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二章.嚣张对手

只见皇甫明还是那副不可一世的表情,带着轻蔑,嘴角还有一种让人讨厌的微笑。他先是把书放在桌上,引起了马大犇的注意后,再慢吞吞地在马大犇同一张桌子坐了下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无论从哪个角度理解,这家伙的举止,看上去都是在对自己的挑衅。之前的那次冲突,马大犇就一直看这家伙不顺眼,只是毕竟不在一个学校,平日里见不着,眼不见心不烦。可是他这次显然是专程过来的,而且偏偏选了这么一本书,这么大的图书馆他偏偏坐在了马大犇同一张桌子,这些举动很难让马大犇相信他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当皇甫明坐下后,马大犇将笔要在嘴里,斜眼望着他,然后问道:“怎么,迷路了啊?”皇甫明笑了笑,然后说道:“你们学校又没有规定只有本校的学生才能来,既然如此,我来看书有什么不对?”说完后,皇甫明就拿起那本书,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被他这一句漫不经心的话堵住了嘴,因为别人的确说的也是个事实。于是马大犇又说道:“这里这么多座位呢,你为什么一定要坐这里?难道是因为我这迷人的体香?”皇甫明又笑了笑,然后四下张望了一番后说道:“这里是空位吧,既然是空位,那我为什么不能坐?没理由你一个人霸占这么大一张桌子吧?那岂不是资源浪费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心想,看样子这家伙是跟我怼上了啊,而且我说一句他回一句,句句有理还不让人,看来今天是遇到对手了。马大犇看了看时间,距离褚洧洧下课大概还有半个小时,上课期间自己还是不要给她发信息的比较好,因为马大犇知道,褚洧洧所在的艺术系有个老师性格极其夸张,甚至有点变态的严格,自己还是不要给褚洧洧找钉子碰比较好。

www.daocaorenshuwu.com

可是剩下半个小时,自己如果跟这个叫皇甫明的家伙一起坐着,那只怕是不用看书了,光剩下斗嘴了。而如果自己此刻站起身来换位置的话,那就显得有些示弱了,这家伙既然是存心上这儿来找茬了,如果换位置的,说不定他也会跟着一起换,总之是不可能让自己好好看书的,最重要的是,马大犇从来就不是个甘愿示弱的人。 www.daocaorenshuwu.com

没有更好的办法,于是马大犇也没继续说什么,打算不理睬对方,自己继续看书。既然你爱坐在这里,那你坐个够好了。可当马大犇继续看书了一会儿之后,那个皇甫明突然开口问道:“你叫马大犇是吧,物理系的?”马大犇不理他,装作没听见。皇甫明又说道:“我听说你们学校物理系有个很牛的学生,那是不是就是你啊?”马大犇依旧没有说话,但是心里有些暗爽,因为物理系这一届牛的学生不少,论起最牛的一个,那当然就是他自己了。皇甫明见他不答,于是又说道:“那天那个戴眼镜的小男生,听说是要参加这次的物理竞赛的,我好奇问一句,你是不是也要参加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有点不耐烦了,于是瞪着眼睛反问道:“喂,我跟你很熟吗?为什么我要回答你这些问题。图书馆是你用来聊废话的地方吗?这里是用来看书的,是知识的海洋,我怕你淹死,赶紧走吧,这地方不适合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完马大犇继续看书,脸上写满了对皇甫明的厌恶。这皇甫明大概生来就是这么一张脸,看起来没多大表情的起伏,马大犇这么回怼自己,换了一般人早就生气了,但是他却慢悠悠地,笑了笑说道:“说来巧了,我也是要参加这次物理竞赛的。你那天不是脾气挺大吗,那咱们就试试,看看咱们谁能拿第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斜眼望着皇甫明,眼神里有些纳闷。他在心里仔细想了想皇甫明的这番话,首先自己虽然早前自报家门说过自己叫马大犇,也说过自己是物理系的,但是从未跟他说过自己要参加这个物理竞赛。而听皇甫明的言下之意,似乎他口中那个“物理系最牛的学生”说的就是自己,也就意味着,他其实知道自己是谁的。不仅如此,他甚至还知道自己也要参加这样的竞赛。而皇甫明后面相当于对马大犇发起了挑战,挑战的内容却并非比比谁的名次更高,而是比一下谁能拿下第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换了从前,马大犇认为自己的实力肯定是三甲之一,前几天那个戴眼镜的小男生,能够排进前十都算是打鸡血了。而这家伙口出狂言,直接挑战了第一名。马大犇想到此处,对眼前这张让人讨厌的面孔却不得不放下轻视了,但是嘴上不饶人的他还是脱口而出:“你是不是吃错药了?就你那长得像猴儿一样的人能得第一?你说的是倒数第一吧?”马大犇的话其实很不留余地,换了任何一个人听到,都是很得罪人的。可是那皇甫明竟然还是没有生气,继续有点傲慢地笑了笑,看起来信心十足,似乎马大犇已然成了自己的手下败将一般。只听他说道:“如果你不信,大可以当我没说过这些话,你之前在我面前,在你们同学面前耀武扬威,只不过源自你内心的一种自卑,你或许需要这样的方式来引起别人的注意,这我理解。但是这次的竞赛是真刀实枪,你要是有胆量,咱们就赌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