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六章.伺机营救

这个味道马大犇再熟悉不过了,每次和木言几一起出去查事情,总能够或多或少接触到这样的气味,这是有“鬼魂”在周围的一个直接证据。而由于马大犇并不相信鬼魂,所以这样的味道就直接转嫁到了木言几的身上,于是他闻到的时候,直接想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木言几。

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抬起头来,因为眼睛在膝盖上压了太久的关系,这一抬头还有些酸胀感,朦朦胧胧之中,他看到一团淡淡白色,好像小火球一样的东西在屋子里飘荡着,看上去很轻,一阵风都能吹出去很远的感觉。

稻草人书屋

这东西马大犇也认得,正是那一晚跟木言几在义庄里,所见到的“鬼火”。尽管马大犇知道这是一种磷物质接触到水分后的低燃点燃烧现象,但他仍然很兴奋,因为他认为这是木言几找了过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按照最初的约定,木言几是在自己回家的时候埋伏在外头的,为的是接应自己,如果自己当时离开家的一幕被木言几看到的话,以马大犇对他的了解,他一定会想办法跟上来并且找到他。所以此刻看到这团鬼火,马大犇虽然没有看到木言几,却一样有点欣喜若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他不敢喊木言几的名字,在这深夜的路边,一点小小的响动都有可能引起外头那家伙的警觉,而刚才埋头休息的时候,马大犇也没听到有多少车辆从这里经过的声音,想必此地也算是有些偏僻,那么木言几找过来,花了这么多时间,也就不难理解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团小小的鬼火在屋子里转悠了几秒钟后,就朝着马大犇的方向慢吞吞地飘了过来,在距离他大约一米多的位置,刷的一声就熄灭了,只在空中留下一瞬间燃烧后的些微烟雾,和那鼻子里不算浓烈,却很明显的臭鸡蛋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靠近小铁窗,试图听听外头是不是有动静,是不是木言几来了。可是许久以后,还是安安静静。他就这么在窗边站了很长时间,心情也从最初的期待,兴奋,变得渐渐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约就这么过了半个多小时,马大犇也站累了,心想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刚刚那团鬼火,可能是附近不知道那个坟里飘过来的,碰巧而已,于是他重新坐下,心情在经过这么一番起伏之后,此刻也不愿意再多想什么。不过刚坐下没多久,铁门就响起一阵敲门的声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不耐烦地说:“干嘛啊?这么晚了,你不给我吃东西喝水就算了,你还不让我睡觉啊?”可是门外那人却说道:“大犇,是你在里面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话之人,正是木言几。马大犇预料到木言几会来救自己,却完全没有想到木言几会直接出现在门外。毕竟以马大犇的角度来看,门外是守着一个小混混的,难道说刚刚在悄无声息之间,木言几已经将这家伙解决了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实在木言几调查到修理厂的位置的时候,就一路追了上去,但是他在距离目的地之前一段距离就下车了,然后尽可能不被发现地找到了这家修理厂。修理厂的外观看上去非常普通,只是生意仿佛不怎么好,木言几守了很长时间,也没见几台车进出过。可是远远观察的木言几发现,修理厂里还是聚集了一些人,而这些人既不是工人也不是来修车的,根据之前调查到的消息综合起来一分析,木言几就推测,当下周强就在里头。 稻草人书屋

以木言几的手艺,其实想要混进去很容易,毕竟这堆小混混里,没有一个人认识自己。可是他并不知道马大犇被关在什么地方,就算是贸然强闯,并且顺利地把马大犇救了出来,周强没有被搞定之前,也总是会后患无穷。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次的突发状况,实际上全盘打乱了木言几的调查计划。他原本想把这背后人物之间的关系整理清晰后,就能够得到一个大致的结论,再往这个方向去调查,辅以自己的玄学手段,应该会锁定真相,到时候是能够将这个犯罪团伙一举捣毁的。可马大犇的“言而无信”,让计划完全乱了,此刻还受制于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周强的车一直停在外面,那就是说周强还没有从修理厂离开。一直等到天黑之后,有人开始关卷帘门,木言几才远远看到周强上了自己的车,带着几个小混混离开了,却没有看到马大犇的身影,这就是说,马大犇是被关在修理厂里的某个地方了。而最后关卷帘门是从门内关的,所以木言几知道,现在修理厂里还留有别人,至少一个。

daocaorenshuwu.com

他还是没有轻举妄动,等待的时候,就观察了附近的地势。这个修理厂位于一个十字路口不远处的一条支马路内,再继续往里走,就是一排还没有拆迁的平房,由于修理厂距离路口和平房区都有一段距离,所以就算关了人在里头,除非走到跟前,否则叫破了嗓子,也没人会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