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一章.凶多吉少

这通有点心急火燎的电话,让王雷有些搞不懂。不过以一个老刑警敏锐的嗅觉来说,他还是迅速察觉到马大犇背后似乎遇到了一些危险的事。于是在电话里,王雷追问:“大犇,发生什么事了?什么东西这么重要,我在家呢,你直接来吧,到了再当面说。”

稻草人书屋

马大犇回答道:“雷叔,你就别问这么多了。我也不来你家,我等一下把给你的东西放在莽子那里,你赶紧去他那里拿一下,我还有别的事。”马大犇故意不告诉王雷,因为王雷如果知道了,这就是个大案,会整出很大动静来的。以马大犇的判断,此刻放置炸弹的人多半就是刘浩,而他估计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发现了,所以现在无论如何,都不能打草惊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雷有些着急,语气有点严肃地问道:“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你可别瞒着不说啊,我们是警察,我们可以保护群众的!”马大犇说:“雷叔,你就先别追问了,这件事我肯定会告诉你,但是不是现在。你现在动身去莽子那里拿我留下的东西,记住,一定要查验指纹!不是我不告诉你,是我现在说不清楚,这当中有些事情,我根本就想不通为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也有点急了,同时也很迷茫,他说的的确是事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今天在自己家找到炸弹这件事,都显得有些巧合,甚至是冥冥之中发生的。如果木言几当天不把EMF交给自己,自己也不会拿出来修,也就不会察觉到异常的磁场。所以此刻他很困惑。炸弹是由电池加大电阻后连接电路板制作的,原则上来说,的确能够发出比较强的磁场,而EMF的原理,实际上跟扫雷兵手里拿着的金属探测仪差不多。但恰好的是,今天却是马大犇母亲的忌日,磁场也的确是从母亲的遗像前被发现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再加上插不上香,香熄灭等种种奇怪的现象凑到一起,一向只信奉科学的马大犇,此刻开始有些动摇了。他有一种感觉,仿佛是去世很多年的母亲,知道了他有危险,冥冥之中在保护着他,于是用这样的方式提醒他注意,并指引他找到炸弹。他也知道,这个想法毫无根据,在唯物论的世界里,虽然能量是不灭的,但是能量并不具备思维,更加不会有如此明确的目的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马大犇迷茫了,他既不能说服自己相信那就是母亲在保护自己,又不愿意否认这种温暖的感觉,矛盾下,他挂上了电话,在去往李茫家里的途中,默默流下眼泪。马大犇告诉自己,当下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等这件事过去,再慢慢查出真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这件事能够过去的话。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李茫由于高考失利,于是再重考一年,如今的他,也正是在考前冲刺的阶段。据说为了让儿子能够考好一些,李茫的妈妈每天都给他弄了很多补充营养的东西,他爸天天在家给他砸核桃。于是原本块头就比较大的李茫,被养得更胖了一些。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到了李茫家楼下,马大犇叫他下了楼,然后把那节电池用纸巾包了一下递给他,告诉他等一会王雷会过来拿,原封不动交给他就行。递给李茫之后,马大犇就匆匆离开了,留下李茫在楼下一脸茫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立刻又给木言几打了电话,不过这次却没有隐瞒,如实讲了自己今天发生的事。电话那头,木言几听到之后也非常震惊,他让马大犇不要着急,现在就打个车来家里,趁着现在时间还早,想想办法。木言几还说,在等马大犇来的时候,自己会先起个局,试试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眉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口中的“起局”,是玄门的一种手艺,大致上是根据时间结合事件,再配合一个随机的数字或者汉字,经过排列的方式得到一种相对缩小范围的结果。古时候人们常说的“掐指一算”就是指的这个。早在三国时期,诸葛亮在行军打仗之前,总会这么“掐指一算”,称其为“马前课”,在玄学当中,有个专属的名称,叫做“小六壬”。

稻草人书屋

马大犇曾经和木言几讨论过“小六壬”,这大概是马大犇为数不多能够接受木言几手艺的其中一种。因为马大犇看来这种测算方法和所谓的“算命”还是有很大区别的,算命是讲一些还没有发生的事情,可是当被算的人接收到这样的讯息的时候,往往会下意识地被影响,会对自己未来的行为有一些心理上的暗示,于是有些人就开始觉得算命很准,但其实大多数情况并非如此,算命究竟准不准,木言几相信是有高人在的,但这些高人,基本上也无缘得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则认为“小六壬”更多是一种计算方式,是一种概率算数。有点类似于排除法,它之所以给人的感觉玄妙,是因为古人创造这样的方式的时候,语言的表达或是理解并没有到达如今社会的高度,所以会假借一些听上去非常不理性的口诀,实际上口诀并非影响结果的依据,口诀更像是一部字典的索引,是一种缩小范围,简便查找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