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五章.相关的人

无论承不承认,无论是否愿意去回想起,皇甫明这个名字,都曾经在马大犇的生活当中存在过,并且还留下了相当糟糕的一段记忆。不过正因为太不开心,于是自从那一天在校园里跟皇甫明说完那番带有威胁性的话之后,马大犇就开始努力想要让这个人从自己的脑子里尽量消失,至少不要再专门去想起。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可是王雷突然跟他提起这个人,在马大犇毫无准备的时候。因为马大犇将自己生命中认识的人都分了几个群体,王雷和木言几之间的关系都只能算是勉强能够靠上边,更不要提这皇甫明了,马大犇压根就没想过王雷会认识这个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马大犇说道:“怎么了雷叔,是出什么事了吗?你怎么突然提起这个人来?”虽然说是一句反问,不过马大犇算是间接地承认了自己认识皇甫明这件事。王雷对马大犇说道:“你该不会是惹上这家伙了吧?你知道他是谁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马大犇回答道:“我当然知道他是谁了,晟天集团老板皇甫成的儿子嘛,我不管知道这个,我还知道这家伙是个私生子,老家在北方,以前也不叫这个名字,而是叫周明,我说的没错吧?”马大犇把之前木言几帮忙打听到的内容告诉了王雷,原本是想让王雷明白,这家伙的底细自己很清楚,不用那么害怕,可是王雷的语气却在这个时候变得有些着急了起来。

稻草人书屋

“哎呀我的大犇啊,你说你招惹谁不好,你去惹他干什么呀?他晟天集团有多庞大的实力你难道不知道吗?你斗得过人家吗?人家想要弄死你,那特么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王雷焦急地说道。马大犇认识王雷已经快二十年了,知道这个警察一向刚正不阿,嫉恶如仇,可是谈吐却从来都不会张嘴就来,如今焦急之下,竟然还蹦出了一句脏话,这让马大犇察觉到有点不对劲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首先自己和皇甫明虽然有过节,但是那并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无非就是一些年轻人之间的冲突,最多也就是打一架就能解决的事,王雷为什么会冒出“分分钟弄死你”这样的话?难道说这皇甫明因为输不起,于是利用家族庞大的势力到处放话出来,说要干掉我马大犇?而这些消息又碰巧被当警察的王雷知道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次,王雷从电话接通后,已经连续好几次说出自己“招惹”了皇甫明,这个用词仿佛也有些不正常,我马大犇虽然一向不知天高地厚,但也不是神经病啊,我难道就不能跟别人好好做朋友,难道就只会招惹别人吗?从这个角度来想,马大犇意识到,王雷肯定知道一些什么事,而这件事和马大犇之前跟皇甫明那次冲突有莫大的关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第三,王雷提到的人是皇甫明,而并非皇甫成,这说明王雷收到的这个消息和皇甫明是有关的,他之所以着急害怕,并不是因为皇甫明这个人,而是他背后的晟天集团,也就是皇甫成。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是个关系社会,所谓打狗都还要看主人,主人势大,自然就会影响到一些客观因素,即便是警察,即便是人民的卫士,哪怕秉公执法,也会在这个阶段产生一些顾虑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以王雷目前的资历,他是不敢碰的。所以马大犇很明白,王雷害怕马大犇牵扯到皇甫成,牵扯到庞大的晟天集团。可是即便如此,还是让马大犇感到不解,就算自己真的正面跟晟天集团杠上了,那也不能说明什么呀?他好好的一个警察操这心干什么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于是综合这些考虑,马大犇迅速得出来一个结论:晟天集团肯定有不干净的东西,起码它曾经引起过王雷这样的警察的注意,否则的话,他实在没有理由用这样的口吻来问自己。

daocaorenshuwu.com

想到这里,马大犇对王磊说:“雷叔,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你今天跟我打这个电话该不会是只为了臭骂我一顿吧?如果你知道点什么,请你现在就告诉我,我知道自己不可能是晟天集团的对手,起码也别输得糊里糊涂的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输?你觉得这是输赢的事儿吗?”电话那头,王雷的语气突然变得激动了起来。仿佛是在为马大犇的吊儿郎当感到生气,他认为马大犇完全没有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王雷接着说到:“臭小子,你知不知道我在给你打这通电话之前,谁来找过我吗?”马大犇说道:“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为什么会知道?不是,雷叔你今天到底什么意思啊?我跟皇甫明那小子之前的确闹得有些不愉快,可是应该不至于那么严重吧?” 稻草人书屋

王雷叹息一口,连叹息的声调都有些微微颤抖,这让马大犇更加感觉到不安。只听王雷说道:“刚才来找我的人,你也认识,就是你们那栋楼的,你小女朋友的爸爸,你褚叔叔。”王雷听上去语气非常无奈,马大犇在听到褚叔叔的名字的时候,又是一阵莫名其妙,心想这特么什么跟什么呀?为什么皇甫明和褚叔叔这两个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的人,会同时被王雷提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