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五章.藏了起来

木言几想了想,然后说道:“我现在确定的是刘浩肯定会再次回到我们当下的这个包房里,而这里虽大,却不好藏人,咱们也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回来。我们就藏到隔壁或者对面的包房,他如果回来,咱们也能听见动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罢,木言几从包里摸出一个带把手的摇铃,大约有一个火柴盒的大小,看上去似乎是个玩具。木言几对马大犇说道:“这个铃铛,叫做傩铃,是苗人的东西。苗家有几样绝学,其中一种就是控铃。等一下我会放出兵马,守在进出这里的必经之路,如果有人进入,铃铛会响。”马大犇有些不解,于是说道:“这是什么原理?这铃铛我看起来是一个纯物理结构的东西,就算金属带有磁场,也不至于能够发出响声吧?再说了,到时候铃铛响起来,咱们不也暴露了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木言几面色有些骄傲,然后说道:“臭小子,虽然我钦佩你的学问,但是你要明白,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东西是你所不知道的,不懂不代表不存在,你不是一直质疑兵马的真伪吗?我是个用兵马的高手,这么些年下来,你见过我失手吗?” daocaorenshuwu.com

这倒是真没有,对于兵马,马大犇一直都觉得若有似无地存在着。更多情况下,他认为那是一种被某种方式操纵的电流现象,只不过自己不知道这方式究竟是什么罢了。毕竟电流磁场是可以被很多东西影响的,例如温度,传播介质,空气密度,甚至是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不过既然木言几这么有信,以他对木言几多年的了解,知道此人虽然本领高强,可却是个谨慎的人。按照木言几自己的说法,年纪越大,就越胆小,不是怕是死,而是怕死后的那个世界,就像是在夜路中遇到一扇关闭的门,不知道打开门后会遇到奇妙时间还是万丈深渊,于是站在门前犹豫了很久。他有顾虑,这样的顾虑或许是自己的生命,也许是武先生,或者是赵春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基于此,马大犇也点点头,摸出手机看了下时间,此刻距离午夜大概还有半小时左右,于是就跟着木言几在旁边的一间不算特别大的包房里躲了起来。关门之前,木言几在门口留了一个小缝,然后放出兵马,做好准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说是藏,但二人其实只是在包房里靠着墙坐下。在这等待的过程里,虽然大家都有些疲倦,却谁也不敢睡觉。于是马大犇告诉了木言几今天白天的时候,自己给母亲上香的时候遇到的那些古怪事情。并且说了自己现在很怀疑发现炸弹是母亲亡魂的指引,否则为什么会这么巧。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其实是马大犇心里的疑惑,即便自己无法说服自己相信,可它曾那么真切地发生在自己的眼前。木言几看出他心里的矛盾,于是说道:“大犇,你不是说很多事情是殊途同归的吗?在我看来,冥冥之中似乎你的母亲在保护你,但也并不排除是EMF帮你找到了炸弹,说穿了,还是你自己救了自己。”木言几顿了顿说道:“我知道你们学科学的人是需要逻辑和科学依据的,但是我们这些人,只讲因果,而且我是信现世报的人。今天发生的这些怪事,不但救了你,还指引着你来到了这个地方,在我看来,这是老天爷要让你找到一个答案。” 稻草人书屋

木言几的右手握着铃铛,大拇指放在了铃铛口,抵住了小摆锤,为的是等下如果铃铛动起来,不至于发出声响,但自己的手指却能感觉到。他接着说道:“大犇,今天我陪着你来冒这个险,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人特别仗义,肯为朋友出生入死,两肋插刀?”马大犇点点头,他很了解木言几,虽然算不上个好人,但肯定是个好战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说道:“其实不全是,今天你来找我的时候,我第一时间告诉你的就是凶多吉少,这真不是吓唬你。我并不想冒这个险,也不希望你来冒险,可我认为既然因果将你带到了这里,那必然是有一定理由的。倘若老天爷要你死,为什么还让你发现炸弹呢,直接炸死你不就完事了吗?那么既然你发现了,也保住了小命,这说明你还有没有做完的事,虽然咱们不知道是什么,但一定是需要继续下去才能够有结果的。所以我来了,我来是帮你的,不是来救你的,明白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番听起来有些宿命,却又有些哲理的话,让马大犇思考了很长时间。他想起了中学时期,语文课堂上的一篇古文。那是孟子写的,其中一句话,人尽皆知: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苦其心志。意思大概是说,要成为一个能堪“大任”的人,必须比别人多付出很多的努力。这是直译的结果,可换个角度理解,这些所比别人更多的努力,其实可以算作是“磨难”的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