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九章.反击计划

反击?我躲都躲不过还反击?马大犇心里想着,木言几的办法听上去是那么像一个馊主意,就算是兵行险着,那也得看看双方是不是势均力敌才是呀。马大犇有些迟疑,于是问木言几说道:“那如果对方识破了怎么办?岂不是打草惊蛇?明明咱还能多活个一年半载的,这下倒好,只能活半天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电话那头,木言几仿佛听出了马大犇的犹豫,于是说道:“大犇,这可有点不像你啊,以前我认识的马大犇,那可是天不怕地不怕,你当年都这么无所畏惧,怎么现在反而畏首畏尾了?”顿了顿之后木言几又说道:“你想想今天你打电话跟我说这件事,虽然站在你的角度,你是觉得应该要让我知道,提前有所防范,既然如此,我防范的对策就应当是主动出击。当然,我并不是要挑明了对着干,而是温和地旁敲侧击,你马大犇又不必皇甫明傻,他都能骗过你,你难道不能骗过他吗?再说了,这个皇甫明可能知道有个叫木言几的家伙,但是我站到他面前,他都未必能认出我来,你要是觉得不敢做,那我来做就行了呀。我像是那种坐以待毙的人吗?我特么几十年风风雨雨都过来了,决不允许自己栽在这么一个小杂种手里!” 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的语气听上去说道后面就有些激动了,甚至还问候了对方的老妈。马大犇知道,木言几这家伙也从来不会说自己毫无把握的话,这些年以来,自己跟着他见识过很多从未接触到的世界,而木言几也在跟自己的交往当中,逐渐接受一些他曾经所不接受的东西。他手里的那个EMF就是最好的证明,而且木言几不是那种会主动涉险的人,他如果要做一件事,一定会经过提前的部署,剩下的就交给经验去完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见马大犇不说话,于是补充了一句说道:“都说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咱们把这句话换换,最不可能的办法可能才是最有效的办法。对方既然要对付你,那么你一味装傻显然是不够的,计划不如变化快,咱们就在他的计划当中,制造点变化。就算最后真的输了,也不至于是一败涂地,咱们好歹反抗过,你说对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这番话,让马大犇感到一阵振奋。对啊,凭什么我要当个被你践踏的鱼肉,兔子急了都还会咬人呢!我马大犇从小也不算个规矩的孩子,说到惹是生非,舍我其谁啊?站着死才不窝囊,木言几曾经说过,这就像是走夜路,敲黑门,门后究竟是五彩世界还是万丈深渊,那一定得鼓起勇气打开门才知道。想到这里,马大犇对木言几说:“行,木大哥,我都听你的安排,你计划好之后,随时通知我,我必然全力以赴。在此之前,我会按照雷叔说的那样,继续装傻,不让他们的人察觉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一切等我消息,大犇,你别怕,我们都在呢。”说完这句话,木言几挂上了电话。这句简单的话,听上去是那么可靠。而木言几口中的“我们”,自然是那些江湖上的朋友,莫郎中,赵春香,还有武先生。这些人随便一个拿出来都能够独当一面,马大犇心想,若是最后大家必须明刀明枪地干,那自己就把事有多大闹多大,闹得人尽皆知,想必对方也不敢顶风作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周很快又过去了,相安无事。马大犇虽然随时都警惕着周遭的一切,但是表面还是装得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以此达到欺敌的效果。而这一周里,王雷和木言几都分别打了几个电话给自己,王雷那边传来的消息是,他根据可靠的线索,基本上确定了一个事实。当初晟天集团为了拿地,和厂里的某位当时还在职的领导达成了暗中的协议。这样的合作是见不得光的,并且会被严查,于是当副厂长查出端倪之后,对方知道为时已晚,而且这个副厂长不会接受贿赂,于是就杀死了对方。这一切都是当时的那个领导勾结晟天集团的某人做下的案子,周强和刘浩,只不过是其中一只走狗罢了。但是王雷无法确定那个幕后的指使者就是皇甫成,因为他大可不必这样做,他的钱已经足够让他去解决很多事情,他没有动机做这样的事。不过他身边有个秘书,倒是有嫌疑。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王雷口中的这个秘书,马大犇知道,那就是“玉面狐”胡菲。十几年前按照她的年龄来说,应该刚刚才到晟天集团工作,这种大案子会是她这种年轻的女人指使的吗?马大犇心里有些怀疑,但也无法打消疑虑。王雷还告诉马大犇,根据褚洧洧父亲的主动交代,当初在交接工作的时候,的确曾经收下过晟天集团的一张支票。他用这张支票的钱,给褚洧洧买了一架钢琴。马大犇没有想到的是,褚洧洧的钢琴造就了她如今在重点大学艺术系学习的资本,那首巴达捷夫斯卡的《少女的祈祷》,也曾在无数个夜晚给过马大犇心灵的安慰,而它的存在,竟然是一笔这么肮脏的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