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八章.深夜畅谈

隔了好一会,木言几才说:“你的意思是,时间和距离都发生改变了,但是两个地点却仍然是原来的地方,方式有区别,大环境依旧不改变,是这个意思吗?”马大犇丢下手里的床单,兴奋地鼓掌,然后说道:“就是这个意思啊,再举个例子,你知道咱们中国是在东半球,美国是在西半球对吧?中国和美国正好是地球的两面,从中国坐飞机出发,到美国的直线距离大概是一万四千多公里左右,但如果假设地球是空心的,然后从中国挖一条通道穿过地心直通美国,以同样的速度分别从两个地方出发,排除引力的问题,那么地心通道这条路,必然要近很多,这么说,你就懂了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木言几点点头,道理他当然懂,只是不现实而已,就连他这么一个神棍都认为不现实的事情,那么真实世界里发生的几率又能有多大呢?不过马大犇的这番论据,似乎是侧面证明了那些传说故事其实具备一定的真实性,至少是有可能存在的,想到这里,木言几心里也有些高兴。于是木言几说道:“在玄学当中,佛教哲学里,常常会说道‘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这样的说法,说不定咱们这个世界,只是一个无比巨大的巨人眼里的一粒沙子而已。咱们一个日出日落算作一天,但是这个巨人的一天,可能就是我们的几百上千年。”

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说:“就是这个道理,别说是一个巨人了,就连咱们自己,也是有很多东西可以去对比的,例如最常见的猫狗,它们从怀胎到出生再到死亡,所经历的时间都比我们人类要短,但是它们的一生却跟我们所有的生命是一样有头有尾,是完整的,那为什么时间的体现会不一样呢,要么是我们变慢了,要么就是它们变快了。”马大犇顿了顿接着说道:“爱因斯坦还说过,目前所了解到的最快的速度,是光。当一个东西的速度能够跟光的速度一样的时候,时间就会发生停滞,超过光速后,就能够把时间甩在身后,也就可以回到过去。而时间在磁场和空间的影响下如果会变快或是变慢的话,之前你说的什么沧海桑田,什么洞天福地,其实都可以看做一个‘虫洞理论’的缩影,那些迷路的人看到的神仙并不是神仙,而是来自多年之后的人,甚至是他自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番惊天理论,说的木言几张大了嘴巴,虽然是个玄学中人,但是他并不排斥此番马大犇的这番理论对自己思想的撼动,因为马大犇说的这一切,都并非不可能发生的荒诞的事实,许多古时候看起来荒唐的想法,到了今天也都变成了现实,木言几开始渐渐明白马大犇口中一直在说的“殊途同归”,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区别只在于这个同归之时到来的早晚问题罢了。我们的地球看起来很大,但是也只是太阳系里的一颗小球而已,在宇宙的眼里,甚至连一粒沙的大小都达不到。基于这个层面,的确很多可能性都是存在的,例如报纸杂志社时不时会报道出来的外星人或是飞碟的目击案,按照马大犇的说法,就有可能是其他星球甚至是未来的人来通过虫洞这种东西回到了当下而已。自己的世界观在这个寒冷的夜晚受到了猛烈的撞击,一时之间,木言几有些难以适应。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时候,马大犇笑嘻嘻地说道:“怎么样木大哥,你现在还指望着死后能去南天门混个仙差吗?”木言几尴尬地笑笑,今晚这一番畅谈,算是彻底说服了自己,只是马大犇那得意洋洋的样子,看上去实在是让人有些讨厌。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木言几知道自己若是强辩,肯定不是马大犇的对手,而事实上自己也的确拿不出更有说服力的东西来反驳,从前在诸如《拾遗记》、《太平广记》里看到的那些故事,套用到马大犇当下的这番理论里,木言几也很难说服自己不去承认。

稻草人书屋

于是木言几对马大犇说道:“行啦,知道你厉害,你将来没准能成为一个科学家也说不定啊,这样你满意了吧?”说完木言几动手开始重新铺上先前被马大犇弄乱的床单,然后倒下身子打算睡觉,不再继续与马大犇讨论下去, www.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也睡了下来,当下的时间已经是晚上接近十一点,在这样的小地方,夜晚似乎比任何地方都更安静,除了偶尔能听见街上还在寻找旅店的游人的脚步声,或是藏民们养的狗,因为有陌生人靠近而发出的吠叫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透过旅店的窗户,马大犇和木言几能够看到天上的星空。在这个高原小城里,因为空气稀薄,海拔较高,看到的星星似乎也比自己往常看到的更大更亮,若是仔细瞧,仿佛还能看到一条烟雾状的东西,马大犇知道,那就是银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