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七章.暗中窃听

“可惜了,如果不是注定了是敌人,我和他或许会成为好朋友。他虽然冲动粗暴,但是个很好的对手,可惜了。”皇甫明说道,语气之中满是惋惜,这样的惋惜就好像是已经预见到一个不可逆的结果,注定要发生,谁也改变不了一样。 稻草人书屋

隔着集装箱的铁板,木言几将这些话完整地听到了,只觉得一阵胆战心惊。此前也遇到过好几次危险,但是都并非毫无机会,就连刘浩打自己一枪的那件事,也起码是明刀明枪各凭实力。可是听完这番话之后,木言几意识到,这个胡菲早就给马大犇安排了一个结局,就是要他死。不光是死,死后警察还找不到,就连察觉到不对劲都需要几天才行。这几天的时间,就给了他们充足地准备,消除证据,这不光是杀人,这是要毁尸灭迹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正在因为这番言语而惊诧之间,突然听到皇甫明又说道:“菲姐,您能不能给我句痛快话,到底我爸是怎么想的?这件事其实很多人都可以做,为什么偏偏要让自己的儿子来完成?这可是犯法的事。”胡菲说道:“你说你这孩子,怎么说了不听呢?跟你说了,你爸位置特殊,很多事他是不方便亲力亲为的,你说的没错,这件事的确很多人都可以做,但是你想想,将来你爸退休之后,你是要接手企业的,你不在他面前好好表现出自己的能力,今后他放心把这一切都交给你吗?这些年你们母子是怎么过来的你自己心里有数吧,你爸本来就不对你报什么希望,你还不用能力证明一下吗?”

www.daocaorenshuwu.com

听起来,皇甫明似乎一方面不肯舍弃父亲全部的基业,也无法说服自己完全对胡菲言听计从,于是才有此一问。皇甫明听到胡菲这么说后,一度沉默了。大概是胡菲见他不说话了,于是又放缓了语气对他说道:“你今天所得到的一切看起来是得到了,但其实并没有,它随时都有可能会失去。你爸打拼了一辈子,好不容易有了今天的一切,你忍心看着他的付出都打水漂吗?如果说警察真的查到当年的事情跟你爸有关,他现在有的一切都会消失,到时候你什么也捞不到,还白白被当做怀疑对象。”说完这句,胡菲的语气又生硬了起来,她说道:“我跟你说阿明,这件事牵连的人非常多,你只是其中的一个。包括我在内,事情一旦曝光,大家都无法全身而退,我不会是那种坐以待毙的人,你要不要做,完全看你自己的选择,如果你真的在这时候跟我打退堂鼓,那咱们也别谈了,你就听天由命吧。反正这些日子以来你我做过的一切我都留下了底,他日东窗事发,咱们谁也别想独善其身。”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说完“啪啪”两声清脆的声响,好像是手掌拍打到桌子上的声音。大概是胡菲拍了拍桌子,意思是自己也有能够让皇甫明及晟天集团垮台的证据,皇甫明若是不肯听自己的,那他也别想事不关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虽然久在江湖,对于人心险恶他早有所知,可是这种丧心病狂的手段,依然让他感到震惊,甚至害怕。害怕则是因为倘若对方一旦得逞,马大犇假如真的被杀死了,那么作为好朋友的自己,自然也难以逃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即便是为了自保,木言几也知道,绝对不能让胡菲的计谋得逞。可是现在应该怎么办,如何去阻止,他却一点注意都没有。如果说今天自己假装绑架的举动只是为了找到对方的老巢,那这个目的其实已经达到了,他没有想到的是,这群人为了掩盖当年的真相,竟然可以疯狂到这样的地步。 稻草人书屋

这同样从另一个角度说明,当初的爆炸案,的确是跟胡菲甚至晟天集团是有关系的。否则她绝不会这么急于毁尸灭迹,本来当初爆炸案发生后,该死的都死了,该打点的也都打点了,就连刘浩和周强,这些年也让他们尝到了不少甜头,加上他们本身就是犯罪团伙,更加对自己不构成威胁,可没想到马大犇的横空出世,不得不让这个歹毒的女人重新重视起来,她知道,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既然之前就杀死过一个,也无所谓再多杀一个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也知道,这件事想要单单凭借自己的力量去阻拦下来,显然也不现实了。当马大犇知道后,肯定会寻求警方的帮助,可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只是自己听到的,能够当做实际证据的东西却没有,根据刚刚听到的一切,木言几觉得,这个隐秘的集装箱里,应该藏有一些相关的证据,这些证据虽然未必跟爆炸案有关,但一定是可以证明皇甫明甚至是胡菲有罪的。想到此处,木言几决定,要想办法进到这个集装箱里去看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或许是信了胡菲的话,又或许是受制于人的压力,皇甫明最终答应了胡菲继续做下去。胡菲的语气也因此而温和了许多。她对皇甫明说道:“菲姐不会害你,你是你爸唯一的儿子,你只有做好了这件事,将来所有财产才有你一份,否则你爸一怒之下,让你回去跟你妈生活,你也无计可施。今天你被绑的事情我会找人去查,你也别跟你爸说。现在饿了吧,咱们去吃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