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九章.患难真情

王雷的语气肯定,很难说是为了让马大犇彻底放心下来,还是为了宽慰他而说出的话,不过马大犇听他这么说,的确也松了一口气。此前他最担心的其实是刘浩因此死掉,毕竟这样一来,当年的爆炸事故,就彻底成了一场悬案,刘浩一定知道些什么。 daocaorenshuwu.com

这一天,木言几也“光荣”出院了,经过两个礼拜的调养,他恢复得已经差不多了,不过走路还是使不上劲,会感觉到伤处有酸胀的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这些时日里,一直留在他身边照顾的,就是赵春香。不知道有多少次木言几醒过来的时候,看到身边趴着一个头发凌乱的女人,而这个女人的手一定是抓着自己的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尽管无言,但眼前此景,还是让木言几感到一阵感动。这几年以来,虽然两人的关系在外人看来就是一对,可对他们自己来说,却始终止步于暧昧,每次当赵春香试图更进一步的时候,总是会被木言几插科打诨地唬弄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春香早已经不年轻了,再过几年,就快40了。久而久之,她也开始渐渐习惯于这种距离感,虽然并未谈婚论嫁,可在他们彼此的心里,对方早已成了最重要的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呆在医院的这段时间,除了躺着和恢复性的活动,木言几几乎无事可做,就连想要去上个厕所,都会有赵春香一路推到门口。或许是之前自己一直在逃避,如今却无处可逃,他才意识到,原来赵春香这个生猛的女人,竟然对自己这么无微不至。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很感动,多年来一直压抑着的自己的情感,在这几天肆无忌惮地涌出,有时候甚至会怔怔地看着赵春香,然后莫名其妙的微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住院的这期间时间,木言几和马大犇一样,也接到了警方对于案件过程的盘问。不过木言几是老江湖,应付警方他是绰绰有余,在不扭曲事实的前提下,将自己的那些玄门手艺通通几句话带过,至于马大犇那套科学的理论,也一律称自己不懂,全都丢给了马大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回家后,木言几在莫郎中的帮助下继续调养,在莫郎中店里帮忙的,还有那个寡妇刘姐。经过这些年的互相了解和相处,刘姐渐渐接受了莫郎中的爱慕,虽然没有结婚,可两个人已经生活在了一起,刘姐学东西很快,店里有个能干的女人,莫郎中也省心了不少,而自从跟刘姐确定了关系之后,莫郎中某种程度上来说,竟然变得越来越像个正常人了,除了偶尔在木言几跟前,还会有些神经兮兮之外。 稻草人书屋

莫郎中是家传医学,已经传了好几代人,技艺精湛,木言几在他的调理之下,恢复很迅速,回家后差不多一个礼拜,他就跟往常没有多大区别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天,马大犇接到木言几的电话。电话里,木言几说话的语调一改常态,显得有些扭扭捏捏的,几度都好像想要说什么,却始终难以启齿一般。马大犇算是了解他的人,兄弟之间说话也犯不着遮遮掩掩,于是马大犇直接问木言几道:“木大哥,你有什么话就只说吧,别绕弯子了,我猜起来好累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木言几嘿嘿笑着说道:“被你看出来了啊,是这样的,有件小事想要咨询一下你,毕竟你懂的比较多。”马大犇说道:“这算什么事啊,你直说不就完了吗?只要我知道的懂得的,难道说还要故意瞒着你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嗯…是这样的,就是你看那些香港啊欧美的电影比较多,你能不能告诉我,如果你要女孩子答应你一件事,你会怎么做才能确保她不会拒绝?”马大犇有点没听懂,于是“啊?”了一声。木言几就又补充到:“我有个朋友,他喜欢一个女孩子挺长时间了,但是相互之间一直无名无份的,所以他想要更进一步,但是又怕女孩子不答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更进一步?是结婚吗?”马大犇问道。木言几说:“是啊,我这个朋友可能觉得是时候给对方一个永久承诺了,可是他这方面没有经验,怕玩砸了,惹了女孩子生气就不答应他了。我先说啊,我也是帮朋友问的,他现在挺没主意的,所以托我想想办法……”

www.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忍住笑,然后说道:“不就是求婚嘛,你说得那么拐弯抹角的干什么。木大哥你放心,就算不求婚,就是一句话,我春香姐也是会答应的。”

稻草人书屋

其实想要求婚的人,正是木言几。他害怕被马大犇嘲笑,于是谎称是自己的“朋友”。可他不知道,马大犇太懂得“我的朋友就是我”这个定律,一下子就猜中了他的心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木言几见被马大犇识破,开始有些慌张,他争辩道:“哎呀大犇,我都说了是我朋友了,你怎么又跟我扯到春香姐身上了呀?我如果要跟她求婚还用得着问你吗,我不怕告诉你,我对付这个女流氓起码有两千种办法,你还不知道我么,我用得着跟你请教吗?你不肯说就算了嘛大不了我多找几个人问咯,又不是只有你才知道,奇怪了,看过几部电影真特么拿自己当个情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