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二章.梦里梦外

对方的这个动静,马大犇是感觉到了的,但是由于脑震荡,处于浅睡眠状态,却有些分不清虚实,于是他还认为自己是在做梦,反正也不痛不痒的,也就没有反抗。他就这么继续睡,也不知过了多久,马大犇的耳朵里,却传来一阵女人的哭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种哭泣显得绵长,情绪上来听,似乎透着一种悲伤。不仅在哭,还有那种因为哭泣而堵塞鼻腔的呼呼声。马大犇心想这声音怎么这么熟啊,很像小时候看过的鬼片啊。那些鬼片里,女鬼的出现往往都是伴随这这么悲戚的哭声,是不是还用那种极为诡异的声线说一句:“我死的好惨啊…”之类的。马大犇对鬼片是又爱又怕,每到关键镜头的时候,他总是会下意识地避开眼神,但却忍不住悄悄用余光偷偷瞄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梦可挺真实的啊,也不知道这女鬼长得好不好看。在自己的“梦境”里,马大犇仿佛在一个四周围黑漆漆,但脚下却踩着冰凉的水的环境里,水大概只有不到一公分的深度,他光着的脚丫子难以区分水下的地面究竟是沙土还是石头,只是觉得有些冰凉。而周围完全看不清任何东西,唯一的光线是从自己的头顶照射下来的,好像上帝的光芒一样。这女人的哭声又像是从一个方向传来的,又像是从四面八方而来,于是马大犇开始环顾四周,试图寻找到一个女人的身影,可是脖子都快转断了,却什么也没有找到。他在梦中大喊着:“是何方妖魔鬼怪,赶紧给你马爷爷现身!” daocaorenshuwu.com

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嗓子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紧紧箍住了一样,自己张大了嘴巴,也卯足了劲,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喉咙里好像压着一块大石头一般,自己那呼喊的气量,无法重开这块石头。于是这个时候,他开始有些惊慌,双手握紧拳头,也不再呼喊了,只是警惕地观察着周围,以防不知道从哪个方向,突然冲出来一只肤色惨白,甚至有点发青,没有眉毛,涂红了嘴唇,头发又长又直,双手指甲尖厉,一看就不好惹的红衣女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跺了跺脚,好像电影里那些一眉道人们一样,心中默念“师父上我身!”伴随着跺脚的动作,还溅起了不少水花,那画面简直美极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在这时候,马大犇的背后忽然一阵气流涌动的声音,好像是有什么人在自己的后脑勺那里吹了一口气,他迅速地转头,却什么也没有,耳边那女人的哭声还在继续,不过她听上去鼻塞挺严重的,应该哭得有些惨烈。诶?鬼还会鼻塞吗?算了不管了。马大犇自己跟自己的内心对着话,突然,自己的肩膀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摸了一把,接触到自己身体的时候,让他忍不住半个肩头突然感到一阵酥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样的感觉很像是被人撞到了麻筋,那瞬间的酸爽,简直耐人寻味。马大犇知道,现在所有的动静都是那个女鬼弄出来的。可她竟然好像是在跟自己捉迷藏一样,既让自己知道她的存在,却就是不让人看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也懒得再摆架势了,心想自己必须要想个法子将这家伙逼出来,于是他伸手到自己的裤兜里,摸到一个核桃大小的圆圆的东西,拿在手里一看,哇塞,这玩意竟然闪着五彩的光芒,上面还歪歪斜斜地写着几个字:猛鬼现身丸1998。这1998大概是这颗丸子的编号吧。于是马大犇抓着丸子,当那鬼哭狼嚎的声音再一次响起的时候,他猛地将丸子往地上一砸。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哗啦啦一声,丸子在积水的地面上冒起阵阵白眼,鼻子里也问道一股子腥臭味,这种味道马大犇似乎闻过,很像是小时候跟邻居家的猫打架,被猫呲牙咧嘴的时候问道的那种示威的味道。而在弥漫的白烟里,马大犇继续东张西望,很快,他在烟雾里找到了一只红色衣袖的手,马大犇一个箭步上前抓住了这只手,哈哈大笑道:“现身了吧,我看你还能躲到哪儿去!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那人竟在灯火阑珊处”诶?这词儿是这么接的吗?哎呀算了管它呢!马大犇顺势一掌劈了过去,嘴里还沙哑着嗓子大喊道:“妖孽!受死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女鬼被这一拉,转过身来,可当马大犇看清他的脸的时候,却吓了一跳,这有着女鬼身子的脸,却是莫郎中。马大犇慌张地一掌劈空,还没来得及惨叫出声的时候,女鬼用极其浑厚低沉的男声说道:“兄弟,你安心去,一路走好!”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声音耳熟,却不是莫郎中的,有些像是木言几的,马大犇心想,这特么什么乱七八糟的!意识刚刚到这儿,他猛地惊醒了,睁开眼睛,却看到自己的脸上被床单给罩住了,意识到自己在做梦后,马大犇本来还放心了不少,不过那女人的哭声在自己醒来后仍然继续着,这一下,马大犇可真是吓坏了,什么脑震荡,什么脖子骨折,什么重伤轻伤,都特么见鬼去吧!马大犇不顾一切地伸手,一下子撩开了床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