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四章.弥补缺憾

马大犇一愣,原本嬉皮笑脸的样子,在木言几这一句话之后,却也收敛了起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马大犇第一次知道木言几的身世,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当时他被周强打断了腿,是木言几帮助营救了他,于是恢复之后,马大犇去了木言几家中致谢,当时恰逢木言几并不在家,于是才见到了他的长辈武先生。武先生在喝茶的时候,告诉了马大犇关于木言几的身世。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是个被遗弃的孩子,或许那时候岁数很小,经过几十年本地的生活之后,已经对从前儿时的那些记忆非常模糊了,如果倘若让他去回想当年,他什么也想不起来,就连武先生曾经告诉过马大犇的那些,木言几也都没有印象,只不过这件事对武先生的触动很大,帮助他记了下来而已。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然而,这并不能说木言几就从此忘记了这件事。很小的时候,武先生就没有隐瞒过他,所以他一直都知道自己是被遗弃的孩子,这件事对于他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即便他如今的生活非常幸福,也不能弥补内心那巨大的遗憾。从小到大,许多次他都曾经萌发过想要回去寻找亲生父母的念头,但每到要动身出发前,他却畏惧了,如果真的找到了,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说第一句话,是应该笑着拥抱,还是愤怒声讨,不知道他们是否都还健在,在丢掉了自己之后,是不是又生了小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种种疑虑,都成了让木言几动身的阻碍。明明是自己没有足够的准备跟勇气去面对,到最后他统统任性地归咎于自己还未能确切地查到他们的下落,害怕白跑一趟,徒增失望,事实上,他仍旧是在选择逃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随着岁数的增长,这样的念头也越来越强烈,加上心性的成熟,已经让木言几对于寻找父母的渴望越来越大,于是这些年来,他一直委托一个长期往返阿坝地区和成都地区做藏药生意的老朋友,帮忙寻找消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今木言几结婚,组建家庭,在中国人的观念当中,这种人生的重大事件里,必须要有父母的参与,尽管多年来武先生将他视同己出,结婚当天还亲自给赵春香做了碗醪糟汤圆,意味着黏在一起,从此就是一家人,赵春香的家里人也来参加了这次小小的聚会,而自己的父母却不知身在何方,也不知道自己已经结婚,甚至有可能连自己是否还活着都不清楚。

daocaorenshuwu.com

于是前段时间,那个做藏药的朋友给木言几来了消息,说在松潘县城外一个老牧场里,找到了情况大致上比较相符的一个藏族老大妈,她说几十年前曾经丢过一个孩子,但由于岁数比较大了,加上那个朋友对藏语也并没有很懂,所以沟通起来非常吃力,不过即便如此,这也是这么些年下来,找到的情况最相符的一位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对马大犇说道:“大犇啊,我的父母没有来参加婚礼,这当中的原因你是知道的,可是作为我的角度来说,如果我知道了线索却不去找的话,是不是有点太不孝了?”马大犇哼了一声说道:“木大哥,这我可要说说你了,咱们是人,又不是牲口,牲口都不会说丢就丢,当初凭什么要把你丢掉?人家不仁不义在先,你又何必自讨没趣?且不论你那个朋友的消息可不可靠,就算是真的,你找上门去,人家还以为你是去讨债的,你这又是何必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在马大犇的世界里,遗弃孩子这种事,是无法被原谅的。事实上对于木言几来说,依旧如此,他心里肯定也是恨的,但是血浓于水,哪怕是给自己的前半生做个交代,他也觉得应该这么做。于是木言几说道:“道理我都懂,或许当年的遗弃有不得已的苦衷,就算并非如此,他们始终都是给了我生命的人。可能我的存在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麻烦,但终究是他们带我来到了这个世界,我的人生已经不完整了,假如有这么一个机会稍作弥补,难道我不应该去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不说话了,看着木言几的眼睛。他的眼神里突然多了一种柔软,说不出是期待还是害怕,他只是觉得,可能是时候面对这一切了。想到这里,马大犇叹息一口说道:“哥,你要去,我就陪你去。既然你决定了,我再劝就是对你的不信任,我不会这么做,我会无条件支持你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似乎被马大犇的这一番话说得有点感动,可以确定的是,在此之前,木言几从未跟任何人说过自己想要回去寻亲的想法,甚至包括武先生。马大犇是他第一个告诉的人,原本怀着忐忑,甚至是带着尝试的心态跟马大犇说出这番话。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却在这个所有人都高兴的场合下,最容易触动到他的心事,这也恰好是他内心深处可能最脆弱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