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零章.求婚现场

求婚这种事,是需要秘密准备的。马大犇还是个大学生,身边的朋友并没有什么求婚的经验,于是他的一切计划,都来自于电影里学到的一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那个年代,人们的思想已经比起从前开放了许多,一些资本主义世界的文化,无时无刻不在重新清洗着每个人的观念。虽然大家都知道赵春香这个女人只需要木言几一句话,就可以让她终生相随,可婚姻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可能是一生当中最重要的其中一个时刻。马大犇和木言几商量了一下,赵春香这前半生跟木言几一直在一个追一个跑,她理应有一次轰轰烈烈而浪漫的求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在马大犇的建议下,木言几痛下血本,打算在她跟赵春香第一次约会的那个电影院,来一次包场,马大犇提前请计算机系的同学做好的一段小小的求婚影片,用于这场电影放映之前。包场的费用其实相当不菲,可木言几一个如此抠门的人都愿意破费,说明他对赵春香的情感,也并非是一时冲动。 daocaorenshuwu.com

一个传统玄学界的人士,为了女人的高兴,不得不斥巨资买了一枚西式婚礼才流行的婚戒,并且请电影院的工作人员用一根绳子栓在了放映厅的顶上,等到求婚开始的时候,才会缓缓落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马大犇再三叮嘱,求婚这种事,一辈子就只能干一次,起码这一次是最有诚意的。虽然你是个玄学中人,也千万不要当众做一些普罗大众很难理解的举动,例如用鬼火替代萤火,还以为这样很浪漫的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求婚的日子定在了一一个周末,因为木言几看了黄历,这天是吉日,诸事大吉。另外周末去电影院的人也会比较多,自己求婚的过程也能够被更多人见证和祝福。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尽管计划得好像万无一失,但还是因为木言几和西方文化的格格不入而闹了些笑话。马大犇告诉他,拿到戒指后,一定要单膝下跪,庄重严肃。木言几答应得好好的,可由于太过于紧张,也就顾此失彼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天他邀请赵春香看电影,赵春香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也没问是什么片子,在她看来,陪着木言几就是最好的了。而说来也巧,那天去看电影的人出奇的多,电影开场前大约5分钟的时间里,通常是给片方播放广告的时段,此刻影院里也黑压压坐了不少人,这当中也包括偷偷来看热闹的马大犇和莫郎中。

www.daocaorenshuwu.com

一段广告结束之后,电影院里的灯光微微暗下来一些,屏幕里开始出现了马大犇提前做好的视频画面。那是一段动画片,在当时的那个年代,非常流行一种用Flash软件制作的矢量动画。动画片的内容是一男一女两个大头娃娃,在充满童真的背景音乐里,他们一起玩耍,一起嬉戏,接着慢慢长大,女孩开始喜欢摇滚音乐,喜欢机车。而男孩虽然若即若离,但却始终在不远的地方默默守护着女孩。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整个影片只有短短几分钟,但是这样童真的感觉,却让这个时代那些浮躁的情绪得到了片刻的安静。这时候木言几站起身来,走到了台上,站到了荧幕前。先前的那个动画短片,已经让赵春香觉得有些感同身受,甚至是感动,但是她并没有料到,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自己将会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当木言几走到台上的时候,她先是感到一阵吃惊,接着就感动得热泪盈眶,坐在位置上就捂着嘴幸福地哭了起来。木言几显然有些紧张,算是见过世面的他,竟然在面对台下这些观众的时候,忍不住手脚发抖。此刻,音乐声音渐渐变小,木言几望着仍然坐在观众席上的赵春香说道:“春香,也许你已经猜到了今天我做这一切的目的,但是我还是要明明白白地告诉你,我想好了,我决定了,我要娶你!”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木言几说话的音调都有点颤抖,很难说他是因为紧张还是激动。此刻电影院里爆发出一阵欢呼和热烈的鼓掌,这些来观影的人们,开始对眼前这个求婚的,陌生的中年人用掌声报以真挚的祝福。众人开始在人群中寻找着谁是那个幸福的女孩,很快大家就将目光聚焦在了正在哭泣的赵春香身上。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木言几看到赵春香喜极而泣,心里也倍是感慨,他伸手请赵春香到了台上,站在自己身边。台下的欢呼声依旧络绎不绝,此刻赵春香成了在场所有女性羡慕的对象,而男性则大多都是在凑热闹。按照约定,此刻在工作人员的配合下,掉在顶上的那枚戒指缓缓降下,垂到了木言几的跟前,他颤抖着双手将戒指取下,正式开始他的求婚,本来马大犇只是让他单膝下跪,要庄重,要绅士,可木言几却双手捧着戒指,直接噗通一生,双腿跪在了赵春香面前。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台下众人发出一阵哄笑,因为此刻木言几的样子看上去并不像是在求婚,这个姿势看上去反而有点像在上坟。马大犇和莫郎中在后排座已经笑得直不起腰来,心想这样的场合可真是难为木言几了,他能够勇敢地去接受这样的方式,原本就是一件很难得的事。而到了最后,木言几虽然紧张,但却没有忘记那最关键的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