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一章.仗义相救

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马大犇在校园里算是一个风云人物,知道他的人不在少数,眼看他凑上前仿佛是要动手揍人了,原本围观的人们纷纷挪开了一些,却并未离去,仿佛是想要继续看热闹,却又不希望等下真的打起来误伤到自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那个高个子似乎并没有示弱的意思,他仍旧流露出一种不可一世的表情,看上去和马大犇卯上了。他的个头比马大犇高一些,可能正因为身高的优势,让他觉得马大犇并不是自己的对手。马大犇一边逼近,一边问道:“问你话呢!你是哪个系的?怎么,怕说出来丢人啊?你还说别人土,我看你才土吧,就你这怂样子谁给你的优越感,还瞧不起农村同学,没农村人你只能吃屎你知道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一边说,马大犇一边把双手背在身后,然后用自己的胸口去顶那个高个子。马大犇此举,成功地挑起了“民愤”,在这所大学里,农村同学不在少数,而且今天的事情大家自己也懂得分辨,很明显就是这个高个子在欺负人,于是大家在情绪上纷纷都站到了马大犇的一边。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时候,这个高个子才第一次说话了,他操一口普通话说道:“这关你什么事啊?我就想今天看这本书,那又怎么样?你管得着吗。”语气不屑,带着挑衅,马大犇知道,这家伙是在故意激怒自己,好让自己先动手,众目睽睽之下,谁先动手谁就理亏。于是马大犇也轻蔑地笑着说:“哦,你非得今天看是吧,那我也非得今天看,你有本事就来抢吧。”话音刚落,马大犇突然转身一把将书给夺了下来。马大犇的力气比较大,而且这一出来得突然,戴眼镜的同学和高个子都没来得及反应,书就被马大犇抢了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其实是一招“将计就计”,既然对方在激怒自己,那自己也用同样的方式去激怒对方就行了,泼皮话谁还不会说?如果这家伙丢不起这个面子的话,肯定会对自己动手的,只要对方先动手,那自己的还击就合情合理了,反正这家伙看着也讨厌,揍他的时候也不用留情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抢下书之后,马大犇就伸手勾住那个戴眼镜的同学的肩膀,故意稍微有点大声地说道:“来来来同学,咱们俩一起看,现在我看谁还敢来跟你抢。”他刻意地将语调拖长,以达到讥讽的效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那个高个子却并没有追上来抢夺,而是站在身后冷笑着说道:“喂,小子,你哪个科系的,叫什么名字?”马大犇站住脚步,转身冷眼看着他说道:“怎么,不服气啊,随时来找我啊,我物理系的,我叫马大犇。你又哪个系的?”那高个子也冷笑着说:“我是江城大学物理系的,我叫皇甫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笑道:“我说哪来的小混蛋这么横呢,原来是隔壁大学的,你说你不在你们学校找书看,来我们学校添什么乱啊?你江城大学也算是名校了,不会连这种书都找不到吧,还好意思说,不怕丢了你们学校的脸。”此话一出,引起在场其他学生的一阵欢呼,马大犇的这一番回击,简直不能更过瘾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江城大学和马大犇的所在的大学同处一个区,建校时间相对短一些,可是这所大学这些年发展迅猛,有许多国家级的老师。同样是本市重点大学,这些年的教学成绩,和马大犇的学校其实不相上下,各有春秋。但是两所大学的学生却常常互相看不顺眼,学校之间的交流虽然不少,但是都有各自的爱校情怀,这种良性的竞争关系,就好像首都的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一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马大犇听这家伙说了自己的名字,皇甫明,这是一个复姓。在这个城市里,复姓的人其实不多,大多也都在解放后改成了单姓,大多都是姓诸葛、司徒、或者上官一类的相对较多,而“皇甫”这个姓,马大犇知道那自古以来都是一个官姓,加上人数很少,也就意味着姓“皇甫”的,祖上在古时候还都是官宦家庭,还真是不怎么常见。可能这家伙正是因为自己祖上都是官,所以才瞧不起这些老百姓,更加瞧不起农村人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场的同学发出一阵嘘声,嘘声则是针对皇甫明的,其中几个好事之徒还说出“滚回你们学校”之类的话。马大犇看着皇甫明,然后对他说道:“小朋友,要看书,让你爸妈给你买去,别来我们学校晃悠,我们学校的同学都是好同学,不敢跟您这种狗眼眼看人低的家伙坐一屋,您自便吧。”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说完马大犇就拉着戴眼镜的同学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然后把书丢给他,对他说道:“你也真是,你跟这种白痴较什么劲,还闹得这么大声,影响我看书。”语气中有点不耐烦,今天马大犇出手其实跟这个戴眼镜的同学毫无关系,纯粹只是看那个皇甫明不顺眼罢了。但是对于戴眼镜的那个同学来说,虽然之前一直把马大犇当做竞争对手,今天却专门为自己解围,还差点打了起来,心里还是很感激的,于是他对马大犇说道:“谢谢你啊马大犇同学,今天仗义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