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五章.车马劳顿

这一年,国内经济和科技已经实现了前所未有的高速发展,城市与城市之间基本上都有高速公路作为串联,交通的便利程度,早已今非昔比。木言几的家乡在四川省阿坝州松潘县,情况却有些不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四川,有几个面积非常大的少数民族自治州,阿坝州是其中一个。和大城市有些不一样,这些地方往往地广人稀,且为少数民族聚集地,县城与县城之间,距离间隔比较遥远,中间部分许多地区都是没有什么人烟的。道路相对于城市来说,也就不方便了许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马大犇和木言几两人赶往松潘县,必须先赶到成都,再转车去了都江堰市,再从都江堰乘坐一天只有四班的客车去阿坝州的州府马尔康市,而从马尔康往东南西北各个方向,每天就只有两趟班车,松潘县位于北面,当天马大犇和木言几赶到马尔康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大概距离当天开往松潘的最后一趟车还有一个小时,可木言几算了算,发现搭乘这辆车的话,到达松潘县,估计也是入夜了。 稻草人书屋

松潘县虽然是县城,但发展程度在当年,比起马尔康来说还是要差不少,而重点是马尔康也没好到哪儿去,于是木言几觉得到了松潘后,可能会找不到住宿的地方。他是玄门中人,想要去密宗的庙子里借宿,估计人家也不那么乐意,加上这地方处于青藏高原的边上,海拔不低,晚上会很冷,想到这里,木言几跟马大犇商量了一下,决定在马尔康留宿一夜,第二天搭乘一早去往松潘县的长途车。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对于一个在义庄的停尸台上都能睡觉的人来说,条件的艰苦对于木言几并不算什么,可是马大犇却不行,如果说木言几随便在路边或是哪儿都能对付一晚的话,马大犇却还是需要一张床才行。但是当天有这样想法的人却不止木言几一个,许多人都选择了留宿一晚,于是找寻住宿,成了当天的难题。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两人在马尔康的街道上四处打听,由于旅游资源丰富,但是交通闭塞而得不到发展,马尔康市的对外住宿少得可怜,两人找到差不多晚上八点多,才找到了一间空房。于是也不计较那么多了,反正马大犇也和木言几睡过不少回。定好住宿后,在外头胡乱找了些东西吃,再高价买了两盒泡面,两人就回到旅馆准备休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木言几到了旅馆之后,手里就一直拿着手机在发信息,起初的时候马大犇还以为他是在给赵春香报平安之类的,毕竟新婚燕尔,你侬我侬也很正常,他们俩都憋了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修成正果,还不好好把压抑的情感都释放出来?于是马大犇开玩笑地说道:“怎么了哥,这才几天啊,就天天发个不停的,你那点短信包,够用不够用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那年头,短信一毛五一条,电话六毛一分钟,打长途要算漫游费,打个港澳台还要国际漫游费,这一度让马大犇难以理解,既然港澳台都是中国的领土,那为鸡毛要算国际漫游呢?还有那坑人的通讯费,每个月下来,根本就不够用。好在当年推出了一款专门针对例如马大犇这种会为通信费发愁的人群的服务,称之为“动感地带”,由于主要客源是学生群体,于是马大犇也光荣成为了一名“M入”人。由于他自己常常以发短信的方式跟褚洧洧联络,所以此刻看到木言几抱着手机一直发,于是也这么认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可是木言几没有回答,只是“嗯”了一声。马大犇闲着有点无聊,电视里放的节目,大多都是地方台翻译成藏语的,画面模糊不说,自己还一句听不懂。于是他又对木言几说道:“你都跟我春香姐聊什么呢?这么多说不完的话啊?”木言几这才回答他,自己并不是在给赵春香发信息,而是在跟那个跑药材的朋友联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这才收起嬉皮笑脸的样子,自从答应陪木言几上路以来,这一路上木言几始终不怎么说话,也不怎么笑。仿佛距离目的地越近,他的精神就越紧张。这里是他的故乡,他离开已经三十多年了,这些原本应该是自己乡亲的人,却说着一口自己完全听不懂的话,这样的感觉是很古怪的。也许木言几害怕的,从来都不是找不找得到自己的家人,而是在害怕找到之后,应该如何去面对。两个人在被分割了几十年之后,再次续缘,结果究竟是好是坏?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于是这一路上,马大犇都尽量不去跟他谈论这件事,害怕自己那句话说得不对,勾起木言几的伤心事来。但是当马大犇闭嘴不说的时候,木言几却反而自己开口了,他对马大犇说道:“大犇,明天我们到了之后先找地方安顿下来,不确定要呆多久,可能一两天,也可能三五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