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五章.开始反击

马大犇装腔作势地哈哈大笑说:“我都被你弄成这幅德行了,我还能耍什么花样,反正你也不打算让我们活着离开,临死之前,我也不想过得糊里糊涂的,怎么样?别废话了,你想不想知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刘浩再度沉默,很显然,马大犇说的这些内容对他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他会想要知道事实的真相,即便这并不能改变什么结果。片刻之后,刘浩说道:“那你既然想说,那就说啊!”马大犇说:“我也不求你放了我们,只求你在我说之前,给我们一口水喝,这要求不算过分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完这句,马大犇冲着木言几使了个眼色,那意思是让他做好准备。木言几点点头,表情认真起来。只听见刘浩走到门边,隔着门对马大犇说道:“臭小子,你可别跟我使诈,给你喝了水,你老老实实说,我承诺给你个痛快。”他拍了拍门然后说道:“等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接着脚步声传来,仿佛是他去什么地方弄水去了。这里早已断水断电,但刘浩既然在这里躲藏,肯定是准备了饮用水的。很快,他的脚步声又越来越近,马大犇跟着紧张起来,他做好架势,轻轻地将手里的瓶子盖拧松,然后拎在手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厕所的门是那种圆球状的门把手,原本它的反锁是从里往外的,但是刘浩在清洁工的杂物间里找到了钥匙,从外头给锁上了,于是当他开始开锁,拧动球形锁的时候,发出了咔咔咔的声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刻时间仿佛变慢了,马大犇和木言几都非常紧张地准备着,当门终于打开一道缝隙的时候,马大犇按照之前想要的办法,先是狠狠一脚踹向了门。哐当一声,刘浩被迎面打开的门撞得后退了两步,很显然,他根本没有料到马大犇和木言几居然会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弄断绳子。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马大犇大喊一声:“就现在!”话音刚落,嗖嗖两声从马大犇的头顶传来,声音很小,但却听得很明显。那是木言几得令后操控鬼火扑向刘浩的声音,刘浩在门被撞开之后,虽然一个趔趄,但是军人的底子让他在极短的时间里,就意识到这是马大犇在耍花样了。他从来都不是一个没有准备的人,只是有些出乎意料罢了。于是在后退的过程当中,刘浩一边踉踉跄跄,一边伸手到自己的后腰上去摸别在上面的手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刘浩的动作,终究是没有鬼火来得快,在他刚刚摸到枪的时候,就感觉到眼前一阵突然的火光,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这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他的眼睛就感到一阵灼热感,本能之下,他闭上眼睛,鬼火烧在了他的眼皮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刘浩慌忙用其中一只手在眼前挥舞着,就好像驱赶蚊子蜜蜂一样,尽管他并不知道这火是从哪里来的,但是他的另一只手,却仍旧摸出了枪来。由于不敢睁眼,因为眼睛是很脆弱的,这种温度下的灼烧,一下子就会瞎,马大犇见他手里握着枪,但是却无法瞄准,立刻伸手抓住了木言几的肩膀,将木言几推出了厕所门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本来就有伤,一只脚根本站不稳,这么一推之下,他就在门外摔了个狗吃屎,虽然这样的摔倒并不会受伤,但是原本有伤的他,还是会牵扯伤口,发出剧烈的疼痛,于是他忍不住哼出了声。

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害怕木言几这一声哼哼,会让刘浩直接根据声音判断补上一枪,要知道这种退伍军人,即便是在目不视物的情况下,单手也是能够拉开枪械的保险的。于是他不等刘浩有反应的时间,一下子将手里的瓶子狠狠砸在了马桶上。这么做是为了在撞击的过程中,释放出氯气来,而同时,马大犇忍住身上不同程度的疼痛,微微猫着身子朝着厕所外扑了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扑过去的时候,由于身体的晃动和精神的紧张,马大犇只记得那鬼火在面前晃啊晃的,而刘浩一边大叫着,一边试图将手枪瞄准厕所的方向,他知道自己中计了,打算凭感觉开两枪,这也是一种赌博了。 稻草人书屋

马大犇咬着牙,一下子拦腰就抱住了刘浩。刘浩不敢睁眼,但是这样的感觉很明显就能得知马大犇此刻的位置,但是他却不敢开枪,因为害怕这一枪下去,这么近的距离,可能会打中自己。于是他用枪把好像锤子似的,开始朝着马大犇的背心猛砸了下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被砸了两下之后,马大犇也意识到他不敢开枪绝不是因为没有子弹,因为如果是没有子弹的话,他一早就不会有拔枪的动作,想到这里的时候,马大犇微微侧头,算准了刘浩的下一个动作,在再度击打向自己的时候,他微微侧身,让开了这一拳,而这一拳用力过猛,导致刘浩身体出现了失衡。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也就是在这样的关头,马大犇抓住了机会,一下子将刘浩的手反着扣向了后背。人的手腕虽然是一个可以朝四周转动的关节,但是在手臂被制约的情况下,能够活动的范围就会非常小,不仅如此,原本抓握的力量也会因此丧失。马大犇小时候和别的孩子打架,比较常用的一招也正是这招,尤其是当他面对一些比自己块头大很多的人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