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二章.重燃希望

说话的人,正是木言几。虽然中了一枪,但好在并未打中要害例如动脉血管。加上子弹是直接穿透了他的大腿,并没有嵌入到肉里,虽然腿已经肿起来很高,但这点时间里,还暂时没有引发感染。但他仍旧处于一个失血过多的状态,由于手被捆住,也没有处理伤口,所以血还一直在流,只是速度比较慢,再这样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掉。

www.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本来不知道木言几的死活,因为从自己苏醒过来后,就一直在被刘浩各种挑衅刺激着,即便是现在,他也仍旧感到一阵头疼。听见木言几说话,马大犇算是稍微从愤怒和绝望当中,恢复了些许神志。他压低了声音对木言几说道:“木大哥,你没事吧,咱们俩都被绑住了,关在厕所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阵轻微的窸窸窣窣,好像木言几正努力试着调整了一下身体的姿势,然后他问马大犇道:“我们怎么到厕所里来了,我昏过去多长时间了?”马大犇说:“这个我也不知道,你中枪之后就昏倒了,我本来趁乱想要跟刘浩拼命,但是他躲开了,我被海扁了一顿,后来我也晕过去了。”从木言几的言语中马大犇得知,自从先前晕倒后,这是他第一次醒过来。 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说:“大犇,我的腿完全没有感觉了,就觉得腰部以下都很胀,我自己的身体我是知道的,我现在头晕眼花,说话都没什么力气,只怕是…只怕是撑不了太久了。你要是有机会,一定要逃走,也别给我报仇了,死了干净。”马大犇说道:“木大哥你别说这种话,要逃咱们一起逃。现在我们俩被绑在一起,手都被栓在水管上了,你不是还有一队兵马吗,能不能使唤使唤,让它帮我们解开绳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嘿嘿笑道,虽然马大犇根本看不见他,但是也能感觉到,他正在虚弱地摇头。木言几说:“没用的,我的兵马大部分都在葫芦里,手里这点别说解开绳子了,就连让我们感知到,都有些困难呢。不如趁现在我还活着,早点放了吧,让它们换个地方修行。”木言几的这番话,听上去似乎是也放弃了挣扎,打算认命了。原本马大犇也是认命了,可是当刘浩拿出笔记本的那一刻,他从没这么强烈的想要活下去的欲望。可是木言几说的也的确是事实,如今二人手无寸铁,还满身是伤,连绳子都没办法解开,拿什么跟有枪的刘浩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对木言几说:“真的就没有办法了吗?难道咱们就这么窝囊地死在这厕所里?”木言几仿佛也释然了,他虚弱,但显得语气轻松,对马大犇说道:“大犇,你我一见如故,虽然岁数相差不少,但我一直拿你当我自己的亲兄弟。如今这命怕是到头了,坦率地说,哥哥我是个怕死的人,可我更怕的是,生不如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舒出一口气,仿佛释下了重担一般说道:“阴阳路不好走,我走了一辈子,如今自己也要上路了。兄弟,你别怕,哥哥陪着你,咱们做个伴,也不算孤单。这人生啊,也不过如此了,昨天还想着日子怎么过,想得兴致勃勃的,没想到今天就死到临头了。从小就无依无靠,被武先生捡了来养着,也没指望能有多大个出息,做到这个行业,钱没挣几个,人倒是得罪了不少,也罢了吧,今天我木言几也算是一并以死相抵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虚弱地说着,好像是在交代后事,这番话在马大犇听起来,却是那么悲壮。他知道,木言几之所以会在这里受苦受难,完全是因为对自己的仗义。他其实可以不赶这趟浑水的,或许现在正开开心心地过着自己那有些迷茫,但却轻松的日子。想到这里,马大犇有些感慨,于是对木言几说道:“哥,别说灰心话,还没死呢,别放弃希望。”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木言几不说话了,沉默了好长时间,突然马大犇鼻子里闻到一股臭鸡蛋的味道。这个味道他很熟悉,他知道,木言几是要把自己手上仅存的兵马释放出来,如他说的那样,让它们换个地方修行。这里虽然被查封了好几年的时间,但是厕所里那种独有的水臭味依旧存在,此刻混合了这种臭鸡蛋味,更是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可这样的不舒服的感觉,却是提醒着二人此刻还活着的依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木言几唤出的兵马,却突然在二人身边燃烧了起来,变成那种淡淡火光的“鬼火”。大概是因为厕所里相对潮湿,于是这些鬼火燃烧地仿佛也旺盛了点。即便火光非常微弱,但是在这样全黑的环境里,还是会有些刺眼。借着这光线,马大犇和木言几对望一眼,看到对方那狼狈的样子,突然觉得有些滑稽,于是都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