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二章.藏家小院

事实上很多年前,这位朱老师就跟木言几认识了。因为朱老师是靠跑药材维生的人,那些藏药草药,一般的西医是不会收购的,而他的药材量又没有达到那种被药品公司收购的规模,于是他就只能将药材贩卖给一些中药铺子和中医馆,其中一个医馆,就是莫郎中的莫家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正是因为这层关系,木言几才透过莫郎中认识了朱老师。得知朱老师长期往返四川藏区收集药材的时候,就多嘴询问了一句,朱老师告诉他,自己主要的区域还是甘孜州和阿坝州,因为这两个地方的藏民比较多,而藏民的药材通常要比羌民便宜一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从小就知道自己的身世,于是当下就留了朱老师的联系方式。每次朱老师来莫家馆,木言几也总要约出来吃个饭聊聊天,起初的时候朱老师也不明白这家伙想要干嘛,一般来说无事献殷勤那是非奸即盗啊,可是长期以来,木言几对朱老师似乎别无所求。直到有一天,朱老师喝了几杯酒后实在是忍不住了,于是就问木言几,为什么自己每次来,他都要殷勤款待,而那个时候,两个人已经成为比较好的朋友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直到这时候,木言几才说出了自己的身世,并且坦言如果将来有机会的话,希望能够在朱老师的帮助下,找寻自己的家人。朱老师也是个仗义痛快的人,听他说起自己的过去,免不了也有些动容,于是当下就答应了木言几,承诺将来只要去到了松潘地区,一定会竭尽所能去打听。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朱老师告诉马大犇,高原这种地方,土地质量并没有很好,大多数地方看起来是绵绵大草原,但是土壤却非常薄。往往一锄头下去,就能够挖到底下的岩石。这种厚度的土壤没有办法像其他地方一样种植水稻或者小麦等农作物,只能种点土豆什么的。所以大多数藏民都是从政府领了牛羔羊羔,将其放养在山上,而他们冬季就采松茸,夏天就挖虫草,这些东西就成了药农的主要收入来源。 daocaorenshuwu.com

朱老师有一个固定的收虫草的本地商贩,他手里的虫草基本上都是藏民卖给他的,于是朱老师每次来都请他帮忙打听一个情况比较相符的家庭,主要的就是三十多年钱丢过小孩,是个男孩。之前的这些年,一直没有音讯,直到最近这一段日子,才有消息传来说,在松潘以北的一处牧场,这个牧场在夏季挖虫草的时候,曾经是藏民们比较扎堆的地方,找到了这么一个藏族老大妈,丈夫已经死了很多年了,和两个儿子生活在一起,平日里儿子们出去干活,她就在家里晒玉米,带小孙子。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朱老师说,那个卖虫草的藏民告诉他,这个老大妈虽然岁数大了点,人有一点轻微的糊涂,是个虔诚的信徒,终日里除了带孙子之外,多数时间都用来挂经幡和念佛了。几十年前丢过一个小孩,也的确是个男孩,但具体的年份却记不清了,但是从丢的过程和大致的年岁来说,应该跟木言几的情况非常相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找了这么些年才有了线索,朱老师自然不肯放过,于是就拿到了这个老大妈的地址,并第一时间告诉了木言几。说到这里的时候,马大犇打了个岔说道:“朱老师,等于说您只是传了个话,还没有去拜访过那个老大妈是吗?”一边说,马大犇一边看着木言几,只见木言几的脸上流露出昨晚的那种表情。朱老师回答道:“可不是吗?本来认亲这种事,失散了这么多年还能找到,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所以这次我说什么也要过来,给我的老朋友见证一下啊!” 稻草人书屋

朱老师说完爽朗的笑了起来,他完全不知道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朱老师皮肤黝黑,带着一顶牛仔帽,很难从长相上看出他是哪里的人,只是说话的口音比较重,总有种少数民族同胞们说普通话的时候,那种不分音调的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马大犇和朱老师交谈的过程里,木言几始终在边上听着,一言不发。仿佛作为一个旁观者,听着另外两个人谈论着自己的过去。这段路走了大约半个小时,道路比较颠簸,而且狭窄,朱老师经常为了给牛羊让路而停顿下来,即便是这样,马大犇也很难想象昨天晚上木言几是怎么走回旅馆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到了牧场口,剩下的一段路就需要步行了。这是一片诺大的牧场,边界的部分用铁丝网拦住了,大概是为了防止牛羊跑掉,也是为了防狼,由于是上坡,走了没多远马大犇就累得呼呼喘气,他知道,这样的海拔下爬坡,对于他这个内陆人来说是个不小的考验。好不容易才走到了地址上那个老大妈的家门口,朱老师问木言几准备好了吗,木言几却只是笑笑,没有回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并不大的院子,用不知道什么树木的树枝围成一排,做了个小小的栅栏,门是用那种老木板做的,实际上就起一个进出院子的作用,因为就算没有这道门,但凡身体好点的人,轻轻一跳,也能轻松地进入到院子里。院子中央是泥巴地,但是由于年岁太久,已经被不知道多少人踩踏夯实了,只是偶尔会有那么一两颗草丛缝隙里钻出来。院子的一角用石头围了个圈,里面好像是种着土豆,两层楼的藏式小楼,楼的四角上都有一个尖尖的凸起,然后挂了经幡或是插上了彩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