有病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说得兴高采烈,这些事其实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但眼睛里闪烁出来的光芒,却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后来马大犇告诉了木言几,因为褚洧洧外婆去世,自己从此就格外关照她,而她也考上了和自己一样的学校,这样关系才好转了起来。当然,他仍旧省略了在褚洧洧家葬礼后,跟王雷达成的那个“秘密协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他说完后,木言几也叹息着,他笑了笑说:“我跟你可不一样,那春香姐可不像这个小女娃一样温柔娇气,她可是个不让须眉的女人。但我们情况比较类似,我和她也算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从小我就知道她喜欢我,也总爱缠着我不放,只是我一直在躲闪,尽量回避去思考这样的问题。你知道吗大犇,我们玄门中人,很少有人会过圆满人生的。你看武先生,看起来每天乐乐呵呵的,跳舞打麻将她一样不落下,很知足常乐对吧?但是她却没有家,没有小孩。你能说这不是遗憾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顿了顿说:“换句话说,就算是当年她成家了,有了小孩,如果她不离开这个行业的话,家庭又真的能够圆满吗?这谁也说不准啊。所以我们这行就是这样,老天爷给了你一样谋生的本领,让你去做大多数人做不到的事,那同样也会从你身上带走一样东西,或许是终身幸福,或许是身体某一方面的健康,更有可能是子孙后代的健康。当这些事情你无法确保的时候,怎么能轻易去给他人许诺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些话,木言几心里已经思考过多年,甚至在赵春香几度追问的时候,他其实早就有了答案,但这个晚上,却是他第一次这么清楚明白地向他人说起,而这个人竟然是马大犇。可马大犇似乎有点没明白他的意思,或者说,他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做这个行业的人就注定得不到圆满的结局。毕竟马大犇和木言几还有个根本的区别,一个是信奉科学的,一个却把玄学当成了自己一生的宿命。 稻草人书屋

信命的人,是可悲而可怕的。因为从一开始,仿佛就已经预料到了结局,这一生过得无非只是在过程上追求精彩。见马大犇有点不明白,木言几说得更加通俗了一些:“我的意思是说,干我们这行的人,虽然算不上刀头舔血,但也是游离在生死之间。善果和善终,是没办法两者兼得的。春香姐喜欢我,我早就知道,我对她也挺有好感的,这就是我跟你不一样的地方,你们未来还有很多可能性,可我的未来仿佛已经注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顿了顿,木言几接着说道:“所以我没办法给她承诺,因为得到了就会怕失去,失去的痛苦会比得到的喜悦来得猛烈很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淡淡地说完这番话,马大犇也因此察觉到他的无奈。所谓隔行如隔山,短短时间里,马大犇显然是难以理解这个行业里的那些潜在的规则,但他是个从小就懂得跟命运抗争的人,于是即便如此,马大犇还是对木言几说:“木大哥,你比我成熟多了,我相信你会做出最好的决定,春香姐既然选了你,对于你刚刚说的那些,她肯定也是早有准备,咱们做人,骗谁都可以,但是骗自己,那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