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四章.重回旧地

这些年以来,马大犇跟着木言几跑过不少案子,大多数情况下,他是以一种研究的心态,并不能帮上多少忙,顶多也就打打杂而已。但他深知木言几是个老江湖,并且没什么规矩,为了让目的能够达成,木言几可以做许多平日里大家想都很少去想的事情。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例如他会谎称身份,马大犇亲眼看到过他有六张不同名字但相片都相同的身份证,当然,都是假证。又例如他还会冒充成各种人,为了了解更多,从而去跟各种各样的人聊天,而聊天的目的却只有一个,就是套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有一套自己套话的技巧,当他心里认定一个怀疑的时候,他会跟相关的人说得与这个怀疑相差很远,甚至荒唐,于是会引发对方的反驳,这反驳的过程,事实上就已经告诉了他想要的真相。如果说理论知识和科学道理的话,木言几根本就不堪一击,但论到实战和江湖经验,马大犇却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马大犇跟着木言几慢慢地走着,每一步都放得比较轻。走到走廊尽头后,木言几做手势让马大犇停下,自己却用耳朵贴在墙上静静听着。由于没有什么分岔路,两人就这么走走停停,不一会就到了夜店靠近健身房的区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之前来过,知道这个健身房的隔壁,就是当年出事的那个游泳池。而游泳池的隔壁,就是更衣室,再隔壁,就是夜店的大厅。在大厅的另外一侧,则是酒吧、KTV,以及包房。木言几起初进来探路,却没有走到那么远,于是当两人慢吞吞挪到大厅的时候,声音已经没办法听得很清楚了,因为户外车辆和行人的声音,对他们形成了干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说不上是好事还是坏事,但在木言几看来,自己听不清屋里的声音,如果刘浩此刻在这里的话,他也是听不见自己的声音的。于是趁着微微的嘈杂,木言几点烛焚香,唤出兵马。漆黑的环境下,根本看不清烟雾的走向,于是木言几取出罗盘,用罗盘来跟踪兵马的行动路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知道,此刻就算EMF带在身上,木言几也是不会用的,因为那声音太大,在这狭小的环境里,很容易就会引起别人的警觉。他就这么默默地跟在木言几身后,双手握着拳头,提防着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的危险。这些年以来,马大犇已经很少会打架了,也不知道自己那点三脚猫的功夫,究竟还能不能顶用。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绕了一圈后,木言几的兵马自己回来了。那意思非常明确,这个地方没有人,这也让木言几和马大犇都放心了不少。由于并不清楚刘浩是从来没来过还是临时出去了,木言几认为此刻应该找寻一下有没有其他人进出过的痕迹。很快他们就在地上找到了一些塑料袋和零食的包装袋,上面没有积太多灰尘,这就意味着是最近才丢在这里的。这个发现让他们几乎确信,刘浩一定来过,并且很有可能就藏身于此。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们找到了一个大包房,里面的沙发都是用布幔子罩着的,唯独有一个长条椅上的布幔子是被掀开的,上面还留有被重物压过的压痕。桌上有一个杯子装的蜡烛,烛芯已经烧尽了,但是木言几伸手按了一下里面剩下的蜡,并非那种天长日久后变硬的触感,而是有点软软的,于是他对马大犇说:“找到了,那家伙肯定是在这里住。”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马大犇问道:“那咱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报警让警察在附近埋伏,等他再现身的时候,就直接给抓了?”木言几沉默片刻说道:“抓是一定要抓的,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你想想,这家伙是多精明的人,又当过兵,反侦察能力一定很强,如果他意识到一个地方有危险的话,那肯定不会出现,甚至有可能铤而走险,做出更可怕的事情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停顿几秒后接着说道:“咱们现在需要的不是去刺激他,而是让他觉得安全。只有这样的前提之下,他才有可能重新回来。我们在这里藏起来,等他回来就是。到时候趁他不注意,咱们俩一起把他给制住了,再让警察来收拾残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很显然,木言几对警方有种莫名的不信任,却不得不在最后的关头依赖警方。马大犇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会造成木言几的这种想法,此刻却也不是发问的时机。只是说道:“可是他如果不回来怎么办?从概率的角度来说,回来或者不回来,其实可能性都只占到百分之五十,假如他设定的炸弹爆炸时间就是今晚,但是今晚却没爆炸的话,那么他就有可能想到我们已经发现了,这时候如果我是他的话,我就会选择逃跑,至少要藏一段时间。而如果爆炸了,警察肯定会调查,出这么大的案子,肯定是全城戒严,那他逃跑不就更加理所当然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