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三章.针锋相对

周强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他就是摆明了认为马大犇跟警察有勾结。马大犇明白,若非他有这样的怀疑,也绝不会这样问自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他已经打定了主意咬死不承认,于是马大犇装出一脸无辜无奈的样子说道:“强哥,瞧你这话说得,我今天糊里糊涂被你一通怀疑,你那意思听上去好像还觉得是我跟警察通风报信了一样。你想想我有这么做的必要吗?你交给我的东西,我都不知道里头装的是什么,我有什么理由去告诉警察一件我自己都不确信的事情?警察又凭什么相信我说的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强不说话,只是冷冷看着他,那种尖锐的眼神,让人非常不舒服。马大犇继续说道:“再说了,就算警察真的没找我,要么是没找到,要么就是证据不足,只凭这几点,你怎么就确信我是跟警方有勾结呢?”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时候,马东方突然开口说道:“周老师,我儿子胆子不大,他干不了这种事,我想这当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稻草人书屋

周强打断了马东方的话,然后说道:“老哥,我是个生意人,江湖的生意。我们做事不亏别人,也绝不给自己挖坑。我现在只知道一件事,就是我的货是你儿子送出去之后栽在警察手上的,我生意伙伴因此被抓,连我都给供出来了不可能不供出你儿子来,所以现在他还安然无恙,我不太相信。”周强说完这句话,对屋里剩下的两个小混混说道:“你们两个,把马大犇给我带走,我周强如果有事,那这事儿可就摆不平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马东方先是认为儿子进了黑道,本来就特别失望,然后又看到他因此惹上了警察,更加觉得丢人和愤怒,而此刻周强想要直接抓人,马东方就开始慌神害怕了。一贯骄傲的他,竟然开始向周强求饶:“周老师,您消消火,这是误会,这肯定是误会,您别难为小孩子,这件事也有我的不对,如果我不骂他一顿他也不会离开家,也就不会有后面的事了,您如果要抓,就抓我,我替他受罚。”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马东方语气急促,看起来是真急了,而且是无计可施,只能求饶的那种。他的脸上,以往的的那种凶悍已经全然不见了,剩下的只有软弱跟胆怯。 daocaorenshuwu.com

看到父亲为了自己受到这样的惊吓,并且开始低声下气地哀求周强。若不是马东方行动不便,他只怕是要给周强跪下磕头了。马大犇心里很难受,有股说不出来的闷气,却无处抒发。周强其实说的没错,自己的确是暗通了警察,他要抓走自己,只不过是出于疑心病,毕竟任何人遇到同样的事,也都会起疑心。可是要看那两个小混混要来抓自己,如果就这么束手就擒的话,未免也太不是马大犇的性格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马大犇站起身来,一把推开两个小混混,他心里清楚,自己虽然论打架可能完全不会把眼前这三个人放在眼里,可是马东方会成为牵制自己的因素。于是他的反抗,也并没有很激烈。

www.daocaorenshuwu.com

推开小混混之后,马大犇对周强说道:“强哥,你这就很不够意思了,我都跟你解释过了,是你不相信我,我也没有办法。今天你要我跟你走,这没问题,我跟你走就是,不过你让你这群狗腿子别拉拉扯扯的,我马大犇自己有脚,我会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强竖起大拇指,对马大犇说道:“不错,是个男人。如果你真像你说得那么无辜的话,这事我很快就会调查清楚。如果是强哥冤枉了你,一定给你赔礼道歉。可如果你真的背叛了我的话,我把话放在这儿,马大犇,我周强能混到今天可不是吃素的,背叛我的家伙,只能死,明白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种直白的威胁听在耳里,说不害怕,那根本不可能。可马大犇只希望不要让马东方卷入其中,于是硬着头皮说:“话都让你给说尽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你也不是头一回欺负我,哟还能说什么。”他两手一摊,接着说道:“别废话了,要走就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周强又一次冷笑起来,很显然,他预料到马大犇会不承认,可是没有预料到这小子竟然态度如此强硬。周强冲着门外喊到:“外头的人进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起初离开的那个小混混走了进来,站在周强身边。周强对他说:“接下来的一段日子,你给我守在这里,看住这个老大哥。待会把屋子收拾干净,其他的事,你通通推掉。”

www.daocaorenshuwu.com

小混混有点不解,虽然迟疑,却还是碍于周强的强势,只能答应了。周强从包里取出一些钱递给他,然后说:“好吃好喝的伺候,不能有一点怠慢。不过这老大哥如果想要呼救,或是报警,你就给我往死里整,不用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