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四章.自导自演

眼下的时间,距离皇甫明从学校被绑走已经超过三个小时了,天色渐渐暗下来,可能再有一个小时的样子,天就会黑下来。之前收走了皇甫明的手机,木言几就调到了静音状态,却并没有关掉手机。在皇甫明挣扎的这期间,曾经进来过几个电话,这些电话的号码来源,都被皇甫明标记了“菲姐”的字样。毫无疑问,来电之人就是胡菲。只是木言几觉得既然这女人是你老爸的女人,你怎么还管她叫姐啊?论资排辈,就算不叫一声妈,起码也得称一句阿姨吧。不过木言几也没多想,只是暗暗地将胡菲的电话号码给抄写了下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很显然,皇甫明在这天是跟胡菲有约的,至于约了干什么,就不得而知了。第一通电话进来的时间距离皇甫明被绑走大约半个多小时,也就是木言几刚刚把皇甫明五花大绑在这里的时候,这意味着他们之间有约定,大概就是放学后在哪里见面,可是胡菲却没能等到他,于是打电话问了问。而随后的电话,就打得比较勤了,到后面的时候,几乎是接连打进来的,木言几能感受到对方有点着急,可能意识到这家伙应该是遇到什么意料之外的事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于是木言几又等着皇甫明挣扎了二十多分钟,才悄悄地走到一旁,换了一身看上去有点脏,又比较土的衣服。当然,这些衣服都是从莫郎中那里借来的。接着他把自己早前放在这个厂区,早已经准备好的一个手推车推着,然后哼着小曲,装作没事路过的拾荒者一样,故意从废弃厂房门口路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下意识地唱着歌,声音不大,但是在这空旷且安静的厂区里,还是能够很远就听得到,而他的脚步也故意拖地,发出那种擦擦的声响,这一切都是为了让皇甫明察觉到,有人正在经过。皇甫明虽然聪明,但毕竟是个年轻人,没有社会经验,怎么会是木言几这种老江湖的对手?于是听到木言几的脚步声,皇甫明虽然嘴巴被堵住,但是还是奋力发出“嗯嗯”的叫喊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早就听见了,但是表面上还是装作没听见一样,继续从厂房门口经过,连看都没朝皇甫明看一眼。但是眼睛的余光,还是看到皇甫明挣扎的身躯试图引起木言几的注意。皇甫明见木言几压根就不理自己,于是他有些着急了,从外表上看,木言几穿得就跟拾荒者差不多,所以皇甫明并没有想过,眼前这个土不拉几推着手推车的男人,竟然就是绑自己的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皇甫明开始努力用鼻腔发出声响,然后双腿跺脚,好让声音更大一些。木言几慢吞吞地走着,就在眼看着就要越过厂房门口的时候,他才慢慢站下脚步,装出一副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似的样子,开始四处张望。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的这个动作就给了皇甫明莫大的希望,于是他开始拼命叫喊着,扭动身躯想要引起木言几的注意。于是木言几这才将目光看向了皇甫明,还装出一副不敢相信里头有人的样子,那演技自然纯熟,绝对是影帝级别的。紧接着,木言几又演出那种非常惊讶的样子,开始朝着皇甫明走过去,一边靠近一边看起来焦急地伸手,然后用一种郊县的口音说道:“哎呀小伙子,你这是怎么了,谁这么坏把你绑在这里的?”

daocaorenshuwu.com

试想一下,当你身处绝境,无计可施的时候,任何一个可以为你提供帮助的人,都会成为救命恩人。于是当皇甫明意识到木言几已经看到自己的时候,心里猛然松了一口气,因为他知道,一旦“错过”木言几,自己不知道看到下一个人会是什么时候,自己不知道那时候还是不是活着,毕竟“绑匪”撕票的事,这些年也的确没少听说过。放松下来的他觉得自己总算得救,于是心里一激动,竟然流下了眼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眼前的这个皇甫明和马大犇跟自己描述的皇甫明相比,木言几觉得根本就不像是同一个人。马大犇口中的他,嚣张跋扈,不可一世,但是这哥们儿看起来也太惜命了。木言几心里虽然这么想着,但是脸上的表情还是一副惊讶的样子。他伸手颤巍巍地去揭开皇甫明嘴巴上的布,那是他亲手塞进去的。然后继续问道:“小伙子,你没事吧,要不要紧啊?”语气真切,充满着关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皇甫明抽噎了一阵后,沙哑着嗓子对木言几说道:“大哥,谢谢你了大哥。多亏了你今天路过这里,否则的话,我…”一激动,这句话也说不出口了。木言几心里觉得好笑,但是脸上必须忍住,他对皇甫明说道:“小伙子,你别着急,我这就给你松开,送你出去。”接着一边给皇甫明解开绳子,一边嘴里喃喃自语说道:“哎呦,你说现在的人怎么这么坏,把人弄成这样,这是要干啥呢,多大的仇啊要这样对年轻人,我去这绑得还真够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