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三章.新的变故

尽管知道此人一向傲慢,且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总是对自己的一切充满自信,无论有没有算计的成分在里头,最近的这几次交锋当中,马大犇的确处处都处于下风。事实证明皇甫明这家伙,说话做事之前,绝不会凭一时冲动,这跟马大犇的性格几乎截然相反。于是他的那句“绝不是最后一次看到我”令马大犇察觉到此人别有用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马大犇冲皇甫明喊道:“你说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来找我,我不来找你,咱们还有机会见面不成?”皇甫明哈哈笑道:“这有什么稀奇,就好像天上的云一样,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你无法保证下一朵云是什么样子,正如我认为咱们不是最后一次见面一样。”说完这句,皇甫明转过身子面对这马大犇和褚洧洧,继续说道:“马大犇同学,我不能说你傻,因为你绝对不傻。可是你很天真,天真得让人觉得可笑。”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马大犇一听,心里有些奇怪,这家伙莫名其妙说这些话是什么用意?难道说是因为刚刚褚洧洧的动作已经让他开始知难而退,但是觉得就这么退让是一件丢脸的事,所以临别之前虚张声势,要说点让大家都听不懂的话,觉得这人高深莫测吗?这是现实生活,又不是武侠小说,应该可能性不大吧。马大犇一边寻思着,一边迅速对皇甫明的这番话做出反应,于是他也装腔作势地说道:“天真就天真吧,起码我活得真实。我这人活到现在不敢说光明磊落,至少都是坦坦荡荡,我从不在背后算计人,不像你,说得好听点你都算是趁人之危,说难听点,你跟无耻小人没有区别。”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马大犇的话说得比较重,不过潜意识里,他似乎认定即便皇甫明听到这些带有攻击性的言语,也仍然不会生气,还是会摆出那张让人讨厌的脸来。果然,皇甫明只是微微一笑,停顿数秒后才说:“既然如此,我这个无耻小人就祝愿二位比翼双飞,出入平安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通常来说,以大学生的文化造诣来看,基本的成语词组应当是比较熟悉的。所以大家都知道“比翼双飞”这个词后面应该接的,大多是诸如“成双成对”、“白头偕老”之类差不多意思的词语,可这家伙偏偏说了句“出入平安”。原本这也不是什么坏词,只是从皇甫明的嘴里说出来,听在马大犇的耳朵里多少有一些威胁的意思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威胁,马大犇可从小到大都不吃这一套。于是他松开褚洧洧的手,走到皇甫明跟前对他说道:“那是当然,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我这人没别的优点,但是活得坦坦荡荡,我可从来不会隐姓埋名,趋炎附势,更加不会仗势欺人,你说对吧,周明同学。”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周明,正是木言几和莫郎中调查到的皇甫明的原名。此刻马大犇故意当面说出来,意思非常明确,他是在告诉皇甫明,不要认为换了名字就可以为所欲为,要查到你的底细,这并不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长久以来,皇甫明都始终洋溢着自信,而在马大犇直呼自己从前的名字的时候,他的脸上才第一次闪过一种惊讶的神色。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也是马大犇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表情出现在这家伙的脸上,尽管只是一闪而过的瞬间,很快皇甫明又用那种傲慢的微笑对马大犇说道:“不错啊,做过功课,看来我还是低估你了。不过那又怎么样,这能说明什么问题吗?”马大犇也冷笑了一声说道:“这起码能说明,你不要在背后玩什么花样,别把老实人惹急了,我们赤脚的可不怕你穿鞋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最后这句话,马大犇的语气显得有点恶狠狠的。此时此刻,他必须把自己的态度显得强硬起来,既然皇甫明都能用言语威胁自己,那自己为什么不能?不得不说的是,皇甫明对马大犇这番话还真就产生了一些顾虑的心理。他是个私生子,原本能够得到今天所拥有的一切都很不容易,这也就让他比一般人更加珍惜。马大犇的话似乎是在告诉他,我马大犇已经掌握了你的信息,自然也知道了你家族庞大的势力,不过我并不怕你,大家都是命,不怕玩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皇甫明没有再回马大犇这句话,表情甚至有点难看,他转过头,一言不发地离开了。而看着他走远后,马大犇和褚洧洧才随后离开。虽然马大犇说了句威胁的话,但事后自己还是有些后悔,果然自己城府不深,只图一时口舌之快。这皇甫明本来就跟自己不对路子,此番只怕是更加会小心防范自己了。这家伙不知道现在心里想的是什么,或许在琢磨怎么跟自己玩阴的,如果真的大家暗中较量,马大犇可不是他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