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三章.诺布诺布

朱老师推门而入,刚进院子,他就用藏语大声喊着。虽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是马大犇猜测,那应该是在跟屋里的人打招呼,表示有人来了的意思。话音刚落,从屋里跑出来一个三四岁大的小朋友,扒在房门的门缝里,一双大眼睛天真无邪地望着院子里的三个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是个很可爱的小朋友,只不过脸蛋上红红的,似乎是藏族人民特有的那种晒了太阳后的“高原红”。他的眼睛很大,衣服上穿着一个白色的好像是围裙一样的东西,但是已经弄得有些脏了,鼻子下嘴巴边上,还有那种吃了东西没擦嘴的印记,看上去胖乎乎的,很是逗人喜欢。看着眼前这个小朋友,马大犇不禁心想,当初木言几离开这个家的时候,大概也就这么大。但是转眼看木言几的时候,发现他的眼神里似乎有些害怕,仿佛看到眼前这个可爱的孩子,也让他想起了自己当年的模样。 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下意识地走到了木言几身边,以防等一下如果他的举动反常的话,自己还有机会出手干预。随着小孩出现在门缝里,很快门就被吱嘎一声拉开了,从里面出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藏族汉子,留着小胡子,耳朵边还有一条小小的辫子。他看着院子里的马大犇等人,有些疑惑,但是很快察觉到马大犇是个汉人,于是就用那并不流利,而且音调有些古怪的汉语问道:“你们找谁?你们是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院子里的三个人,只有朱老师是常常和藏民们打交道的人,于是他笑呵呵说道:“这位小哥,你是央宗阿妈的儿子吧?我们是专程来找央宗阿妈的。”做生意的人就是不一样,不管是谁,见面了总是满脸堆笑,这一点朱老师到是和那个刘浩挺像的。不过从朱老师的口中,马大犇也第一次知道了,这里住着的那个藏族老大妈,名字叫做央宗,而朱老师嘴里的“阿妈”,大概就跟我们汉语里的“大妈”或是“阿姨”差不多的意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照了一下关系,如果这个央宗阿妈就是木言几的母亲的话,那么眼前这个藏族汉子是她的儿子,也就是说,是木言几的兄弟。从岁数上来看,比木言几要小个七八岁,但是藏族人长得彪悍,高原地区也过得相对更艰苦,于是显得岁数老了一些。考虑到这个小孩只有四五岁的样子,假如是他的第一个孩子的话,那么他的岁数应该只有二十多岁才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藏族汉子对朱老师说道:“阿妈在里面的,不过你们是谁呀,找她有什么事。”看得出来,对于突然到访的陌生人,这个藏族汉子还是有些警觉的,于是朱老师说道:“我们有点事情想问问央宗阿妈,这些是小哥您可能不清楚,如果方便的话,可以让我们进去吗?如果不进去的话,劳烦叫央宗阿妈出来一下好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藏族汉子从门前走到了院子里,仔细打量了一下三个人,朱老师还是满脸无害的笑容,而马大犇也只是尴尬地点头笑笑,不过木言几却有些闪躲对方的眼神,近距离观察之下,虽然木言几在内陆城市生活了几十年,但是眉眼之间和眼前这个藏族男子,还是有几分相似的。想必这一点,木言几自己也发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藏族男子打量了一番后,转身对门边的小孩说了一句话,是藏文的,谁也听不懂,小孩听到后,就钻进了屋子里。隔了好一会儿,小孩牵着一个看上去五十多岁的大妈走了出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这个大妈虽然看起来只有五十多岁,但是后背有些微微的弯曲,头发也有些花白,梳了两条粗大的辫子,大妈左手拿着佛珠,右手拿着一个手持的转经筒,还在不停地转着。只见她虽然看起来是被小孩牵着,但实际上却是她在牵着小孩,似乎害怕孩子摔倒一般,有些棕色的皮肤上,有不少岁月的沟壑,她穿着红色的毛衣,藏袍挂在自己的左肩上,宽大的袖口好像是绢着羊毛,而从那有些微微蹒跚的步伐看得到,她穿着一双黑色的橡胶筒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这幅看上去不伦不类的装扮,在这个藏家小院里,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稀奇,反而是大妈伸手防止孩子跌倒的动作,显得她格外慈祥。也许是地理的原因,也或许是人种的原因,她看上去比城里一般五十多岁的大妈要苍老许多,弯弯的鼻梁两侧,一双有些凹陷在眼眶里的眼睛,眼仁的颜色也有别于亚洲人常见的黑色,而是有些棕色,很像是琥珀的颜色。 daocaorenshuwu.com

藏族汉子伸手去扶大妈,将她牵到了三人跟前,并且在大妈耳边说了句什么,大概那意思是在说:“阿妈,这几人是来找你的。”朱老师伸手握住了央宗阿妈的手,然后弯腰说了句“扎西德勒”,这句话马大犇倒是知道,是一句人人都懂的吉祥话。接着朱老师就对央宗阿妈说:“阿妈啊,我们是专程来找您的,带个人来给你见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