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九章.复杂身世

调查的过程,马大犇不得而知。因为木言几和莫郎中的人脉关系大多和马大犇这样的人毫无交集,某种程度上来说,莫郎中的莫家馆,更像是古时候的酒肆茶楼,常常会成为信息的汇集点。而莫郎中有不少徒弟,这些人活动在四处,打听消息根本不是难事。 daocaorenshuwu.com

于是等信儿的时间并没有很长,礼拜五晚上刚说了这事,礼拜一的晚上木言几就打来了电话。马大犇一看来电显示是木言几,先是没接,而是拿着电话跑到了宿舍外的走廊上才接起,并且压低了嗓门说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喂,大犇啊,莫家馆传来消息了,你要的那人的底细,已经查到了。”电话那头,木言几对马大犇说道,不过语气听起来,似乎没有那么兴奋。马大犇低着声音问木言几道:“木大哥,都查到些什么了,你怎么听上去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马大犇也是个善于察言观色之人,短短的一句话,他迅速察觉到木言几语气的异样。

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在电话那头说道:“这个人打听起来其实不难,毕竟知道他的名字和学校,很多信息是能顺藤摸瓜摸出来的,不过这家伙的身份背景,调查起来着实花了些工夫。年龄比你大一岁,两年前以非常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江城大学物理系,不过两年前的事情,起初的时候就完全查不到。”马大犇心里琢磨,这是怎么回事,俗话说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一个人只要存在过,以现在信息发展的速度,怎么可能查不到?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只听木言几继续说道:“江湖上查人主要靠打听,透过这个皇甫明原先的学校调查,他只是高中最后一年在这所学校上学,而之前的入学档案中却没有这个人的名字,所以当时我们认为他很可能是从外地转来本地参加考试的学生。”马大犇这才想起来,这个皇甫明是说普通话的,而且说得还挺好,跟本地人那种强行说的普通话还是有很大区别。于是他对木言几说:“哥,你说的没错,这家伙估计就是外地来的。他不知道为什么对自己有种优越感,所以我起初的推测是这家伙估计家世还算不错,应该家里有几个钱。”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说到这里的时候,木言几又说道:“这就是我要跟你说的重点了,我们继续查下去得知,这个皇甫明的老家是北方,有个母亲还留在那里,但是父亲的信息却始终查不到,这就让我们觉得很奇怪了,因为从打听到的消息来看,她的母亲是没有职业的,也就是说,应该不会有太宽裕的收入来源,但是老家的房子却是当地一个比较高档的小区,这跟这个人的身份大大不符,她如果不是从事黑色买卖的,就是中了彩票巨奖,但是这个可能性很小,我们一开始的时候问了许多人,都没人了解他母亲的具体情况,只知道以前曾经在单位上过班,但是生了小孩,也就是这个皇甫明之后,就没再出去工作过了,平日里主要的消遣就是逛街和打麻将,试想一下,一个没有工作和收入来源的人,如何住得起高档小区,还能够有财力去逛街购物?同时还把自己的孩子教育地这么优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马大犇也觉得纳闷,根据木言几说的内容来看,这的确是挺古怪的,不过之后连木言几都说皇甫明有些优秀,这的确让马大犇有点不爽。考虑到对方毕竟是高材生,自己也算是他的“手下败将”,所以对方称之为优秀,倒也说得过去,只不过人品在马大犇看来有些糟糕罢了。 daocaorenshuwu.com

于是马大犇问道:“你说他是几年前来的本地参加考试,他母亲却没跟着一起来对吗?这很奇怪啊,除非这家伙的生活能力完全不需要别人操心,要么就是在本地有别的亲戚照顾他。”木言几说道:“那倒也不一定,大犇,你先别乱猜,听我说完。”于是马大犇不再发问,安静地听着。木言几接着说道:“皇甫明的母亲姓周,莫大傻子远处的朋友打听到,这个皇甫明之前是一直在北方那个城市生活,是几年前突然来的本地。而且还打听到一些有意思…或者说是奇怪的事情。那就是这个皇甫明曾经在他们老家用的名字并不是这个,而是叫‘周明’,按照我们中国人的习惯,一般来说是跟父亲姓,所以常理推断,他的父亲应该是姓周才对。不过一来他的父亲我们没有查到,二来就算他之后改姓皇甫,就意味着他在此前是跟着母亲姓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木言几顿了顿说:“如果说自己家的孩子要改姓,大多数情况是因为母亲再婚,并且夫家得到了自己和孩子的认可,大家都愿意的情况下,才会跟着继父姓,不过即便是这样的情况,也通常是发生在小时候。长大了都叫了十多年的名字,怎么会说换就换?所以我们推测,这个‘皇甫’的姓,应当是他生父的姓,基于某种缘由,他到了这个年纪才改回父姓,而改性、转学、来了本地,这些事情几乎是一个时段里发生的,所以我们很难不把这些事联系到一起,于是调查的方向又回到了本地,这就好像你刚刚说的那样,他并不是一个人来的本地,而是本地有亲人,很可能就是他父亲这一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