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三章.烧断绳子

在经历了恐惧、绝望、放下,释然之后,木言几这个信命的人,原本已经打算从命了。尽管这一切跟自己起初的预测有些偏差,但是在他看来,眼下自己身上中枪,原本就危在旦夕,能用的东西也都不在身边,无法自保,除非是刘浩自己蠢到犯下致命错误,否则的话,自己必死无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在基于这些前提之下,任何一种死法,或是死在哪里,对他而言仿佛是没有区别的,可马大犇的眼神,却在告诉他,他们仍然没有输,还有翻盘的可能性。这无疑是给木言几重燃了希望,他素来都知道马大犇学问高,鬼点子也多,并且不算个浮躁的人,他既然有这般信心,或许就真的有戏。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于是木言几脸上也露出欣喜,然后说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可以试试!”于是他集中精神,默念咒语,虽然自己的手被绑在了一起,但是手指还是能动唤的,就这样,木言几操纵鬼魂,朝着拴住两人手的绳子飘了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根绳子因为拴住了两个人,所以中间所留下的空隙非常狭窄。鬼火的大小,差不多有一颗核桃般,而且轻飘飘的,随便吹一口气,都能够让它改变轨迹。两人手之间的绳子,是在水管的后方,鬼火想要飘进去,这种温度必然会烧伤至少其中一人。可眼下两人都知道,如果说这点痛都不能忍受的话,那就根本不要去想能不能逃脱的问题了。于是当鬼火飘向绳子的时候,马大犇看着木言几坚毅的点点头,那意思是说,我不怕疼,你尽管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1994年上映的电影《大话西游之仙履奇缘》里,周星驰扮演的土匪头子至尊宝遇到了前世恋人白晶晶,菩提老祖为了救他,不惜让自己的手被三味白骨火狠狠烧了一阵。虽然那只是一部搞笑电影,但从菩提老祖当时的表情来看,就算是神仙,也受不了火烧的滋味,那更何况是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加上鬼火的燃烧介质主要是磷化物,这和普通的火苗又有区别,磷化物烧伤肌肤后,会留下一些化学物质,这样的疤痕是比一般的疤痕更难恢复的,对于马大犇来说,他似乎并不计较,因为如果活不下去,烧成什么样也就无所谓了。于是当鬼火靠近,他的手腕上感到一阵灼热,接着就是剧烈的疼痛,很快他就闻到了一阵皮肉被烧后的那种呛鼻的味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努力地忍着,可这样的痛苦需要很大的耐力才行。这时候他不禁想起了为了掩护战友而被火烧死的烈士邱少云,虽然不敢自比民族英雄,但如果这点伤痛都耐受不住的话,也就不必指望能从这里逃出生天了。 daocaorenshuwu.com

鬼火的燃烧,持续了大约几十秒,每一秒对于马大犇来讲都是一种煎熬。同样煎熬着的,还有木言几,因为虽然烧到更多的地方是马大犇的手腕,可是自己的手腕也隔得很近,也因此被烫伤。人在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身体会本能地做出自我保护的措施,于是鬼火一边烧着绳子,马大犇和木言几分别朝着两边拉扯,绳子被烧断的速度,也就因此快了一些。记不清过了多久,大概也就短短几十秒,“噗”的一声闷响,绳子被烧断了,找烧断的一瞬间,木言几立刻撤开了鬼火,让它飘荡在空中,权当做照明的工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挣脱后,顾不得自己的手腕上已经被烧出了好大的一片水泡,赶紧松开了绳子,并给木言几也解开了绳子。木言几很虚弱,就算是挣脱了,他还是瘫软在地上。马大犇检查了一下他腿上的墙上,虽然血已经不像最初那样一股一股往外冒,但是还是不断在缓缓流出来,这意味着伤口并没有凝结,需要止血。于是马大犇让木言几忍住痛,用刚才烧断的绳子在木言几伤腿上方大约两寸左右的位置,狠狠地绑了起来,让血液尽量少地循环到腿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笑着对木言几说:“哥,还记得吗?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也断了腿,当时是你帮我做的夹板固定,今天算是我还给你了。”木言几嘿嘿一笑,他当然知道马大犇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但是更多却觉得这依旧是一场因果,只不过他并没力气说出口罢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处理好伤腿之后,马大犇拖着受伤的身体,尝试着尽量小声地靠近关上的厕所门,他用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下,除了那种嗡嗡声之外,他还听得到刘浩翻动纸张的声音,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应该是刘浩在看褚洧洧的那个笔记本。想到这里,马大犇立刻想到刚才刘浩那变态的一幕,心里有些愤怒,但此刻他必须冷静,必须找到离开这里的办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借着鬼火的光,他观察了一下这个狭窄的厕所。除了一个洗手盆和一个马桶之外,就只剩下当时被查封时候留下的一些卫生纸和洁厕灵。马大犇轻轻掀开马桶盖,伸手进去摸了摸,发现马桶里虽然有一条水线,但是却没有任何的水。想必是当时查封后,这里断水断电,原本能留在这里的水,经过这几年后,也都干尽了。没有任何锐利的东西可以用来防身,木言几现在已经基本上动不了了,而自己刚才也被揍得很惨,浑身疼痛,就算此刻有个趁手的东西,自己都未必是刘浩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