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三章.大喜之日

王雷说道:“我也只是怀疑,毕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的。你褚叔叔我们也曾经问过话,他什么都不愿意说,总感觉有些隐瞒,可是毕竟他不是直接负责人,我们的询问也无法违背当事人自己的意愿,所以也没办法。”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马大犇脸上露出难以相信的表情,虽然上一次王雷也多少对自己透露过这样的猜疑,但是对于褚洧洧父亲那一贯温文尔雅弱不禁风的样子,马大犇实在很难将此人和这件事联系到一起。一个人最怕的就是有秘密,一旦有了,就会想方设法地去隐藏,这个过程是极其辛苦的,褚洧洧的父亲,看上去并不是这样的人。 www.daocaorenshuwu.com

而王雷并非不知道马大犇和褚洧洧之间的关系,他之所以这么说,也只是据实相告而已,因为他也大可以一句话都不说。见马大犇已经有些不愿意接受了,于是王雷几度欲言又止后,只是淡淡地说道:“大犇啊,我是一个警察,我们做的每一件事,都必须是在权利范围内的。如果有一天我们的社会会因为警察对案件的提前预判,于是做出阻止的行为的话,会给世界减少很多伤害的。而我们现在所处理的事,绝大多数都是已经造成了严重后果之后,我们才来追查真相,这个过程就困难得多了。关于你褚叔叔,所处的位置是非常尴尬的,他一方面是那个被炸死的副厂长的好朋友,另一方面,主使炸死他好朋友的那个人,也很有可能就是将你褚叔叔派到另外的岗位去工作的人。假如我的猜测都是正确的,那他肯定有难言的苦衷,我们不能把怀疑当做证据,即便是有,你褚叔叔也只是为了自保,我们不会对他采取任何行动的,毕竟他本身并没有任何犯罪的动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沉默不语,细想着王雷的这番话,倘若褚叔叔真的对自己母亲死亡的事情知道一些内幕,而这些年却一句话也不说,凭良心说,他还是会感到责怪。可褚洧洧却什么也不知道,如果因为这样的事而导致自己和褚洧洧产生隔阂,那这个隔阂却是很难再补回来的了。马大犇不愿意放弃,那一刻,他甚至产生了不再追查的念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雷见他继续沉默,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告诉马大犇,如果对刘浩的审讯有了新发现,自己会第一时间告诉他。接着就送了马大犇离开警局,让他自己打车回家。 稻草人书屋

这一天,是个礼拜六,距离马大犇回到学校还有一天时间,可是王雷的那些话,让他在接下来的一天时间里,都有些心神不宁,晚上给褚洧洧发了信息,叮嘱她好好准备考试,却想要按个发送键,都迟疑了许久。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此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马大犇和褚洧洧的联系就刻意地变少了。毕竟褚洧洧认为那是为了不影响自己的学习,可在马大犇看来,却是有点下意识地在躲避。因为他不知道如何面对褚洧洧,倘若她一旦知道自己掌握了一些关于她父亲的秘密,却不肯说出口的话,到那个时候,隔阂终究还是会产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升学考试放榜了,褚洧洧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马大犇所在的大学,但是李茫却再次发挥不好,分数不高,只被本市的另外一所普通高校录取。即便如此,李茫的父母也高高兴兴地庆功,仿佛李茫的考试结果让他们特别满意一般。又放假了,而且是长达两个月的长假,上大学对于许多学生来说,意味着人生到了另外一个阶段,例如学习不再是雷打不动的第一位了,例如可以光明正大地谈恋爱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尽可能的不让褚洧洧察觉到自己的异常,于是假期里,经常会带着她到处游玩,双方父母对他们这种健康的交往虽然没有明明白白地支持,却也并不反对,尤其是当马大犇屡屡立功,早已从当年那个调皮捣蛋的小混蛋,变成了大家都喜欢的风云人物。如果说褚洧洧在此之前一直是个文静懂事的女孩,但是在考上大学之后,她似乎变得更有活力,更加开朗,笑得也多了。这一点让马大犇非常欣慰,于是在褚洧洧的带动下,他的情绪也有了很大的好转。 稻草人书屋

木言几求婚成功后,就把自己和赵春香的婚期定在了这个暑假,于是领证当天,木言几用自己其中一个假户口跟赵春香登了记,并于当天晚上,约了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们,一起小聚庆贺了一番。而被邀请的人里,当然就有马大犇和褚洧洧。

稻草人书屋

赵春香幸福地笑着,笑得像朵花。由于大多数人都是不喝酒的,于是聊天成了当晚主要的事情。木言几太熟悉马大犇,他很快就察觉到,这个小兄弟心里有事,于是找了个借口就把马大犇拉到一边,想要问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然而马大犇只是笑而不答,他在事情没有得到真相之前,只能把这些疑问烂在肚子里。木言几见他不肯说,这大喜的日子里,也没有多问,只是对马大犇说:“大犇,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