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六章.肺痨孩子

在当初的那个年代里,条件艰苦,藏区更是如此。别说电话了,就连大叫起来,都未必能有人听见。阿妈跌倒后觉得身上一阵脱力,想要叫喊,却怎么也喊不出声来。随着自己的跌倒,原本抱在怀里的木言几也跟着摔倒在地,他哇哇大哭起来,一边哭还一边剧烈咳嗽,阿妈既没有力气挣扎起来,也没有办法扶起自己的孩子,加上长时间的休息不足,竟然一下子脑子缺氧,就晕倒了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后来发生了什么事,阿妈也不记得了。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床边围了很多邻居,木言几被其中一个邻居抱着。后来木桑多吉告诉阿妈,说情况比较危险,幸好那天自己偷闲早回来了一会儿,否则可能就要出大事。木桑多吉大晚上跑到县城,找来了一个本地的藏族医生,医生检查了母子二人,说阿妈胎气有些不稳固,不能再劳累了,而木言几则咳起来声音沙哑,跟当时让人闻风丧胆的“肺痨”特别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虽然从小没上过学,但是终究是在城里长大的。所以他听到这里的时候,就知道那时候的所谓“肺痨”,其实就是现在人们常说的“肺结核”。在几十年前的中国,大家的生活水准都很低,也没有生病了立刻去大医院的习惯,于是在那些年头,许多现在看起来很寻常的病,往往害死了不少人。除了刚刚说的肺痨之外,什么孕妇胎位不正导致难产,甚至是重感冒没有及时医治,都有可能死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时的木言几咳得非常厉害,几度都呕出那种胃酸来,请来的那个藏族医生也是束手无策,在当时的条件下,并不具备医治的条件,于是临走的时候医生跟木桑多吉说,让他提前有个思想准备,以免到时候措手不及。 稻草人书屋

在藏族的信仰当中,如果人死在家里,是一件非常不吉祥的事。加上本身的愚昧无知,木桑多吉就认为木言几多半是保不住了。尽管母亲一直不肯放弃,可是在那之后没几天,父亲还是狠心带着木言几出门,谎称是去州府看病,但是在带着木言几坐车去了很远的地方,具体是哪里,阿妈却也说不上来,只是说到了车站下车后,木桑多吉就在木言几的小背包里,塞了一点钱,然后说自己要去上厕所,这一走,就再也没回去找他。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木言几打断了阿妈的话,此刻的他早已泪流满面,他来这里就是为了一个结果,可是这个结果却又再将他伤害了一次。他问阿妈说:“后来把我捡回家的那个先生告诉我,是你在我的包里放了钱,怎么你却说是阿爸放的?”阿妈苦笑着说:“你阿爸心里也很痛苦,可是没有办法,于是路上就一直在跟你说包里有钱,是阿妈放的,所以你才一直这么认为罢了。”阿妈接着告诉木言几,等到木桑多吉回到家后,却看不见木言几的踪影,阿妈当时就崩溃了,在木桑多吉身上抓扯撕咬,可是自己身子很虚弱,根本就做不了什么。木桑多吉当时还跟她说,是把孩子放到了大城市的卫生院门口的,如果有人发现他了,肯定会带他去治病的。而且大城市里的人有钱,如果被别人捡去养了,今后还能生活得好一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到此处,木言几无奈地摇摇头,然后抹掉眼泪。这些故事旦增和扎西两兄弟应该已经不知道听过多少次了,但是此刻自己的大哥就在眼前,却又是另外一种感觉。而木言几心里横竖不是个滋味,虽然他此刻愿意相信父亲并非是因为讨厌自己而遗弃,但遗弃这种行为在任何一个文化背景里,都是应当被唾弃的。于是他只是淡淡地说道:“所以为了不让家里不吉祥,连死都不让我死在家里对吗?是谁给你们的权利决定我的一生的,你们太自私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本温馨的气氛,被木言几这一番无奈的话而弄得沉重了起来。旦增是老二,当时母亲行动不便肚子里怀着的就是他,设身处地地想,他也明白木言几此刻的忿忿不平。于是他宽慰木言几说道:“哥哥,这件事不怪阿妈,阿妈从头到尾都没想过不要你,都是阿爸自己一个人做的决定。后来我们两兄弟长大了些,阿爸也跟我们说过,说不知道你是不是还活着,还记不记得家里,将来会不会回来找,还找不找得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话还没说完,木言几就打断了旦增。很显然,现在他的情绪已经变得有些糟糕了,此刻任何给自己阿爸开脱的话,他统统都选择了拒绝。他对旦增说道:“兄弟,你说得容易,也就是被丢掉的孩子是我,如果是你,是扎西,你们还会这么想吗?倘若我当时没遇到武先生,我可能真的就死掉了,捡回一条命,但是我的人生却因此彻底改变了,你们知道我现在是做什么的吗?你们知道我靠什么养活自己吗?你们知道我这些年以来,有多盼望家里来人找我,你们找过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