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八章.身边的人

这通电话结束之后,时间已经是接近午夜十二点。厂里住着的大多都是老一辈的人,如同马东方这个年纪。所以这个时间点,大多数人都已经入睡,外头安安静静,亮着的灯已经没剩下几盏。按照王雷说的,马大犇现在的阶段要学会装傻,所谓装傻就是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般,所以第二天他还得装出一副没事的样子回去学校上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倒在床上,将双手压在后脑勺,房间里原本并不算明亮的灯光此刻更给了他一种昏暗的感觉,这样的昏暗是发自内心的,在王雷的这通电话之前,他的心情原本只是烦躁,如今害怕、郁闷、紧张统统在这样的夜晚袭来,他无法入睡。

www.daocaorenshuwu.com

最近这段日子以来,马大犇已经记不起自己是第几次因为各种各样的烦恼而无法入睡。马大犇回想着王雷的那番话,此刻因为自己而受到牵连的人已经足够多了,而这些人对马大犇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父亲马东方自然不必说,除了内心强大之外,他对于外界毫无抵抗能力,李茫因为学业成绩和自己相去太远,于是这些日子只是偶尔打打电话,并没有常见面,他大概能够勉强置身事外,毕竟害他也是毫无意义的举动。褚洧洧一家在褚叔叔选择跟王雷说这件事的时候,就肯定是被王雷暗中保护了,只不过多半褚洧洧和她母亲应该还不知道,不晓得王雷跟褚叔叔说的对策是什么,是要他假装接受,伺机行动,还是拖延时间,不置可否。但无论是怎样的选择,褚家人此刻应当都是相对安全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那么木言几呢?他原本就跟这件事毫无关联,但是走到如今这一步,他也不能完全置身事外。当自己跟皇甫明表示已经调查过对方的时候,皇甫明肯定会反向调查究竟是谁帮助自己查到这些信息的。对于莫郎中和木言几来说,他们自然有江湖上的一套路子,可这晟天集团也不是省油的灯,自己身边的朋友数来数去也就这么几个,既然自己能打听到对方的消息,那么对方自然也能打听到这一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马大犇分析,木言几的情况其实只能说比自己好一点而已,但是他仍让是被严防的对象之一,考虑到职业的特殊性,对方必然会多留个心眼,假如真的有一天鱼死网破,那么对方肯定会在除掉自己之前,先除掉木言几和莫郎中,因为他们太难掌控,必须先做掉,以绝后患。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于是想到这里的时候,马大犇觉得自己还是应当通知木言几有所准备。自打他结婚之后,马大犇明显感觉到他有了不少顾虑,原本就不算大的胆子,在婚后更加变得胆小。如果因为自己的关系而让木言几遭遇横祸,自己明明知道却并没有提前告知,那他就算渡过此劫,将来也会后悔一辈子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一夜,也不知道是凌晨几点才迷迷糊糊地睡过去,马大犇第二天却很早就醒了过来。他按照王雷的吩咐,一切装得好像没什么事一样,因为很难说此刻有没有人在暗中观察着自己。整整一个上午,马大犇都无心上课,而是花了很长时间在思考如何跟木言几说明白这件事。按照他对木言几的了解,木言几是一定会帮自己的,不过那必须是要他确保自己安全的前提之下才行。中午下课后,褚洧洧约马大犇一起吃午饭。之间她看上去还是有些无精打采,看得出家里出的这件事对她影响其实是不小的,不过她这样的神态也让马大犇察觉到,褚洧洧其实并不知道自己父亲找过王雷这件事。既然如此,马大犇也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午休息的时候,马大犇跑到走廊的角落里,给木言几打去了电话。上一次通电话,木言几告诉了马大犇自己调查到的一切,如今马大犇却给了他这样一个消息,虽然算是个“老江湖”,但木言几对于晟天集团的庞大还是有些顾虑的。在得知自己甚至武先生和赵春香都有可能被牵扯其中,木言几有些犹豫,不过最后还是冷静下来分析给马大犇听。假设现在皇甫明的出现就是为了对付自己,那么授意皇甫明做这件事的人,至少是跟爆炸案有直接关联的人,眼下看来,极大的可能性就是皇甫明的爸爸皇甫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作为本地杰出的富商之一,按理说对马大犇应当是不屑一顾的,可这谁有能说得清呢。木言几告诉马大犇,自己会想法子秘密调查出关于皇甫成的一些情况,如果是他授意皇甫明做这件事的话,那么咱们可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因为别人是在不断往前准备,我们倘若只等着接招的话,那就被动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问木言几:“那你打算怎么办?现在雷叔给我的说法就是尽可能低调,不要让对方察觉到我们有所戒备。”木言几想了想说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马大犇愣了,不知道木言几此话何意。自己倒是想“还治其人之身”,可也得有那个能耐才行啊,要钱没钱,要人没人,这样硬碰硬难道不是一种找死的行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