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九章.危险之中

映着火光,马大犇和木言几也终于看清了刘浩的脸。比起几年前,他显得苍老憔悴了许多,从前那个一直是笑面虎形象的他,如今脸上却没有了那种虚伪的笑容,剩下的,就只有仇恨的目光和冷漠的表情。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刘浩冲着木言几说道:“木大师,这么些年了,你看起来没怎么变啊,想必日子过得不错是吧?”木言几面对他的嘲讽调侃,并没有回答,看着刘浩的脸,他也知道,这些年以来,他过得并不怎么好。不过此刻他想得更多的,却是刚才刘浩那一句威胁的话,他根本没打算让二人活着离开。马大犇或许已经打算鱼死网破,但木言几却在思索着脱身的办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人就是这么奇怪,越是想要找到办法,却越是容易将自己的思维禁锢起来。尤其是当面前还有一把枪对准了自己的时候,他根本无法静下心来思考问题。就在这时候,刘浩突然说道:“木大师,我知道你是有本事的人,你的那些本事,我可不敢乱招惹,所以趁着你来没给我作妖作怪,麻烦你把你身上的东西都给我丢过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完刘浩的枪口一晃,朝着他身上的包指了指。木言几一身的本领,基本上全部仰仗着包里的这些东西,如果将包给了他,那么自己所能够控制的,仅仅只有手上那一支兵马,就好像之前说的那样,这队兵马未必就能帮上忙,如果将东西给了刘浩,基本上等于投降认输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刘浩见他迟疑,于是加重了语气说道:“怎么了?听不懂中国话啊?我让你把你身上的东西都给我丢过来!我警告你啊,别跟我耍花样,我今天既然敢回来,就没我不敢做的事!”木言几面露焦急,却仍然不甘心将身上的东西取下。刘浩见状,也不跟他废话,枪口一歪,朝着马大犇身边的沙发靠背上,就崩了一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刻只有刘浩知道,他的子弹没剩下几颗了。不过这一枪他必须得放,如果自己迟疑的话,以眼前两人的聪明,很可能就会察觉到自己其实没几发子弹。这一枪之后,木言几也没办法了,于是取下自己的包,朝着刘浩的脚边丢了过去,然后再度举起了双手。刘浩看木言几的衣服上,还挂着一个葫芦,于是对他说道:“把你衣服口袋里的东西也掏出来,包括那个难看的葫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和木言几都知道,那葫芦里装着的,是木言几从各个地方收集来,循环周天,修行换取超脱的亡魂。这也是木言几最后的筹码,一旦失去这个葫芦,他基本上就成了一个普通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然满心不甘愿,可是畏惧子弹,木言几只能从包里掏出自己的手机和钱夹,也丢了过去,然后从脖子上取下了葫芦。不过却没有将葫芦丢过去,而是弯腰放在地上,然后用脚轻轻一捅,让它滚了过去。此刻的木言几,和寻常人无异,就连手上的那队兵马,也因为失去了葫芦在身边,变得微弱不堪。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刘浩这时候从自己的背包里摸出了绳子,这是当天安置炸弹的时候,用来当安全绳用的。他将绳子丢到了木言几的跟前,对他说道:“木大师,再劳烦你一下,帮我把这小子反手捆了吧。我知道他鬼主意多,不捆上,我可不放心。”无奈之下,木言几只能把马大犇的手反到身后,然后将他绑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大骂道:“姓刘的,你怎么这么怂啊,是要绑着我你才敢开枪是吗?怎么着,怕我躲子弹啊,我特么又不是黑客帝国。”此刻的马大犇,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他唯一的心愿,就是能够让木言几逃出去。于是他不断用言语刺激着刘浩,希望刘浩能够将精力放在自己的身上,这样木言几或许也能趁着这个间隙,想到离开的办法。 www.daocaorenshuwu.com

可是刘浩混了这么多年,哪里会看不出他这种幼稚的把戏,听马大犇这么说着,刘浩咧嘴冷笑了一声,然后说道:“行了,别垂死挣扎了,我说了,你们今天谁也出不去,你说这些话,无非就是想让木大师脱身嘛,你觉得可能吗?而且你说话讽刺我,不就是希望到时候死得痛快一点么?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这么容易就死的,我要慢慢折磨你,我要让你知道,出卖背叛我的人的下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在这时候,一阵叮铃铃的声音响起,那是马大犇裤兜里的电话。当下的时间已经是凌晨,通常来说,若非是紧急万分的事,没有人会在这个时段打电话。于是这通电话也引起了刘浩的警觉。他见马大犇被绑上了,然后木言几又举着手站在一边,眼前的两人对自己的威胁几乎没有,于是他用枪指着木言几,走到了木言几的身边,然后用枪顶住他的脑袋,恶狠狠的说:“你,把电话拿出来,让马大犇接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