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七章.大吵一架

看打到褚洧洧跑掉,马大犇有点着急,于是喊了两声,但是褚洧洧并没有停下脚步,直接就跑远了。马大犇身上疼痛,虽然那并不是什么严重的伤,但此刻心里着急,又觉得委屈,竟然看着褚洧洧跑掉之后,有些赌气,于是也没有去追。 www.daocaorenshuwu.com

那一晚,马大犇独自回了宿舍,室友们见他身上有伤,询问之下马大犇却什么都不肯说,浑浑噩噩过了一夜,第二天带伤参加了四进二的比赛。虽然有些发挥失常,但是马大犇的实力摆在那里,他仍旧进入了决赛,而决赛的另一个对手,就是皇甫明。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可是学校在他比赛完后就得到了他在校外打架的消息,在了解了来龙去脉之后,决定对马大犇进行一定的处罚。他的决赛资格,因此而被取消。那段日子,马大犇的心情简直糟糕到极点,自己跟皇甫明的打赌,终究算是输了,而褚洧洧这些天以来,好像也一直在为马大犇当初打架的事情而生气,连电话都不接,马大犇连个想要说话的人都没有。好不容易挨到了周末,马大犇回到家后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心烦意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东方毕竟是了解儿子的,这么多年以来,马大犇虽然屡屡遇到危险,但是却从未如此意志消沉过。隔着门问了几次,但是儿子也不肯回答,马东方也没有办法,只能让他关在屋里自己调整,可是马大犇周末在家的两天里,除了上厕所和饿得不行的时候才出房间,其余时候,都把自己关在屋里。短暂的周末很快就过去了,但是马大犇却不想回去学校,他心里除了沮丧之外,还觉得有些丢人。丢人则来自于那场跟皇甫明的赌约。 www.daocaorenshuwu.com

如果说自己实力不够,那么就算是输,也输得心服口服。但是原因却并非如此,而是由于自己不理智去打架造成的,打架的原因则是皇甫明不断地挑衅。这些天以来马大犇想了很多,这个皇甫明很有心计,谁知道当天的挑衅是不是刻意为之,这一场仗自己输得无比冤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另一方面,自己已经这么多天给褚洧洧打电话都不接,换了一般朋友,哪怕是基本的同情,是不是也该问候几句?于是基于这一点,马大犇其实是很想不通的,且不论自己打架到底是对是错,起码自己是因为褚洧洧的缘故才打架的,就凭这个,难道褚洧洧不该跟自己好好谈谈吗? www.daocaorenshuwu.com

心情极度郁闷,马大犇在无人交流的状况下,开始有些钻牛角尖,于是他跟学校请了一个礼拜的假,说自己身体不舒服需要在家休息。但是他心里盘算的却是,自己打赌输了,愿赌服输,不就是裸奔嘛,那等过完这个礼拜自己去裸奔就行了。而这一个星期他也不会再给褚洧洧联系,如果到了周末她仍旧不理睬自己,那这件事也没什么好继续追究的了,也就不过如此吧。

daocaorenshuwu.com

越是想得洒脱,其实内心却越是在意。为了不让这样的情绪影响到家里,这一个礼拜马大犇时常会一早出门,在外面玩电脑游戏,或是到江边闲逛,通常都会到傍晚才回家。他开始觉得只有虚度光阴才是排遣寂寞最好的方式,而他也忍住了不与褚洧洧联系,之前反正打电话她也不接,于是也就不打了,甚至连短信都不发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在学校里,褚洧洧当然是知道马大犇没有来学校的。她这些日子以来,和马大犇吵架心情也非常不好。有一天下课后她跟同学一起回宿舍,在路上却遇到了皇甫明。褚洧洧和此人只见过一面,而且还以非常不愉快的方式收场,于是她打从心底也不怎么喜欢这个人,见他在自己学校里徘徊,于是就打算低着头绕过去,装作没看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皇甫明却叫住了褚洧洧,说自己这次来并不是来惹事的,也不是来找马大犇算账的,而是专程来找褚洧洧的。皇甫明告诉褚洧洧,自己和马大犇之间有一个赌约,但是由于客观原因,马大犇未能参加决赛,自己就算作自动胜出了,不过这样的胜利并不值得高兴,所以特别来请褚洧洧转告马大犇,说这次打赌没有分胜负,也不必让他去裸奔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褚洧洧对皇甫明说,这件事不关她的事,如果皇甫明有什么话要告诉马大犇,希望他自己亲口当面告诉他。而皇甫明察觉到两人似乎吵架了,于是就问褚洧洧马大犇的电话号码,褚洧洧却不肯给他,然后也没多说什么,就自己回了宿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家里的马大犇,几乎每天都盼望着自己能够接到褚洧洧的电话,就算是骂自己一顿,起码这会让他觉得自己对她而言还比较重要。可是一直等到礼拜五,这天褚洧洧又该回家了,自己依旧没等来她的电话,反而是自己的一个室友打了过来。 稻草人书屋

电话里室友说的内容让马大犇心情莫名地再度烦躁了起来。室友本来是打电话来关心一下马大犇,看看他身体有没有好一些,但是却意外透露了一个消息,说是马大犇不在学校的这一个礼拜,有一个外校的学生经常会来找褚洧洧,看起来似乎是有“追求”褚洧洧的意思。不过这个室友也强调说,褚洧洧一直都躲着对方,但是那个人好像有点死缠烂打,他也并不主动去说什么,而是褚洧洧干什么他就跟着干什么。褚洧洧下课离开教室,那家伙就在楼底下等着,等到了也不说话,就默默地跟着走一段路。褚洧洧去食堂吃饭,他也去食堂吃饭,但是全程褚洧洧好像都不愿意搭理他,只是他一直这么待在边上,总感觉不大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