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九章.独自回家

关于脑瘤,木言几了解地并不多,身边也并没有认识的人患有这个病。但是曾经有一次在跟莫郎中斗嘴的时候,曾经听他说起过关于脑瘤的一些情况。当年曹操头痛不已,就有可能是脑瘤引起的。所以木言几知道,思想压力大,精神焦虑,都是引发脑瘤的一个重要因素。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而莫郎中也说过,瘤这种病,要分辨那是良性或是恶性,如果是恶性的话,那就成了癌。听扎西的意思,似乎阿妈的脑瘤,应当是恶性的。想到此处,木言几微微有些伤感,沉默了许久之后才叹息一口对扎西说道:“兄弟,我会经常回来的,你也说了,我们是一家人。家里任何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你随时都可以给我打电话。” 稻草人书屋

扎西也笑了笑,他知道自己的要求此刻看起来似乎还是有些不切实际,于是也没再说什么。等到大约中午的时候,朱老师开车将昨晚喝醉酒的马大犇带了过来,只不过马大犇好像宿醉比较严重,人看起来没什么精神。他当然知道昨晚木言几没有回旅馆,于是问他发生过一些什么事,木言几只是笑笑告诉他说,一切都好,自己的心结,解开了一大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所谓解开一大半,说明还有少许没能解开。这部分内容起初马大犇不懂,直到吃完午饭后,旦增和扎西带着木言几朝后山而去,马大犇也跟着随行,那是因为木言几在饭桌上提出,自己想要去看看父亲的坟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很害怕木言几会想起自己被丢弃的事情,一怒之下无法克制,做出挖坟掘墓的傻事来,可是木言几在看到那个用石头块堆砌起来的小坟墓的时候,他默默地跪下,然后从包里掏出自己一贯使用的那些超度工具,也不管旦增和扎西两兄弟看不看得懂,给死去的父亲做了一场风光体面的超度。到最后插上香的时候,站在木言几身边的马大犇听见木言几嘴里喃喃自语地说道:“阿爸,你给了我命,今天我送你一程,咱们俩的恩怨,了结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这大概就是木言几说的,自己还未能解开的心结的那一小半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告诉马大犇,自己可能要在这里多待上几天,问马大犇愿不愿意留下来陪自己。马大犇当然是愿意的,但是他想到这家人久别重逢,自己一个外人确实也不好意思天天打扰到人家,于是他还是婉言拒绝了,正好朱老师要回成都,于是打算搭车到成都后,自己再转车回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知道马大犇是个大人了,完全有能力照顾好自己,也明白马大犇谢绝他的原因,无非是为了让他能有更多更纯粹的时间去陪伴家人,也为有这么个好兄弟而感到欣慰。临别之际,央宗阿妈让马大犇蹲下身子,自己摸了摸他的头,然后在马大犇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马大犇知道,这是阿妈在给自己祝福,祝福自己能够吉祥如意,平安喜乐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回去的路上,马大犇觉得时间过得更快。从高原刚刚回到平原的时候,他还因为空气中的氧气充足了,一度感觉有点吸氧过度,脑子犯晕。朱老师将马大犇送到了成都的火车站后,就跟马大犇道别了,说以后去莫家馆的时候,再找他出来聚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离开家已经有好几天了,马大犇也就没有在成都多做停留,只是在车站附近吃了东西之后,就买了最早一趟回家的列车票。等赶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马东方已经准备睡觉,见儿子回来了,于是问他这一趟的见闻,而马大犇长途奔波,已经有些累了,就告诉马东方明天再说,连行李都没收拾,倒头就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褚洧洧和同学的旅行结束了,马大犇在随后的日子里尽量多地陪着她。木言几在多逗留了差不多10天后也回到了老街,生活看起来一切都已经恢复了平静,而此刻,距离褚洧洧的新生入学,还仅仅只有一个多礼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天晚上,王雷给马大犇来了电话,刘浩的案子审讯已经差不多了,却并没有查到更多有价值的线索,对于那个背后指使爆炸的家伙,警方仍然不知道是谁。不过警方愿意采纳刘浩的口供,因为种种迹象表明,他的确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而王雷还告诉马大犇,刘浩的眼睛因为被火烧伤,视力已经遭到了非常严重的影响,想要恢复恐怕是没可能了。不过警方问起他眼睛怎么受伤的时候,他却只说是被火烧伤,却说不出是哪里来的火,这居然成了本案当中的一个疑点。马大犇当然知道那火是哪里来的,不过他不会告诉王雷,在木言几和王雷之间,马大犇必须周全其中,毕竟木言几的那一套理论,王雷这样的警察是不会听信接纳的。

稻草人书屋

王雷告诉马大犇,刘浩很快就会被起诉,罪名除了伤害,军火,走私等,还有杀人未遂和制造爆炸,他从被抓住的时候开始,就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所以种种罪行,也都交代了清楚了。马大犇虽然痛恨刘浩,而且知道他死定了,不过想到那个幕后真正的凶手至今还在逍遥法外,仍然心有不甘,甚至有些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