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一章.狭路相逢

一个企业龙头的秘书兼女人,竟然与黑帮有捋不清的关系,马大犇虽然年轻,但是也知道,当下的社会做任何生意,要么跟官府有关系,要么就跟黑道有关系,想要两者不占,几乎就是死路一条。就连厂子门口那个开了三十多年的剃头小摊,也要按时纳税,同时为了避免被小流氓骚扰,也是时不时要跟那些社会上的人有所表示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这不免让马大犇想到另外一件事,因为晟天集团非常庞大,这样规模的企业肯定是要和官府搞好关系的,以便拿到政策等一些便利。倘若说皇甫成是一把手,而这个“玉面狐”是二把手的话,那岂不是说他们黑白通吃?自己原本就基本没有胜算了,面对如此庞大而关系复杂的家族,自己岂不是连个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只要皇甫明跟他老子随便说几句抱怨自己的话,人家不是分分钟让自己就此永不超生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玉面狐的身世就更扑朔迷离了,目前我们查到的,只知道她是很年轻的时候、大概大学刚毕业就进了晟天集团,并且很快就上位了。从履历上来看,她没有过多的基层工作经验,一个大学毕业生,又是女生,按理说是不应该跟黑帮有关联的,所以这里我们始终猜不透,而且她将自己过去的一切隐藏得特别好,我们实在是没办法查到更多的消息了。”木言几在电话那头对马大犇说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马大犇心情很糟糕,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好,谢谢你了哥,替我谢谢莫郎中吧,我知道了。”听出他心情不好,木言几又说道:“大犇,你别太在意了,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褚洧洧这小女孩咱们都熟,她是个品性很好的孩子,应该不会出现你担心的那种问题。就算真的出现了,这人心的事儿,你也控制不了啊。你就大大方方地去面对吧,别做傻事。再说了,如果褚洧洧真的动摇了,那说明你们俩的感情本身就基础不牢,变数很多,既然如此,又何必要去在意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没有说话,虽然木言几说的其实恰好是自己最担心也最不想听的,但他知道自己这个大哥肯定不会害自己。虽然对方是个玄门人士,可无论对社会还是对人,其阅历都是自己遥不可及的。木言几接着说道:“就算真的变成大家都不愿意的那样,你也别丧气,人生嘛,就是一场比不完的赛,对手有很多,最大的对手是你自己。既然是比赛,那就会有输赢,看淡点,有些事你早点遇到,比晚点遇到要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嗯”了一声,道理他都懂,只是要他想通这一切,还需要时间。木言几最后说了句让他早点休息,别胡思乱想后,就挂上了电话。说得容易,今天电话里这些内容,基本上和晴天霹雳没有什么两样,雷都劈到了马大犇的身上,区别只在于劈残废和劈死而已。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于是那一晚,马大犇无论翻了多少次身,换了多少个姿势,都无法入睡。室友那并不吵人,细微的鼾声在他失眠的夜晚里,显得格外刺耳。他就这么在床上郁闷了一整夜,第二天早上大家都起床准备去上课了,马大犇折腾了一晚却仍旧毫无睡意,更不想去上课了,这段日子过得真是糟透了,不过马大犇总算想明白了一件事,无论褚洧洧搭不搭理自己,自己都要去跟她当面谈谈,既然有些事无法逃避,那就早些坦然去面对的比较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这天上午,马大犇没有去教室。一个人在宿舍里盘算着怎么跟褚洧洧开口,好不容易把时间磨到了中午放学,马大犇知道这天上午褚洧洧是有课的,褚洧洧一向很乖,从来都不会旷课,于是在下课时间提前大约二十分钟的时候,马大犇去到了褚洧洧的教室楼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在那里焦急地等了大约十分钟,马大犇却远远看见教学楼下的小路上,走来一个高个子的男生。一看到那张脸和那走路的姿态,马大犇顿时就怒了起来,因为那个走过来的人,正是皇甫明。

稻草人书屋

虽然愤怒,也知道对方这时候来,肯定是来等褚洧洧的。自己也就一个多礼拜没有出现在这里,这家伙竟然如此明目张胆。马大犇知道,自己冲动的脾气如果不在此刻克制下来的话,很可能等下就会演变成第二次的打架事件,褚洧洧说得对,自己的确是有些不自信,在面对比自己可能更优秀的对手的时候。木言几也说得对,有些事如果该发生,那迟早都会发生,客观地外力强求,只会让心里的那个结果越来越远。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于是马大犇按捺住自己,不断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下来,但目光却无法再从缓缓走来的皇甫明身上挪开,并且当时的脸上表情应该非常狰狞才对。而很显然,远处的皇甫明也看到了马大犇,原本他脸上的表情是很平常的,但是在见到马大犇之后,迅速变成那种傲慢的微笑,仿佛他之前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马大犇不痛快,而此刻看到正在不痛快的马大犇,他就更加痛快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