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六章.接近真相

王雷接着说道:“我和你褚叔叔认识很多年了,打从他到厂里工作开始,我们就认识了,只是互相交情并没有很深,所以他来找我的时候,我还感觉到很意外。”王雷顿了顿说道:“你褚叔叔告诉我,就在几天前,他曾经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那边的人自称是晟天集团的,约他面谈一些事。你褚叔叔去了之后,人家就直接提出了要求,这个要求就是希望让他的女儿跟男朋友分开,对方甚至还拿出来一笔钱,这笔钱你褚叔叔没有具体跟我透露金额是多少,但是至少是他奋斗好几年的总收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到此处,马大犇一下子就怒了,他对王雷说道:“哼,我就知道这家伙不肯善罢甘休,只是我没想到他的手段竟然如此下作,给钱是什么意思,是让褚叔叔把女儿卖给他么?”马大犇心里愤愤不平,其实皇甫明这么做固然出乎他的预料,但是真正让他感到寒心的却是褚叔叔处理这件事的态度,前几天在家里跟褚洧洧大吵一架,想必也正是这个原因吧。没想到他如此道貌岸然的一个人,竟然为了这些钱而心动,真的想要拆散自己的女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雷却说道:“你错了,你褚叔叔找我的时候,说的都是你的好,他也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于是多问了两句,对方的回答模棱两可,也说不到点子上,只是告诫你褚叔叔最好是收下钱就照办,否则的话将来受伤害的就会是褚洧洧。你是知道你褚叔叔这个人的,平日里有点闷,褚洧洧是他的掌上明珠,心肝宝贝,他是绝对不愿意让褚洧洧受到任何伤害的,对于对方的要求,他不明白是为什么,可是无论自己怎么问,对方都不肯再继续说下去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马大犇这才稍微释怀了一点,不过,他突然察觉到这当中的关系似乎有些微妙。这褚叔叔也是几十岁的人了,怎么会别人一通电话随随便便就约了出去?对方就算是晟天集团,可是褚叔叔又跟这个集团没有任何关系,凭什么要听他们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带着这些疑问,马大犇就问了王雷。王雷叹息一口说道:“大犇啊,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曾经不止一次跟你说过的话。你褚叔叔当年在厂里是抓生产建设的,能力出众,执行力很高,可是自从爆炸案发生以后,他就被边缘化了,派去了另外一个部门对接工作。”马大犇说:“我当然记得啊,我当时还问你来着,你说他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所以这件事之后直到现在都没有离开厂子里。”王雷接着说道:“当时你褚叔叔去的那个部门,就是现在你们厂区后那片商业小区。那块地本来就是你们厂里的属地,是后来卖给开发商修房子的。地皮买卖涉及到很多事,尤其是管辖权交接的工作,当时你褚叔叔就是负责跟地产公司对接的人,也是直接负责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马大犇说道:“这个我知道啊,可是这跟今天的事有什么关系?”马大犇感到有些不解,虽然早前王雷说起这件事,对褚叔叔有一种惋惜的感觉,但那毕竟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如今又拿出来说,难道这两个事情有什么关联?王雷停顿了一会儿后说道:“那个修房子的开发商,背后的公司,就是晟天集团。”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此话一出,马大犇又感到一阵惊讶,他迅速的对将两件事前后串联了起来。爆炸案疑点重重,王雷也多次表示这里头并非一个简单的谋杀案,对方的目标人物,那个被炸死的副厂长是褚叔叔的好朋友,而炸死他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是搞风纪建设的,可能是掌握到不少企业里的腐败现象。国营单位发生腐败可不是小事,对方为了让他闭嘴而指示刘浩实施了爆炸。王雷说褚叔叔走不掉的原因很可能也是被对方抓住了把柄,这个过程很可能就是在他被边缘化,去对接工作的途中发生的,否则他大可以一早离开,置身事外。而对接的公司,又正好是晟天集团。 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不免设想出这样一种情况:厂里的有些老领导暗箱操作,将部分属地私下卖给了晟天集团旗下的地产商,可是这个过程中存在大量违规腐败的行为,这件事被那个副厂长了解到。为了不让事情曝光出来,于是炸死了他,同时知道副厂长跟褚叔叔是好朋友,所以褚叔叔很可能也知道了一些内幕,刚刚出了这么大的案子,如果再杀掉褚叔叔的话,肯定会引发更多的麻烦。于是老领导和晟天集团的人就安排他去对接工作,期间对褚叔叔有过一些可能是贿赂的行为,让他身上也变得不干净,被拉下水之后,把柄在别人手里,自己想说说不出,想走走不掉。而今又一次被利诱,才使得他不但跟对方见面了,还有些不得不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