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六章.集装箱区

从转角处到江边,是一条由各种集装箱堆砌在两边,而形成的一条直路。这里的集装箱都不是从码头里运出来的,而大多都是各种原因被置换下来的废弃箱子。这些箱子是外观老旧,但是基本功能却还是存在的,于是以非常低廉的价格租给附近的工人作为临时的屋子,有些也是租给码头里各个物流公司当做储物箱使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走到这里的时候,木言几才算是明白了,胡菲约皇甫明见面的地方,应当就是这里的某个集装箱,按照她一个物流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的身份来说,这里的集装箱很有可能是她用来存放一些东西的地点。

稻草人书屋

这条小路长度大约有三四百米,道路两侧的集装箱之间,大多有个半米多宽的缝隙,所以木言几远远地跟在后面,看着皇甫明径直朝着最远端也就是最靠近江边的那一排集装箱而去。尽头处的集装箱,都是一些大箱子,而且是两层堆叠起来的样子。单单论尺寸大小的话,这基本上能当一个一楼一底的小屋子了。而集装箱外侧有个小小的坝子,虽然周围杂草丛生,看上去又脏又乱,但却停着一辆雪白的高级奔驰轿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不太懂车,但他认识车标。知道这个三尖角车标的车售价昂贵,无论开到哪里,都会成为车流当中的焦点。在当初的年代,街上的汽车还没有很多款式,能够买得起私家车的人虽然渐渐多了起来,可是大多都以代步的经济型轿车为主,这种高级的车,实际上是不怎么常见的。于是看到这台雪白奔驰车的时候,木言几就知道,那一定是胡菲的车,因为之前打听到的消息来看,这个胡菲是开豪车的人。 稻草人书屋

只见皇甫明走到停车的集装箱跟前,还是警觉地朝后面望了望,见他转身,木言几一个闪身就钻进了集装箱只见的缝隙里。这些缝隙里多数都是丢弃的垃圾,而这一路走来,木言几也察觉到,这些集装箱上很多都贴了物流公司的小牌,应该是这些公司的储物箱。等到木言几侧着脑袋从缝隙张望的时候,发现皇甫明非常警觉地敲了敲那个最大集装箱的门,然后有人从里面开门后,他立刻就钻了进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这个状态,木言几得到一个判断。集装箱里应该只有胡菲一个人,所以这次见面应该是非正式且秘密的见面,身边应该没有别人。作为一个大企业的秘书,或许董事长身边应该有保镖在保护,但她却没有。否则的话秘书的排场这么大,很容易引起别人的察觉。在皇甫明钻进去之后,集装箱的门就吱嘎一声关上了,于是木言几这才走出来,然后慢慢朝着集装箱靠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集装箱的内部,是一个完全密封的环境,外面没有开孔,也没有窗户,只是在上层的那个集装箱上,装了一个正在旋转的排风扇,和一个空调的外机箱。这说明集装箱里面是通电的,也就是说,即便在密封的环境下,里头也是有灯的。木言几慢慢地靠近集装箱,大白天他的动作如果稍微露出一些可疑的话,那些附近的人尤其是临时租住在集装箱里的民工们,就会注意到他。所以当他走到这个集装箱边上的时候,就绕到了箱体的后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集装箱的密封性非常好,但是由于是金属的箱体,就没有那么隔音。于是当木言几把耳朵贴在箱体上的时候,能够听到里头传来的说话声,但是由于声音不大,却听得不太清楚。断断续续地,他只听见更多的时候都是皇甫明在说话,说话的内容大多都跟自己今天遇到的“绑架”有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蹲在草堆里,又在箱体背后,所以若非有人故意绕过来看的话,是基本上不会发现他的。就这么蹲在那里贴着听了十几分钟,渐渐传来高跟鞋踩在硬质地面上的脚步声,而且这声音是从上传下的,说明胡菲和皇甫明谈话的地方,应该是在这个两层集装箱的二层。而到了一层之后,说话的声音明显大了许多,而且能够听得比较清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听皇甫明说道:“菲姐,你说会不会是我们的计划已经被他发现了?我回来的消息没几个人知道,今天绑我的人目的是什么我也不清楚,如果是纯粹的报复的话,那很可能就是他找人做的。但如果真的是绑匪的话,那么他们一定会跟我爸索要赎金,如果对方不知道我是谁的话,怎么确定我家里能拿出这笔钱来?”听他的口气,似乎到这个时候,还是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绑架事件产生了疑虑。一个女人说道:“你别想那么多了,人没事就好。那个女孩的爸爸已经收下了钱,剩下的咱们就等那小子被孤立就行了。到时候你再想法子刺激他一下,最好是制造点矛盾,剩下的我会安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话的这个女人,肯定就是胡菲了。而皇甫明口中的“他”,应当是指马大犇,而那个女孩,就必然是褚洧洧了。虽然之前听到的消息断断续续,但是这些对话,木言几却听得非常清楚。胡菲的言下之意,就是要皇甫明与他配合,算计马大犇,而仿佛胡菲已经计划好了对付马大犇的办法。只听皇甫明又问道:“菲姐,你之前说如果这小子不除掉的话,我爸就会有危险,可是这段日子以来,我感觉我爸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是他故意不告诉我吗?”胡菲说道:“你爸每天多忙啊,这些事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你爸当时为了避嫌,一律不谈,但是我们作为他身边的人,当然要想办法替他分担了。”皇甫明又说道:“我会找个机会去制造矛盾,可是菲姐,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