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八章.何为天意

而至于刘浩,情况就不那么简单了。由于吸入较多的氯气,刘浩始终处于一个昏迷状态,身体的各项指标,也都非常不稳定。按照医生的说法,他的肺部已经因为氯气而遭到了损坏,大脑也同样如此,当下他的情况,甚至比植物人都还要糟糕。 daocaorenshuwu.com

不过医生还说,消毒液混合了洁厕剂之后所产生的氯气,是非常危险的,好在马大犇当时用的那两瓶,都算是摆放了很长时间了,里面的化学物质经过液体的沉淀后,实际上稀释掉了一些原本的化学性,从而虽然产生了氯气,但是浓度却没有到致命的程度。但是由于刘浩被关在厕所里被迫呼吸氯气的时间比较长,多达一分多钟,他还是吸入了不少,这对他未来的身体伤害,已经是不可逆的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当马大犇得知,刘浩很有可能会一直昏迷,就算醒过来,也无法恢复到正常人的身体状态的时候,他虽然知道自己最大的心腹大患已经被解决,却对刘浩感到一丝内疚,毕竟自己是为了保命而做出了伤害他人的举动。王雷宽慰他,这只是自卫,不过方法不太常见罢了,已经叮嘱医生尽量抢救,毕竟刘浩身上的案子不少,如今总算归案,可不愿意让他失去交代真相的能力,更何况,这当中还很有可能包括了马大犇母亲死亡的那场爆炸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马大犇一直都待在医院养身体,同时配合警方交代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只是自己怎么发现那枚炸弹的过程,他有些含糊其辞,只是说翻找衣柜的时候偶然看见的,是一种幸运。而他的内心却始终摇摆不定,尽管那是几天前刚发生的事情,其余的一切记忆都是那么深刻分明,他唯独怀疑的,就是带着自己找到炸弹的,究竟是刚刚被自己修好的那台EMF,还是母亲忌日未走的亡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经过了十多年的理性教育,原则上是不允许马大犇有这种怀疑存在的,但那一切就恰好在那个时候发生了,即便从概率学的角度来说,这样的巧合似乎也不怎么理性了。同时自己的好友就是个这么不理性的人,他在探望木言几的时候,也与他讨论了这件事,原本以为木言几会斩钉截铁地说那就是母亲在冥冥之中保佑着他,可木言几却只是淡淡地微笑,然后说了句“天意如此”。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天意究竟是什么,马大犇一直都在试图去证明。有人对未来报以畏惧,或是希望改变当前,于是他们会不理性地去选择“算命”,如果说算命算的是未来的“天意”,那当这些人知道了自己的未来的同时,岂不是某种意义上改变了当前吗?那被改变了从前的未来,究竟还会存在吗?假设当天真的是母亲在保佑自己,那么倘若自己没在那个时候打开那台EMF的话,那也无法察觉到那异常的磁场现象,也就不可能找到炸弹,说不定当晚自己就随着炸弹一起灰飞烟灭,尸骨无存。那么自己打开EMF的这个举动,是不是一种“天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多年以来,这是马大犇第一次对自己所认识的这个世界产生怀疑,如果说木言几的鬼火、兵马、测算等等玄学手段都可以用一些科学道理,从另外的角度加以理解的话,那天意这种事,就真是没办法预料。马大犇思考了很久,却始终找不到一个能够说服自己的答案,他开始烦躁,又不愿放弃,思绪变得像一只追逐尾巴的狗,明明咬不到,却不甘心,于是再一次开始原地转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东方和褚洧洧每天基本都来看望马大犇,可是由于案子还没有敲定,于是马大犇被告知不可以向他人透露关于案件的情况。但马东方不是傻子,看到这么多警察来来往往,自己儿子又被关照得很好,他也猜想到马大犇肯定又帮助警方破了个什么大案子,他满脸骄傲,尽管马大犇一身是伤。马东方殊不知自己的那间老屋子,正是因此躲过了被炸成废墟的命运。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褚洧洧就比较简单了,鉴于她现在和马大犇的关系,只是单纯的担心而已。为了不耽误她的学习,马大犇就净挑好话说,说不了几句就让她回家,毕竟自己这狼狈的样子,也没什么好看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几天后,马大犇就可以出院了。虽然刘浩是犯罪嫌疑人,但是马大犇自卫的方式依旧有些极端,所以他被告知暂时不能离开本市,除非刘浩脱离危险。在出院当天,马大犇还特地去了刘浩的病房外,请求看守的警官通融,才隔着门看了一眼,只见他闭着眼,脸上一片紫红,手和床之间挂着手铐,马大犇知道,这家伙的余生,只怕是再也没有机会跟自己见面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受伤初愈,马大犇不得已向学校多请了一个礼拜的假,天天在家睡大觉看电视,好像也很长时间没有这么轻松的感觉了。在他准备回学校的前一天晚上,王雷来了家里,并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刘浩经过抢救,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不过意识还有些恍惚,需要恢复较长时间。现在已经转移到警方直属的医院去治疗观察了,相信等他状态更好一些之后,还能从这家伙身上挖出不少信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