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九章.混合材料

铝热剂,这还是木言几第一次听闻这样的东西。马大犇跟他解释到:“你刚刚告诉我那门外的铁链,虽然有拇指那么粗,但是本质始终是铁。铁的熔点大概是在一千五百度左右,而铝热剂燃烧产生的热量,能够达到两千五百度。它可以很轻易地将铁链烧断,这样咱们就能取下那把锁进去了。” 稻草人书屋

木言几是不懂这些化学知识的,但是马大犇说得有把握,他也决定按他说的办。于是木言几问道:“那这种东西烧断铁链的话,会不会动静很大?”马大犇说道:“动静肯定是有的,不过主要不是声音,而是光线。木大哥你看到过那些修理厂烧电焊对吧?那些人都要带上一个面罩,用来遮蔽光线,铝热剂燃烧有所产生的亮度是非常高的,能够很轻易地刺伤眼睛。所以咱们动手的时候不能是在晚上,反而会由于光亮的缘故,引起别人的注意。如果是放到白天,周围的光线充足,反而不容易被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顿了顿说道:“如果是白天动手的话,就有可能遇到你刚刚说的问题,就是被人发现。但是由于我需要的时间并不长,所以只要能给我几分钟的安全,我就有把握不被人发现地进去。”木言几回想了一下自己白天跟踪皇甫明去那里的时候遇到的一切,可能正好因为是白天的关系,那些租住在集装箱里的民工很多都上工去了,作为仓库的集装箱,也并不是都有人在,只要计算好安保巡逻的时间间隙,应该来说是问题不大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问马大犇:“铁锈我能够给你搞定,除此之外,你还需要我帮你准备什么吗?还有就是,你刚刚说的那个铝粉,你又从哪里得到呢?”马大犇笑了笑,这种笑多少有些苦中作乐的感觉,毕竟自己虽然算不上命悬一线,但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大概也真的离死不远了。于是马大犇对木言几说道:“铝粉的事情我会解决,铝热剂有一点比较特殊的情况,它的铝粉成分必须是一致的,不能出现过多的混合物。原本我去修理厂找那些补胎的师傅们,从轮毂里头是可以得到一点铝粉的,但是那个量少,而且轮毂的工艺标准不同,铝粉又差不多一个样,所以我还是打算自己动手做。我等一下就去外头换一些一毛钱的硬币,费点功夫,慢慢磨吧。好在需要的不是很多。”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直到那一刻,木言几才知道,原来我们身边不起眼的一毛硬币,竟然巧妙利用后,会变成这么大威力的东西。只听马大犇接着说道:“木大哥,你去过现场,你是知道那根铁链粗细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够找到一根看起来差不多的,回头我们烧断后,就给它换根铁链,别让那个叫胡菲的女人发现了。”木言几先是一愣,然后很快就明白了,心里暗暗赞叹马大犇的确思考问题比自己周全细致。因为现在是要进去调查,调查的结果另当别论,如果不把现场复原的话,胡菲就会发现,发现了就会警觉,到时候就有可能产生出一些新的可能性来,要么就是开始疯狂地销毁证据,要么就是提前对马大犇下手,而这无论哪种,都对马大犇是不好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挂上电话后,木言几就发动了老街很多自己熟悉的人,帮忙收集铁锈,非常迅速就凑足了马大犇需要的剂量。而透过赵春香在机车圈里的关系,也很快找到了一根粗细新旧程度都看上去差不大多的铁链。而马大犇那边就麻烦许多了,虽然去学校外买水故意找补了许多一毛钱的铝制硬币回来,但是将这种强压固态的东西变成粉末,还是需要时间的。于是他回学校的时候,还顺道在五金店买了一些目数较低的砂纸,回到宿舍后,就开始不不断地磨起了硬币。舍友们都感到很好奇,问马大犇在做什么,马大犇却告诉大家,自己要准备一点实验材料,有可能会成为自己将来的论文方向。同学们很是热心,纷纷都轮流帮着马大犇磨硬币,于是到了当天深夜,马大犇已经得到了足够的铝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一夜马大犇不知道为什么,睡得出奇的好。并不是因为心里放下了,相反的是情况似乎更加危急了。于是第二天他让同学帮忙点名,自己进了教学楼后就钻到了厕所里,然后趁着上课钟打响之后,又偷偷从厕所边的小窗户溜了出去。一路上他都用兜帽衫的帽子尽量把自己藏起来,出了校门后,绕了两个街区后,才坐上了去老街的出租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早就在等着他了,于是二人碰头后,马大犇将木言几给自己找来的铁锈,按照一定比例与铝粉进行了混合,得到了铝热剂。随后二人出发,朝着集装箱码头而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们仍旧提前下车,没有从集装箱区的正门进去,而是先绕道去了江边,再沿着江边到了胡菲的集装箱边上。这个时间点,大概是上午十点多,也正是工人们最忙碌的时候,距离吃饭的时间大概还有一个多小时。经过一个晚上,木言几也大概想出了怎么躲避安保的办法,他们俩还是藏在箱体后面,然后木言几用自己的手机打通了马大犇的手机。