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二章.配制材料

因为木言几要的是一种能够迅速让人失去意识的东西,这种东西在马大犇看来必然不是原始存在的东西,肯定是一种化合物。所谓科学就是力量,当各种奇妙的元素组合在一起的时候,就会产生出强大的力量。所以马大犇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借由酒精和胆矾经过化学反应而得到的一种新材料。 稻草人书屋

酒精的成分主要是乙醇,工业酒精的乙醇浓度会更高,而胆矾是一种硫石的伴生物质,一个地方如果有地热,或是有温泉,那么这样的硫化物就非常容易得到。中国古时候有许多道士炼丹,希望得到一种丹药能够让人长生不老,这样的传说想必是所有人都听过的。那时候的“炼丹术”,其实放到今天的环境里,就是在用不同的材料进行化学反应,本质上其实还是一种化学的行为。硫是一种相对活性的物质,能够跟很多其他的材料进行反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当天稍晚一些的时候,木言几就把一瓶酒精和一包从莫郎中那里拿来的胆矾块带给了马大犇。当天晚上,马大犇偷偷翻窗户进了实验室里,拉上窗帘,不让人发现。他先是用蒸馏的办法,从胆矾所蒸馏出的气体与水降解后,提取了少量浓度比较低的“硫酸”,这就是一种非常危险的物质了,能够烧毁很多东西。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马大犇小心翼翼将硫酸盛放到量杯当中,然后根据刻度,再倒入了比例跟硫酸基本一样的工业酒精,在进行加热,当插入杯中的温度计到达大约80多度的时候停止加热,用玻璃棍开始搅拌,直到两种材料完全混合后,再将它们加热到大约130多度。在减去蒸发及挥发所造成的损耗之后,就得到了大约20毫升左右的新物质,叫做“乙醚”。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是一种能迅速通过呼吸道而影响中枢神经系统的液体,别看这里的剂量仅仅不到20毫升,但如果一旦用得过多,会破坏人的神经系统,有可能会死人。正是因为考虑到这一点,马大犇将这仅存的一点点乙醚进行了大约三分之一的稀释,这样既能保证同样可以迅速致人昏迷,却不会伤及人命。只不过时效上,就大打折扣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折腾了小半晚上,马大犇弄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将这点稀释后的乙醚用小药瓶子密封装了后,他又偷偷离开回了宿舍。等到天亮后,马大犇联系了木言几,说自己把配好的东西放在宿舍楼底下第三棵树的树根处,让他自己来取。并且叮嘱他,一定要谨慎使用,用小手绢打湿了乙醚后捂住人的口鼻,只要有呼吸的动作,那就会迅速让人昏迷。 www.daocaorenshuwu.com

而另一方面,在马大犇配制乙醚的时候,木言几也没闲着,如果说要在那个小巷子里把皇甫明迷晕的话,那么至少要先让他人身处小巷子里才行。校门口的地段人比较多,加上放学的时候学生们也都是从那里出入,当然没办法直接将人掳走,如果被人报了警,那事可就闹大了。于是木言几决定给皇甫明身上做点小手脚,让他自己走到小巷子里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与此同时,小巷子很狭窄,人也很少。到了巷子里就算是把皇甫明给弄晕了过去,要扛着这么一个高大的男生走出去,引人注意不说,速度还会很慢,毕竟经过稀释后的乙醚连马大犇都无法确定到底能管用多长时间。于是木言几跟赵春香商量了一下,准备让她到时候骑机车,将昏倒后的皇甫明拉出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春香本来就痴迷机车,而且车技非常好。这点小事对于她而言根本不在话下,加上她现在和木言几已经结婚,虽然日常生活中谈不上对他言听计从,但是大多数情况下,她是很享受作为一个女人的快乐的。尤其是当木言几告诉了她这家伙可能要害自己和马大犇的事情之后,她更加义不容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剩下的时间,木言几除了安静地等着皇甫明放学之外,就是再找一个僻静不易被发现的地方,用来安置皇甫明,毕竟他是会醒来的,木言几需要当他醒过来的时候,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

daocaorenshuwu.com

想要让一个活生生的人再毫无理由也不反抗的情况下走进一条小巷子里,这在绝大多数人看来,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可是对于木言几来说,却并没有什么难度。于是放学的当天,木言几准备了三个摩托车头盔,让赵春香打燃了车子在巷子里等候,自己则带着头盔留在巷子口张望。很快他就在兵马和铃铛的指引下,看到了缓缓走出来的皇甫明。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皇甫明的样子,对照了一下马大犇的描述,基本一致,加上兵马是不会认错人的,所以很快木言几就锁定了目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放出兵马,直奔皇甫明而去。皇甫明看上去很平静,耳朵里塞着耳机,好像是在听音乐。兵马此行的目的并不是要伤害他,而是以干扰的方式,对皇甫明形成一种诱导。和之前的“鬼换眼”一样,这同样是一种非理性现象形成的障眼法,皇甫明在被兵马影响之后,很快脚上的步幅就发生了改变,他每一步的步子都缩短了不少,而脸上的表情却丝毫没有察觉。在走到距离巷子口差不多垂直的位置的时候,皇甫明突然一个转身,就朝着巷子里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