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一章.狼群相伴

马大犇明白,直到最后,木言几也始终没有推开那扇门的勇气,并不是不敢,而是没想好怎么去面对接下来的一切。木言几说:“我就在那门边站了很长时间,具体多久我也不记得了,只察觉到周围的灯渐渐都关了,声音也越来越小了,月亮变得越来越亮,我开始觉得有些冷,刚一挪动身体,才发现脚早就已经僵了。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原来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问道:“那这么晚了,你怎么回来的?你该不会是走着回来的吧?”木言几苦笑着说:“那不然还能怎样?这附近车本来就不多,夜晚更是影都看不到。于是我就沿着路往回走啊,不过我总算是明白为什么这地方的人这么早就回屋里了,因为这外头实在不怎么安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一惊,然后说道:“不安全?这话怎么说?”木言几笑了笑说:“这地方没路灯,我也没带手电,只能沿着路边按照方向走,月光还好,能看清路,不过没过多久,我就看到周围有些闪光的小圆点。起初的时候,还以为是萤火虫,想着这么冷的晚上,空气也非常通透,在这茫茫高原上,还能有萤火虫跟我相伴而行,到也是件很惬意的事。” 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顿了顿接着说道:“可随着那些小圆点渐渐变多了不少,我开始察觉到它们似乎不是萤火虫,因为我走几步,它们就跟着挪几步,行进的方式也和我们往常看到的萤火虫有很大区别,萤火虫很轻,飞行的时候会不断受到气流的影响,理应是很飘忽的。可是这些小圆点,却似乎移动得很坚决,首先我能确定的是它们是跟着我的,后来我才发现,它们还在远远地观察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伴随着木言几的描述,马大犇也跟着有点紧张,毕竟在这高原上,很多东西都是自己曾经没见过或是接触过的,那种感觉到危险却不知道危险究竟是什么的感觉,是最让人觉得害怕的。木言几接着说:“后来我开始察觉到有些不对劲,也开始有点紧张了。为了自己的安全,我把兵马唤了出来,让它们以鬼火的方式围绕着我,这样我能稍微安心一些,可这地方空气比较稀薄,我能够很明显地感觉到,兵马的力量比起以往要弱了不少,就连那火苗的亮度,也感觉要小很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继续说道:“好在我这么做以后,身边有了不少光,但是仍旧看不远,不过我注意到那些一直跟着我的小圆点,开始明显地躲闪了,我一边警惕着一边继续走,脚步也加快了不少,那些小圆点又远远地跟了一段后,就没再继续跟了。大犇,你猜后面怎么着?”马大犇听得聚精会神,此刻瞌睡也完全醒了,于是他问道:“后面怎么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笑了笑说:“在我走出去大概七八十米远之后,我远远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狼嚎。接着狼嚎声此起彼伏,我才知道,那个跟着我的小圆点,其实是狼的眼睛反射出来的月光。”马大犇听到这里,虽然猜到个七八分,但是设身处地地想,还是觉得非常惊险。可能高原地区就是如此,两个人口相对聚集的区域之间,有很长一段近乎于无人区的地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海拔地区是有狼的,这一点马大犇从动物世界里看到过,但是狼是不敢靠近村子的,村子里有猎狗,人们聚集起来,狼也不是对手。所以当它们活动的范围被压缩,夜晚出现在这个区域里的任何动物包括人,都有可能成为它们的猎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惊呼道:“我去!这太危险了!你要知道一个狼群可以干掉一只大象啊!你再怎么厉害,也比不过大象吧。我说你这人也真是,好端端的自己去寻什么亲啊,差点连小命都没了,你当这是在演电视剧吗?”说到这里,马大犇有些生气,如果木言几今天真的出了什么意外,那才真是划不来,山高路远跑来这里,事没办好先让狼吃了,这要真去了南天门,估计也是南天门的一大笑话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摇摇头,苦笑着说:“你说得对,今天的确是我的问题,不知道为什么,就犯了傻。今后我不会再做这样的事了。”他说的似乎有些轻描淡写,仿佛不久之前自己刚刚躲过的那场灾难,此刻在他心里就是一件平常事一般。马大犇知道,一个人如果心绪被其他事情过多的牵绊,那么剩余的事情都会显得漠不关心,只是没想到“寻亲”这件事对于木言几来说,竟然是如此困难,困难的并不是行为,而是他自己的内心。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想到这么长时间以来,木言几一直站在那门前,想必是没吃什么东西的。于是马大犇抓起自己之前买的零食和水,丢给了木言几说道:“饿了吧,吃点东西吧,从现在开始,你不准再单独行动,要是再遇到危险怎么办?我知道你本事大,但你也别做这么疯狂的事情呀。哦对了你这根本就不叫疯狂,疯狂理论上说是去做一些不敢做的事情,是冲动之下做出的过激反应,而你的行为,只能称之为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